满江月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第二章,打伞吗,学长
满江月

满江月

作者:潺潺十青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0-08-11

  午自习还有五分钟才结束的时候满月酒耐不住想回去睡一觉,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没完没了似的。   叮铃铃,下课铃声放开了吃饱没事干不学习的学生们。满江拿起那把别具一格的“牡丹伞”悠悠走出教室,无意间瞥到对面楼。   没人。   “艹,我担心他干啥。”满江突然小声嘀咕。   也就走几步就看见了刚刚还在想的人,乘月大概是伞出了故障,打不开的样子。   好蠢。   “哎。”满江和乘月就隔着五米多,可嗓门非要吼出来似的。   乘月瞟了一眼,像是看傻子一样,然后没理他。   “哎!我说你怎么不理人啊。”满江跑过去,牡丹花在风中显得格外妖艳。   “……,有事?”乘月有些犹豫,还是开了口。   “额,没有。”满江突然语言障碍。“额,你不回去么?”   说完这句话满江就后悔了,眼睛瞎的都知道人家是伞坏了回不去吧?   “回。”   乘月简直有些忍无可忍。   “学长,打伞吗?”   满江第一次觉得有人临幸他的牡丹花,感到有些诧异。   乘月内心:……   “你觉得我的伞怎么样?”   “还好,挺大的。”   “哪里好?”   乘月有些突然迟钝。   “花不错。”乘月片刻之后又补了一句,“开得挺艳。”   满江听了似乎挺满意,悄悄把伞向乘月那边倾斜了一点。   橙红色的教学建筑在水滩上映出安静的色彩,暑气得到了退却的平静。   两人的宿舍虽然同一栋楼,但是高三住三楼以下,满江住五楼,乘月和满江道了谢便回屋了。满江上了二楼后,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了擦左肩的雨水上楼去。   “老江,今个怎么回来这么晚?”宿舍门口一挂衣服的男子看着满江把伞打开晒着突然一问。   “哦,雨太大了慢慢走。”满江突然想起自己的黄金战靴,马上冲到后阳台。“万幸万幸!还好还好!”   宿舍是五人间,算是组合宿舍,分别是八班和九班组成的,陆青浦和满江都是八班的。九班的三人中,有两人是双胞胎,哥哥叫齐烨,弟弟叫齐桦,大概人如其名,哥哥开朗如火,弟弟安静如木,为了方便大家分别叫他们老齐和小齐。还有一人是这个宿舍的情报员,校内校外的八卦传播者=程宇樊,外号乌鸦,也就是门口晒衣服那人。   “又准备下个月了,兄弟们,你们的伙食费准备好了吗?”乌鸦坐在床上开始算计钱财。   “饭还是要吃的,虽然我要吃不起了。”满江嘴上虽然在说话,但是手里的游戏没停下过。   “还行。”大齐开始闭眼休息。   “……”小齐本来想开口说什么,还是选择了安静。   “江哥,下个月你还干吗?”陆青浦突然有点担忧的眼神流露。   “干。”满江突然有些兴致勃勃,索性躺床上睡了。   陆青浦家里算是小康水平,这些年头给了满江不少帮助,满江开始还接受后来执意谢绝好意,在校学习以及打架之余周末出去揽活,帮别人开车运海鲜之类的,那双黄金战靴,其实也就是一双黄皮胶的高筒水鞋,运海鲜的时候穿的。因为冬天时候穿会凉脚,索性粘了一双鞋垫上去,以至于下雨时满江很是担忧被淋湿。   “今天是本周下雨的第五天,本周即将结束……今天下雨伞坏了,那个傻子一样的高二学生帮我了一把……”乘月决定写完日记,回去要去一趟学校商店买把新伞。   Y市的昼夜温差很大,虽然是五月底了,但是夜里还是有点凉,乘月拉紧外套拉链,目光漫漫的走向学校商店。   学校商店虽然只有两间教室大但是商品种类倒是不少,各式各样花色的伞一时间混乱了乘月的眼睛。   突然翻到一把水蓝色牡丹花的伞,和满江那把一模一样,乘月突然手里一滞,想起了自己今天如何夸这把伞,脸突然有点自带尴尬。乘月看见伞上粘着一张价格签:9.9。价格签有些泛黄了,大概是不太受欢迎似的销量不好,连价格签都准备粘不稳了。   乘月用拇指把价格签按紧后放回原处,随便挑了一把黑白色相间的,准备再买点笔芯。   “哎,我跟你说,我上次买的那把太小了,我男朋友肩膀都湿了。”   “啊,要不我也买大一点的吧。”   两个正要去雨伞区的女生对话落进了乘月耳朵里。乘月似乎没有太在意,选完笔芯,还是看了一下雨伞商标牌上的信息,直径100厘米。   然后,然后又去挑了一把。   也是黑白色相间的,直径140厘米。   “万一哪天要还人情吧。”乘月自顾自的心里突然安慰自己的怪异举动。   要出商店时,发现又下起了雨,乘月打开了伞走出去。   雨伞,还挺大。   大概是伞太大,遮住了乘月一点视线,但是他还是无意瞟见了那抹熟悉的水蓝色牡丹花刚刚和他擦肩而过,正在走向商店大门。当然,乘月只是依旧保持着回宿舍的步伐。   “乘月,你去哪了,你数学参考答案借我看一下。”   乘月刚刚进宿舍就得到了舍友的问候,此人名叫顾信,同班同学兼班长,还有一人叫魏照君,因为是高三备考缘故,本来住着五人,有两人慢慢搬出去回家住了。   “在第二个柜里,你自己找吧。”乘月把伞放在收纳桶里,进去洗漱了。   刷牙时,乘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似乎有些长了,白嫩的皮肤也因为复习的作息规律不周而冒出了两颗痘。   乘月很少这么注意自己的外在,从小性子比较冷淡,哪怕小时候生母的过世他都没有完全露出过内心的悲痛,父亲虽然是一市之长,但是忙于政事,父子之间更多只剩了简单的来往和问候,继母对他算是对亲儿子一样,但是一家人仍旧平淡如水一样过着。   学习大概是他这个年纪唯一能在意一点点的事。   凌晨两点的时候,乘月听到外面的雨停了,突然想起了收纳桶里的那把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