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月完结全文阅读第四章,羡慕
满江月

满江月

作者:潺潺十青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0-08-11

  乘月对别人喊自己名字从来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偏偏这时候禁不住脚底发麻。   “叫我干嘛。”乘月极力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额,没有,就是练习一下。”满江脸突然觉得很烫。   “哦。”乘月有些想挣脱他的手臂,他的肩膀搭着一只手确实下楼不方便。   “乘月。”   “什么。”   “乘月。”   “你有完没完。”乘月强忍着无语的怒火盯着满江。   也恰好到一楼了,赶紧摆脱这个烦人精。   “满江!”一声女声传来。   是陈芸。   满江心想她怎么发现自己了,同时,乘月摆脱了他的“束缚”,准备走开,并不打算看别人的热闹。   “喂,乘月你等等我。”满江就当作没看见她一样。可是陈芸加步抓住了满江的胳膊。   “江哥……”陈芸有些可怜巴巴看着他。   “有事吗。有事没事都不要来找我。”满江停下步伐一脸不耐烦。   “我……”陈芸一时间里不知道说什么。   “我不喜欢你!行了吧”满江几乎是半说半吼的。   乘月没有走的太远,但依旧保持着不快不慢的步伐。   又听见了满江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不要再来打扰我们。”   于是撒开了她,去追上乘月。只留陈芸在那里发呆。   “你不打算问我点什么嘛?”满江生怕被误会似的。   “不打算,而且我也不关心。”乘月依旧平静。   可是,为什么,满江听着感觉他生气了?   “哎,不是,她就是我以前一个朋友,我们真没关系。”满江发现乘月走得更快了。   “哦,与我何干。”乘月停下了步伐,露出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我怕你误会我。”   “误会你什么。”   “误会我,误会我不是为人君子,抛弃妇女……”满江突然说不出个所以然。   两人愣在宿舍楼梯里。   “解释完了?回去吧,再见。”乘月转身回了宿舍。   “你!好,再见。”满江有些丧气。   回到宿舍后,依旧有些焉。   “你怎么了。”一向很少说话的齐桦在门口突然问候起满江。   “没。”满江也跟着齐桦靠在了宿舍门前,“但是,有点类似失恋一样的失落。”   “你吗?真是,稀奇。”齐桦有些不敢相信,“你恋爱了?”   “当然没有,就是好像被误会了一样。”满江也有些不敢相信齐桦竟然和自己聊天。“怎么,你恋爱了?”   接下来,满江看见面前那个千年如冰的小齐:齐桦,面色突然发红。   “卧槽!你恋爱了吧!”满江控制不住的吃惊。“谁啊谁啊!”   “小声点,别让,别人听见。”齐桦有些红晕上头。“嗯,恋爱,了。”   满江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仿佛前面没有丧气过似的:“我不说,快,谁啊!!”   齐桦不好意思,但是又不善表达,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口了:“男的。”   “哦,漂亮吗?”满江开口之后突然才回神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什么?男的?”满江眼睛都一脸懵逼。齐桦马上捂住他的嘴。   “小小小声点,我哥在里面……”齐桦脸更加红了。   “谁啊?竟然如此有能耐?”满江两眼放光。   “那,那个,高三一班的顾信……”齐桦有些羞涩上头。“我们,都是男的。”   “我觉得很好啊,尿不湿的事都省了,恭喜恭喜啊,真是福星高照,你哥应该很高兴啊。”满江立马一脸老父亲欣慰。“等下,高三一班?”   “是……”齐桦有些不好意思。   “好好谈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啊啊啊,看不出来啊小齐,真是羡慕死你爹我。”满江假装抹了一把辛酸泪,于是百感交集去洗了澡。   齐桦没有想到满江会是这种反应,但是心中挺开心。   顾信和齐桦是对门邻居将近五年了,就在上个月,将近五年的暗恋才得以捅破窗户纸,齐桦也算苦尽甘来。   回忆切到上个月的二十号,星期一。   一向早起的齐桦第一次起晚了,哥哥齐烨昨晚就提前回学校和满江他们喝酒了,至于齐桦没有选择提前回去,   是因为,每周一早上可以“偶遇”和顾信一起等公交去学校,为数不多,一个月四次。可是今天起晚了,大概碰不到,齐桦有些暗自生自己的气。   洗漱完了以后早餐也没心情吃了,也要赶时间,于是一脸丧气的出了门。   与此同时,发现顾信竟然还没走,好像刚刚出门。   “你还没去学校?”齐桦一脸丧气马上灰飞烟灭了。“早。”   “额,我起晚了。”顾信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   “我,我也是。”齐桦干笑。“一起走吗?”   “走吧。”顾信笑得很大方。“吃早餐了吗?”   “没有,我也起晚了。”齐桦有些迟钝。   “一起吃吧。”顾信伸手帮齐桦理了理衣领。“别怕迟到,身体要紧。”   其实这个动作这几年不是第一次,但是每次齐桦都会很害羞。   顾信点了一份豆浆油条给自己,点了蟹黄粥给齐桦。   “信哥。”齐桦接过热腾的粥。“谢谢你。”   “谢什么嘛,快吃。待会搁凉了。”顾信慢慢嚼起油条。   豆浆还是热的,蒸腾着白汽。齐桦看着顾信一勺一勺吹凉,然后喝下去。大概是察觉到了齐桦的目光,顾信笑着开了口:“怎么,也想喝吗?”   “啊,不用,就是看起来很不错。”齐桦立马低了头假装吃粥。   “喝一口试试。”顾信说完。   于是就舀了一勺豆浆递到齐桦面前。   齐桦满是各种迟钝。   “不喝吗?”顾信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还是,嫌弃?”   “不会!”齐桦马上张口抿干了那口豆浆,脸色随之涨红,“好,好甜。”   “下次也给你点一份。”顾信似乎没有在乎刚刚发生的事,又用那个勺子喝了起来。   齐桦只觉得心跳得发狂。   这么点算是有些晚了,等公交的人已经没那么多了,顾信比齐桦高一点点,高挑的两人立在公交站牌旁边。   可是上了公交,依旧没有位置坐,站着的人也不少,两人挤上去,于是两人的脸距离近在咫尺。   心跳好快啊,是我的心跳吗。齐桦偷偷看面前顾信。   下一秒,齐桦感觉,这心跳不是自己的。   “信哥,你心跳好快。”齐桦瞥开脸,不看顾信。   “你也是啊。”顾信说完有点微微出汗。   “我,我没有。”齐桦更加不敢看顾信。   “齐桦,看我,别扭头。”顾信头向齐桦靠得更加近了。   “信哥……”齐桦眼神几乎在闪烁。   下一秒,顾信的嘴唇轻轻碰在了齐桦额头。   “阿桦,我心跳好快。”顾信把嘴唇移开,正视齐桦。“阿桦,它为你心跳四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