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月全集免费阅读第五章,一起吃吧
满江月

满江月

作者:潺潺十青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0-08-11

  齐桦和顾信是顺理成章在一起的,那天下了公交之后,两人一起进了学校,顾信把齐桦送到教室门口后才离开。   一晚上的各种冲击太多,先是陈芸的叨扰,又是乘月的脾气,再是得知了齐桦恋爱了,满江几乎失眠了。   失眠的还有乘月。   “乘月,你还不睡?”顾信上厕所回来发现乘月还在打灯,面前放着练习,却不动手。   “准备。”乘月抓了抓头发。“你,恋爱顺利吗。”   “啊?”顾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乘月一般不会过问别人。“顺,顺利啊。”   “挺好,好好谈。”乘月关了灯,回了床。   “你俩半夜唠嗑什么呢,恋爱经验交谈?”魏照君把头探出床栏。   “睡你的觉。”乘月和顾信异口同声。   自从上次楼梯口事件之后,乘月有意无意回避着满江,两人几乎没在碰面过,一过去就是半个月。   满江趴在课桌上看着窗外的大榆树,绿刷刷的,满江鼻梁上贴着创口贴,是前天周日刚刚扒架留下的。前桌的陆青浦没来,扒架伤了胳膊,趁机请假回来装大爷了。   天气让满江觉得有些烦躁,大课间时间长,满江出了教室,去走廊喘口气。却见隔壁九班门口,是肉眼可见的顾信和齐桦两人。满江翻了个白眼,有意无意跺到九班旁边,企图听到一点什么似的。   “今天中午去哪个食堂?”   “信哥,我想去一食堂。”   “好,我也想去……”   满江只觉得两人的对话真是没法听,真是恋爱的腐烂味,又酸又疼牙。   午饭时间,满江本打算吃点面包打发,却想着今天是周五,三食堂菜价价,拿了饭卡就跟着人群去食堂。   满江虽然成绩不好,跟班里的人少有交集,但是由于积极参加集体活动,长得俊俏,还是很受欢迎。但是满江仍然选择和别人少来往,一是因为经济条件不匹配,二是没心情没空,除了和陆青浦玩得好,几乎是独来独往。陆青浦的妈妈是学校教职员工,有住处在学校里,除了早餐,几乎都是在陆母那里解决的,所以满江都是自己去吃饭。   也好,毕竟自己吃得寒颤,也不好拉别人一起。   学校一共有四个食堂,菜品也是有区别的,一二食堂味道自然更好,价格更贵,三四食堂比较普通,价格相差无几。满江一般去二三食堂。   但是二食堂还是很少去,上一次去,还是碰见乘月借饭卡那次。   可是今天满江在二食堂门口前停留了,因为乘月准备过来了,满江打算道个歉。眼看着人要过来了,满江脑海里一直练习着各种开场白。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人已经擦肩而过好几秒了。   乘月随便选了个窗口排队,满江硬着头皮排到了他后面。   “学长……”满江压低声音。   “……,什么。”人群太吵,乘月微微倾斜耳朵过去。   “我没带饭卡。”满江脸几乎要磕到乘月后脑勺上。   “……,一起吃吧。”乘月仍旧没有转头过来,因为准备排到他了。   乘月点完刷了卡后把卡给满江,看着那个傻子点完菜才一起动身寻找位置。   看着乘月点的清拌鸡肉,排骨,玉米汤的荤素搭配,满江心里:真有钱。   所以,满江点的是,一个爆虾,一个排骨,一个猪蹄,外加鸭血汤。   能蹭好一顿是一顿,满江禁不住胃口大开。   乘月PS:我是不是该讨债。   “学长,你们班有个叫顾信对吧。”满江一手剥虾麻利。   “嗯。”乘月抿了一口汤。“室友。”   “哎,真巧。”满江环顾了四周,低声道,“就,顾信和我室友,在一起了,齐桦,那小哑巴似的,你知道吧。”   “嗯,知道。”   “你竟然知道!”满江顺手把一只剥好的虾放进乘月餐盘里。   “……”乘月盯着那个虾,又盯着满江。“拿走,我不吃。”   “补补身体,你吃的都是什么啊。这都是你的钱。”满江又剥好一只放进去。   “你……”乘月脸不知道是黑还是气红了。“不知羞耻……”   “吃个虾就不知羞耻啦?你看看你旁边过去第三桌左上角那桌,他们岂不是更加不知羞耻。嘿嘿,学长,开窍点。”满江有意无意看着远处那一桌。   乘月看完脸色更复杂了,远处那一桌正是顾信和齐桦在一起吃虾。   “你视力,真是好……”乘月在愤愤不满中,勉为其难中,不可原谅中,夹了一块虾,放进嘴里,假装若无其事的吃起来。   啊,怎么,会觉得学长,好可爱。   满江看着对面的乘月像个小松鼠一样气鼓鼓的吃东西,嘴角止不住上扬。   “学长,你有过想交女朋友的想法吗。”   “没有。”   “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满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为什么?”   “……,你觉得呢。”乘月喝完最后一口汤,义正言辞的正视满江。   “额,学习为重学习为重。”满江剥完最后一个虾,“反正我都没有,天妒英才啊。”   这一餐大概是满江今年来最撑的一次,两人并走在回教室路上。路过小卖部时,满江让他等一下,自己跑进了小卖部,等他出来时,乘月正无聊的不知道在看什么发呆。   “乘月,喝水,不,喝奶。”满江递过一盒牛奶,还是特大盒的德国进口牛奶。“别客气啊,喝吧,就当还你饭卡钱。”   乘月在犹豫和无语中接过沉甸甸的牛奶,随之看见满江打开一瓶可乐仰头就是一大口。   “少喝点,杀精。”乘月摇了摇头走了。   满江被他这句话雷到了,这人,也会说这种话?   下一秒又转念一想,为什么他会提醒我?是我喝可乐的姿势太丑?啊啊啊啊,肯定就是,就不该把头抬起来那么高,这该死的陋习,改了改了,丢死人了。   ……   “江哥,你刚刚楼下,那谁呢?”陆青浦半坐到满江桌子上。   “一朋友。”满江漫无目的的打开一本书。   “什么朋友啊,这么神秘,还一起吃饭。”   “就一新朋友,没事滚下去,耽误我看书催眠了。”   “江哥,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陆青浦跟了你好几年,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正房都要让出去了~”陆青浦从衣袖里抽出一张纸,惺惺作态的擦了擦眼角,自带蛮腰的坐回桌位。   “你这骚劲,咦惹,走开走开,恶心到我眼角膜了。”满江把书卷起来砸了下陆青浦后背。   真是,奇妙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