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月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第七章,只有我和你
满江月

满江月

作者:潺潺十青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0-08-11

  受各种天气影响以及社会因素困扰,Y市今年的高考推迟了大半个月,但是乘月一届也依常态名义上先定义为高三,满江一届先定义为高二,在六月下旬开始时,Y市迎来了高考。   当然,非高考生也获得了七天小长假。   满江并没有打算像其他人一样好好休息,而是先得租个房,毕竟这期间学校不让留校住宿,与此同时,还需要从新找一份周末零工。   满江忍痛从存款中取出一部分,看着卡里的余额:2.7w,觉得生命的分量堪比河中沙。   最后,满江租回了那间曾经和父母一起住过的筒子楼小破屋,当他跟房东说的时候,房东很奇怪,毕竟许多租客都觉得那间屋子不太吉利,但满江还是坚持租了下来,房东得知他是当年住户的儿子后,在同情之余,给他房租打了折,每个月120。   满江推开咿呀作响的门,里面的场景变动不大,水管依旧发锈,墙壁更黄了,之前放在两张床之间的隔板不见了,只剩一张床靠在一角,30平米,不大不小,一眼就可以浏览完。   满江扫了地,又糊了一层纸在靠床的墙壁上,向房东半借半买来一点绿油漆,刷了一遍水管和门窗,又刷洗了有油污的厨台,一个早上下来,算是焕然一新,甚至有点温馨,满江打算下午再去超市买点家居用品,算了预计支出就出门了。   乘月一上桌吃午饭就不停被乘父各种问候,什么学习啦目标啦未来啦,而继母也不停的夹菜,让乘月有些头疼,草草吃完之后,就借着出去买书的名义出门了。   乘月前一秒刚刚下了公交,转个身,就看见提着大袋小包,以及两床被子的满江在等公交。   “哎,学长,过来帮个忙,快。”满江试图不让东西掉到地上。   乘月小跑过去,“干嘛?”   “快,帮我提一下,我拿不住了。”满江艰难的把手上的两个袋子和一个桶递给乘月。   “你这是……”   还没等乘月说完,公交就来了,满江:“先上车,到了再说,麻烦帮我投个币,我不方便。”   乘月一脸懵逼的又坐了一趟公交。   下了车,满江带着乘月走进一个破旧的老城区,横乱多杂的电线,到处拉起的竹竿挂着衣服,小孩在巷子中奔跑,水果蔬菜小贩坐落街道一边。   空气中,有湿热的海气。   最终,两人在一个距离海岸肉眼可见的居民筒子楼停下了,满江带着乘月上了三楼。   “学长,别嫌弃啊,我就这条件。”进了屋,满江先把被子放到了床上,又把乘月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   “这是,你家?”乘月礼貌的打量着四周。   “啊,是,今天刚刚搬来。”满江从购物袋里拿出一瓶果汁倒了一杯给乘月,自己又倒了一杯开水喝下。   乘月看了果汁几秒,又看了对面那个大口喝水的男孩,背后已经是湿透的汗迹,贴着后背,于是慢慢抿起了果汁,:“你家里人呢。”   “哦,我爸妈前些年不在了,不太想跟亲戚过,所以自己住。嘿嘿,还要再来一杯吗。”没等乘月回答,满江又上前倒了一杯给他。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要过问这些……”乘月低下头看手中满杯的果汁。   “没事,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满江搬过来一张凳子招呼对方坐下。   “我就不坐了吧,我先回去吧。”乘月把空杯子递给对方。   满江立马拉住他,“哎,留下来吃个饭再走吧,我下厨。”   于是,就出现了两人出现在楼下买菜的情景。   “这里离海很近,感觉还不错。”乘月跟在满江旁边,一起挑选辣椒。   “是啊,其实,那间屋子,几年前我就住过了,跟我爸妈一起。”满江仍专心致志选菜。   “舍不得吗。”   “可能是吧,不过,也比较便宜。”满江转脸过来对他一笑,洁白的牙齿露出来。   乘月有两秒钟的魔怔了。   从那一笑后的一段路里,满江发现乘月有些迟钝,走路走得好好的,都踩进脏水滩里。   “我说,学长,你发啥呆呢。”满江一把扯过又差点走进脏水滩里的乘月,满江没想到乘月如此轻瘦,力度太大乘月马上砸进自己臂弯里。   “没有,想点事情。”乘月耳根一热,立即从对方怀里挣脱出来,也终于恢复了神志。   路过一个海鲜摊时,乘月看到有卖虾的,想到上次食堂的吃虾事件,他没有问对方就先去问了新不新鲜。   “你喜欢吃啊?”满江好奇的凑到他身边。   “不是你喜欢吃吗?”乘月打开手机微信,准备扫二维码淡淡的说道。   “哎,我请你吃饭,我来付。”满江立马要掏手机。   “不用,你请我那么多次,我买点应该的。”乘月迅速扫了码,又看见旁边有卖水果的,又买了几斤。   只留满江在一边,疑惑中充满不知缘由的笑。   回去之后,满江让乘月在一旁摘菜,自己开始捣鼓起来。   “学长,帮忙烧锅水,我烫一下排骨,煤气罐在碗柜左边。”满江一边砍排骨,一边时不时看一下乘月。   煤气罐挺旧的,乘月试了两次,都没有扭开。满江这才发现乘月这个瘦弱的身子扭不来煤气罐,擦了擦手过去。   乘月还在尝试,满江几乎是没有思考,就把手放在乘月手背上。   满江覆着乘月的手,往另一个方向扭了一点:“笨蛋,方向扭反了。”   乘月不知道是该尴尬还是羞耻,眼睛盯着那两只手还停留在煤气罐开关上。   满江立马慌了收回手:“我刚刚,刚刚摸过排骨,手有点腥,你,你去洗一下吧。”   乘月收回目光,打算开口说没关系,却变成了一个好字。   之后一个小时两人在不咸不淡的做菜中度过的。   傍晚六点多的时候,一桌菜做好了,糖醋排骨,油焖大虾,炒时蔬,鲫鱼汤,满江觉得缺点什么,于是又拿来了一点酒。   “快吃快吃,今天不许按照黄历吃饭!”满江立马夹了一块鱼肉给满江。   “好,谢谢。”乘月看着碗中那块鱼腹肉,立马想起了在家吃饭时,继母说得一句话:鱼腹肉最好吃,听你爸爸说你小时候也特别爱吃,多吃点。   乘月不知不觉的浅浅的笑了起来,夹起鱼肉放入口中。而这一笑,似乎是把满江迷住了似的。   满江打趣:“学长,你还会笑呢。”   乘月筷子在空中突然一顿。   “没事,多笑点,好看。”满江又夹了一块排骨给他,“你这么好看,有过喜欢的人吗?”   “没有。”乘月细嚼慢咽中又补了一句,“没有喜欢过人。”   “以后会有的。”   “可能吧。”   吃了基本饱之后,开始以虾伴酒,喝着喝着,满江觉得啤酒不带劲,又去买了一瓶白酒。   推脱不了满江的热情,乘月抱着要死的心态陪他喝了起来,期间还给继母发了一条微信:阿姨,我今晚可能晚点回来,也可能不回来,别担心我,也别告诉我爸,谢谢了。   酒过三巡,乘月没有满江喝的多,但是头晕得厉害,但是满江百分之九十九是醉了,乘月强忍着眩晕听完了满江的废话,然后满江就趴在饭桌上睡着了。   乘月巍巍颤颤站起来去洗了把脸,在那块破碎的镜子里看到此时此刻的自己,脸颊发红,眼神迷离,不像是日复一日的那个麻木的自己。   “我扶你去床上,你去那里睡。”乘月把满江从桌子上拉起来,半拖半拉把满江送到了床上,满江因为趴桌子,衣服领口沾满了油,乘月脸一黑,叹了口气把满江的上衣扯下来,发现满江的肩胛骨上还泛着淤青,手臂的划伤结的痂也开始脱落。   人虽然有点傻乎乎的,但是身材不错。乘月突然心里冒出这个想法。   “学长?”满江闭着眼睛,突然发出口齿不清的话。   “什么?”乘月在床沿坐下。   “学长?你在吗。”满江翻了个身皱了皱眉。   “我在。”   “乘月……”满江突然微微睁开一点眼睛。   “我在,还没走。”突如其来的对视让乘月措不及防。   满江又突然伸出手抓住满江的手臂,:“三天后是我的生日了,你来嘛……”   乘月看着被抓住的手又看了满江:“来。”   “那你,要来,我在这,等你来。”满江似乎是听到了满意的回答,眼皮慢慢合上:   “在这里,我和你,只有我和你。”   他说,只有,我和你。   乘月突然全身热得难受,他抓了抓头发,把满江的被子拉好后,忍着眩晕,简单收拾了饭桌,洗了把手,准备关灯离开。   离开前,乘月又来到满江床上检查了一遍被子,碰到满江的手时,乘月心跳快了一拍。   一秒钟,两秒钟,一分钟过去了。   乘月把嘴唇轻轻抵在满江的手心,又迅速起身离开了。   关了灯,轻轻关上门。乘月立在满江家门外整整紧张的喘气了五分钟。   而一片黑暗的屋内,满江轻轻睁开眼,把那只被乘月吻过的右手举起来,在黑暗中足足看了一会儿,才轻轻的放到自己嘴唇上。   乘月,我可能对你着了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