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月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第三章,我不喜欢你
满江月

满江月

作者:潺潺十青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0-08-11

  转眼间到六月了,对很多人意味着准备进入高三了,而对于满江来说,这种天气,揽活更困难了。   又是周六,海鲜批发市场充斥着腥味,满江也耐不住天气的燥热赤膊着干活,好不容易得小栖一会儿,光着膀子斜靠在运海鲜的三轮车驾驶座上,手里的烟头早已熄灭,落了一地疲惫的灰。   “小子!起来做事了!”海鲜头家恶狠狠朝满江喊道。   “……,知道了!”满江一个激灵,丢了烟头,晃了晃脑袋。   周末的事总是很多,忙到八点多那头家才放他走。   “二百二十七,还差点……”满江紧紧攥着手里的钱,肚子已经很饿了,准备找个摊子吃点东西。   Y市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美食街,中阳路是最中价又深得人心的一条。满江正犹豫吃什么的时候,发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   乘月在买什么?   满江鬼鬼祟祟走近,哦,灌汤包啊。   “看够了吗。”乘月转身盯着满江淡淡道。   “……”   乘月付了钱,没理他。   “你怎么来这里。”满江为了缓和尴尬,并排跟着乘月。   “路过。”   满江饿得不行,“你吃晚饭没有。”   “……,没有。”乘月有点不太想开口。   “一起吃吧。”满江突然揽过乘月的肩膀。两人差不多高,但是满江此时还略矮一点。   橘黄色的灯光让整个馄饨店变得低沉,两个坐在对面大眼瞪小眼等着馄饨。   “你周末住校吗。”满江大概是憋不住安静了。   “不住。”   “你喝水吗,我给你倒。”   “谢谢,不用。”   满江也觉得挺尬聊的,眼看着馄饨怎么还不上来,灯光垂下落在对面人的头发上,映出好看的光。   满江大概真是不经过思考:“你长得不错,有女朋友吗。”   乘月有些觉得他不可理喻。   “没有。”   “哦。”满江本想再追问什么,奈何馄饨上来了。   饿了大半天,满江一口一个吃起来,过了一会,发现对面那人把馄饨的馅全部扒出来放到一边了。   ……   “你不吃馅啊。”   “今天不吃肉。”   “为什么?”   “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吃过了。”乘月一幅问完了没有的样子。   “我说,你这样容易营养不良的。你瞧瞧你,虽然个比我高一点,瘦吧唧的,哎呀呀……”满江婆婆妈妈的,但嘴没停过吃。   这人话真多。乘月叹了口气。   吃完后,两人在公交站等公交,此时已经九点多,准备到学校门禁时间了,满江有点急不可耐的看着公交怎么还不来。   “谢谢你今天请我吃东西。”乘月终于主动开了口。   话说虽然是满江请客,其实也是在乘月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先买了单。   “哪里的话,上次饭卡钱还没给你呢。”满江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准备开口再说什么。发现自己等的公交来了。   “那个,我先走了,回见。”满江匆忙上了车。   “嗯。再见。”   看着车走后不久,乘月转身过了天桥去了对面的公交站,等车,然后回家。   乘月打开家门,家里只剩保姆张姨在拖地,其他人似乎都去睡了。   “张姨好。”乘月换了鞋,准备上楼。   张姨微笑点点头:“回来这么晚啊,早点休息吧。”   进了房间后,乘月先洗了个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目无表情把那两颗痘给挤了。   本想写完作业就休息了,乘月突然想起包里的灌汤包还没吃。拿出来一看,果然凉了,但是还是吃完了。   另一边,满江洗完了一身的鱼腥味后,满目疲惫的瘫在床上。   “江哥,那人加我了。”陆青浦探头探脑的往满江下铺看。   满江有气无力:“谁?”   陆青浦特意放低声音:“陈芸啊。她问我还有没有机会。”   “没有。”满江打算睡了。   陈芸是满江父亲朋友的女儿,本来以前关系还好,那时候富人圈里多少都认识,许多人都劝满江去追她,陈芸也暗示过他很多次,但是满江一直没有领会,后来在一次陈芸的生日上,大家起哄他们在一起,然后又是亲一个什么的,陈芸眼睛一闪一闪期待着什么,满江实在有些恼火大声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她。”   众人安静如鸡,陈芸也觉得有些尴尬,对着满江吼了一句:“满江你不负责任!”   众人更加吃惊了。满江爆一句妈的之后就摔凳子走人了。   年轻的心总是敏感的,后来两人也没有再联系,直到满江家里出事故,陈芸也是一直在海外,不久前也来找过满江道歉,表示还喜欢他,可是满江一口拒绝了。   “叮。”一声消息提示音使差点睡着的满江变得暴躁。   好友验证,熟悉的头像,正是陈芸的好友添加。满江点了拒绝,不到一分钟,又有申请过来,满江打算一次说清,选择了同意。   yun:江哥,聊聊吗。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聊什么,还有什么好说。   yun: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我们什么?   yun:我还喜欢你。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我不喜欢你。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从来没有。   yun:等我去找你。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不用。   等陈芸再想说什么的时候,屏幕上已经出现了红色感叹号。   满江终于安稳的睡去。   周日满江依旧需要去海鲜市场干活,只是他只能做到下午,因为晚上要上自习了。   八班的晚自习依旧嘈杂,风扇在头顶上吱呀吱呀的转,满江认认真真在账本上记着:   六月一日:加210元   六月二日:加165元   ……   前面的陆青浦转过头轻声道:“江哥,陈芸她,她说待会下课,在一楼人工湖等你。”   满江突然停笔:“你们还联系?”   陆青浦立马慌了:“没没没,不是,是来学校路上我碰到她了,她叫我转告你,我这不是怕你不知情嘛,告诉你一声好回避。”   满江这才点头:“好兄弟,等我富裕了请你大鱼大肉。”   “等等等,还不如帮我找个对象。”陆青浦故做叹息。   “白日梦吧你。”   漫长的晚自习结束后,为了避免和陈芸的正面冲突,满江选择了走高三楼那边。   “你怎么在这。”乘月有些疑惑看着楼梯里的满江。   “等你啊。”满江随口一说,说完觉得尴尬极了,又补了一句:“哦,开玩笑的,顺路顺路。嘿嘿嘿。”   乘月半信半疑,也没多问,继续走着。   “哎,学长,我们也算关系熟了一点了吧。”满江生怕被看出什么,开始找话题。   “然后呢。”乘月有些不太理解他问的话,“还好吧,不算太熟。”   “既然都算熟人了,我可以叫你名字吧。”满江又揽过了他肩膀。   真是无法无天。   “随便你。”乘月不太在乎这些事。   “乘月。”满江马上叫出口。   就那么一瞬间,两人脚步突然都停顿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