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月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第六章,过去。
满江月

满江月

作者:潺潺十青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0-08-11

  “小子!这箱搬过去!”海鲜头家远远的朝满江喊。   满江一个下午已经运了几百箱了,心想头家这么赚也不给他涨工资。   就这一不留神,脚底踩到了脏水,手一滑半箱鱼飞出水箱。   “艹。”满江只能蹲下来捡鱼,活鱼蹦得狠,碰弹到路人鞋上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哟,这不是满江吗?”   满江抬头一看,是靖阳四中的一赖头子,跟满江结怨两年多了,上周还刚刚拳脚相加那种。   满江把水箱放到一边。才去回答:“怎么,胡家利,叫你大爷干嘛,要买鱼吗?”   “哎哎哎,兄弟们看看,卖鱼呢。”胡家利对身边两个男的比划。“真臭啊满江。”   真臭啊,满江。   满江几乎是使了杀牛的劲,一拳直接放在对方脸上,旁边两个小弟都吓到了。   胡家利半伏在湿漉漉的地上,腥臭的脏水侵蚀了他的白短袖,“打我?”   于是,发展成了一场不可拉开的打斗,最终当地巡警来了,才控制住局面。   满江从派出所出来时,已经晚上七点多,等他赶回去找头家时,对方只给了他两百块。   同时,他失业了。   嘴角还淤青着,左手臂上有胡家利用石块划出的口子,不过已经结痂,一身本来也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穿搭此时此刻像极了掉进臭水沟里晒干后的样子,满江倒没有太在意,但是眼睛有些发酸。   漫无目的走过一片居民小区,看着附近居民饭后进进出出的休闲,满江控制不住脑海里回顾往昔。   四年前,在当地赫赫有名的父亲,因为建筑设计被指认是抄袭,打官司失败赔偿了大半个公司,从那以后资金周转不善,公司状况青黄不接,随之是公司旗下负责的一座大桥出现质量事故,再之后几个月公司完完全全倒闭了。   满江一家三口也从别墅里搬了出来,暂住在满江外婆家。满江恨透了那段日子,父亲没日没夜的自责自己想一举成功而抄袭了别人,母亲整日以泪洗面,自己也将近一个月没有回学校,整日都坐在海边什么也不想做。   后来舅妈实在看不下去当面教训了这一家,满江父母两口终于坦然面对,为了生计,满江父母跟随舅舅下海打鱼,收入时有时无。曾经衣食无忧的日子并没有因为当下的窘迫而让满江太憋屈,反而觉得,值得珍惜,一家三口终于可以常常一起吃饭了,住在矮小的筒子楼里体会平凡的幸福。   日子紧凑的过了将近一年,因为满江要上初三了,满江父母只能更加拼去挣钱保证满江读个高中,满江父母都希望满江能考上靖阳二中,为此,满江几乎是全身心投入了学习。   六月底就是中考,满江的生日恰好是在中考完当天,在此,满江父母两人已经出海十几天,因为风浪太大,连续几日被困在其他地方,连中考都没赶上陪考,但是两口子仍然保证满江生日那天一定赶到,买个大蛋糕给他庆祝。   中考考完最后一科,满江满心欢喜走出考场,想马上和父母分享喜悦,一起过生日吃蛋糕,像天底下所有普通小孩一样。   那天,满江回到简陋的筒子楼发现父母还没回来,于是便自己动手做饭等,一等就是几个小时,电话也打不通。   生日就在紧张和担忧还有失落中这样过了,满江呆呆的坐在窗前看着楼下的人群,希望那两个人影赶紧出现。   等来的只是舅妈的电话,和满江父母的遗产存折:   满江高中费用1.8w。   满江在15岁那年,成为了一个孤儿。   拿到靖阳二中通知书那天,满江去买了一个蛋糕,在那个墙壁掉灰,水管生锈的筒子楼里,点起了蜡烛,和相框里的父母说了一句:“爸妈,我考上了。”   现在满江回想起那句话,眼泪无法克制的掉下来。   付不起筒子楼的房租,也不再好意思寄人篱下的满江,在半工半读中继续上高中,不知不觉的失去了学习的压力,原本入学在一等班的他被放到了普通班,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混日子学生。   也就是现在这个模样的他,好在,麻木的生活让他放下了过度的痛感,在煎熬中保持仅有的开朗和正常。   满江偷偷抹了眼泪,低着头走过了那片居民小区。   买了一点药,满江又去吃了面才准备回学校,路过超市时,又进去准备买点东西,逛到饮品区时,看到高浓度的德国羊奶,思考了一下。拿了一盒特大盒的,然后去结账。   九点多回到宿舍楼下,看见顾信在等人似的。   满江犹豫了一下,走到他身边:“顾信?”   顾信迷惑:“你是?”   “我是齐桦的室友,同时,也是乘月学长的朋友。”   “是吗,很高兴认识你。”顾信笑着打量了一下对方,“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乘月周末好像不住校,麻烦你帮我把这个转交给他,放宿舍就行了。”满江把那羊奶递过去,“谢谢啊,麻烦了。”   “好,我待会就拿去。”   “谢谢,我先走了。”说完满江便上了楼。   顾信看着满江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到宿舍,发现齐桦在换衣服。   “还换呢,人家楼下等你半天了,准备风干了吧。”满江把药品放在桌子上,准备洗个澡再清理伤口。   “啊,没有,很久吧。我这就下去了。”齐桦小声说道。   乌鸦和齐烨还没有回来,陆青浦周末不住校,但是齐桦也不敢太大声。   满江脱掉脏衣服,热水淋下来那一刻,感觉全身的伤口都像被再割开了一遍,痛得他有点眩晕。   洗完后,过了遍消毒水,上了药,又往脸上新贴了两个创口贴,做作的满某人拍了一张自拍,然后发了个朋友圈。   文案:帅到被人揍。   发完了之后,满江满意的放下手机,下一秒,手机叮的一声提示音把满江吓得魂飞。   点开一看,一张全黑头像跳出来,好友申请,验证信息:   CY:乘月   满江不可思议的重复了看了几秒,点了同意。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学长?   CY:嗯,是我。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你竟然加我微信,你怎么知道我微信的?[龇牙]   CY:我找顾信,顾信找他的男朋友,你室友。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这么艰难?感动感动[害羞]     CY:谢谢你的羊奶……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不用!   ……   乘月发现,和这人聊天,像是和系统聊天一样,秒回不带犹豫的。   满江的头像是一张海边夕阳的照片,乘月好奇了下,点进了他朋友圈,看到了他那条刚刚发的自拍,以及,不要脸的文案。   CY:你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我什么?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咋不回我?[可怜]   两分钟过后。   CY:你,   CY:你受伤了?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哦,那个啊,就,一点意外。[龇牙]   CY:哦。   CY:我睡了,早点休息。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啊,好,晚安。[月亮 ]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周一见。[酷]   满江把手机放到一边,准备洗个衣服再睡,没来由的好心情。   乘月盯着手机屏幕好几分钟之后,才确定自己真的问了对方受伤的事,有种干了坏事的羞愧感油然而生,于是拿出一本数学练习,埋头做题起来,试图清除不良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