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月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第九章,礼物
满江月

满江月

作者:潺潺十青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0-08-11

  乘月从满江家出来后,慌慌忙忙才回到家。   “阿姨好,你还没睡呢。”乘月一开门就看见继母还在沙发上坐着。   “不急,你爸也还没回来呢。今天去哪里玩了?喝酒了吗。要不要喝点解酒汤?”继母隔着几米都闻到了酒气味。   乘月淡定道:“同学过生日,喝了一点,我先去睡了,您也早点睡。”说完便上楼了。   洗完澡后,乘月头晕好了一点,平躺在床上,刚刚发生的事,又慢慢浮上脑海。   好羞耻。乘月情不自禁捂住脸。   第二天早上,乘月第一次醒晚了,看了看手机时间,将近十点多了,同时还有满江的消息问候。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学长醒了没有[龇牙]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昨晚你几点走的?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不好意思,昨晚招待不周了[快哭了]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学长你不会在我生我气吧?   这人什么狠劲,一大早发什么骚。乘月摇摇头。   CY:醒了   CY:你睡了我就走了,我没有生气,应该谢谢你的招待。   乘月发完就去洗漱了,回来时还多了顾信的私聊。   小桦树(顾信):乘月,我和老魏下午准备出去新开的商场,你去吗?   CY:不去。   小桦树:新开的,促销呢,不过你不缺钱   乘月突然想起过两天是满江生日,应该送点礼物吧。   CY:一起吧。   吃完午饭,乘月就出了门,继母看起来非常开心,感叹乘月开朗了许多。   到了商场,发现顾信和魏照君已经到了。   “你咋这么慢,还有你,怎么不带你男朋友一起?”魏照君长得颇帅,路过的女生频频回头看。   虽然乘月和顾信长得也很不错,但是顾信偏刚硬一点的运动风,乘月一看就是有点病娇体的学霸,魏照君虽然每次考试都位列前茅,但是依旧不影响他搞花里胡哨的穿搭和***。   “他和他哥哥回老家了,不然我有空出来跟你们两个杂碎玩?”顾信颇得意,每次有人提到齐桦他都很开心。   “快走吧,一下太阳落山了。”乘月不想和这两个儿子叽叽喳喳。   新开的商场很大,地下一层是餐饮,一楼是家电以及服饰,二楼是食品以及百货区,三楼是精品区。   三人逛完了一楼二楼,魏照君和顾信已经每人手拿一大袋东西了,而乘月只要了两盒特大盒的牛奶。在乘月的首次要求下,三人又去了三楼。   乘月酝酿了很久,终于开口:“送人礼物,送什么好。”   顾信和魏照君同时一头雾水。   顾信:“男的女的?”   魏照君:“谁?”   顾信:“上次送奶那位吧?”   魏照君:“发展这么快?你们俩孙子要双喜临门啊。我还单着呢。”   乘月终于听不下去了:“男的,高二一朋友,没发展。”   顾信若有所思:“我认为,送男的,应该送点实在的。”   魏照君也装大尾巴狼:“首先,我觉得喜欢的人应该送点有意义的。”   “那有没有又实在又有意义的?”乘月脱口而出。   两人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乘月的肩膀。   乘月呆滞:“你们干嘛这样看我。”   顾信:“可以,儿子长大了。”   魏照君:“为父为你们两个感到很欣慰。”   乘月和顾信几乎不约而同给魏照君一拳。   “乘月,我觉得你应该看看他需要什么,如果是我送你,就不会送太贵的,反正你家有钱,我能送的你应该可以买到,所以送需要的比较有意义。”顾信把他们领到了体育器材区域。   “其次,如果你要追他的话,我建议投其所好。”魏照君拿起了一个篮球。   “我没要追他!”乘月翻了一个白眼,“他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我不知道他需要什么。”   最终,三人啥也没选出来,魏照君主张去地下一层先吃点东西,他饿死了。   而另一边,满江刚刚确定了送外卖的活,正准备路过这里拿外卖订单。   “老板,来三份海鲜炒面。”魏照君招呼完,三人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   “你好,那个……”   满江的声音突然闯入耳里。乘月转身一看,满江穿着一身某外卖的马甲,正准备取东西。乘月有些紧张,躲也不是,打招呼又太唐突。   “哎!学长!你也在这里啊!”满江提着两盒外卖走到三人桌前。   “你这是?”顾信打量满江首先开了口。   “哦,我送外卖呢。”满江亮了手中的外卖。   “你怎么衣服湿了?”乘月注意到他的上衣有点水迹。   “这不是天太热了嘛,我从成功路那边走过来,一棵树也没有。”满江用桌子上的菜单当作扇子扇了扇。   “你不开小电驴?”魏照君看了看满江,又看了看乘月,乘月突然咳嗽一声,把魏照君吓到了。   “哎,还没有那个东西,过阵子再考虑吧。”满江放下菜单,“先不说了,我赶着送东西呢,你们慢慢玩,学长再见,乘月,我先走了。”   “嗯。”乘月点头。   “再见。”魏照君和顾信也和他挥手道别。   等人走后,炒面也上来了。   “我说,可以啊,乘月你男朋友很持家啊。”魏照君大概真饿了,吃得狼吞虎咽。   “他不是。”乘月踢了一下魏照君。   “乘月,送套房吧。”顾信拿来了三瓶水。   “哈哈哈哈……”魏照君因为笑得太凶,被噎住了一边咳嗽一边笑。   回到家后,乘月还是撞上了晚饭时间,不过乘父不在家,只有他和继母两人吃。   乘月不是很饿,慢吞吞的吃着:“那个,阿姨,你有认识的人卖车吗?电车。”   “你要买车吗?”继母这几天格外开心,感到这个儿子和自己亲近了不少,“不过,你小姨不是在城西那边有一家吗,不过你很少去吧。”   “没有,不是我用,这两年很少见她。”乘月思考了一下。   于是决定明天就去看看。   满江送了一天外卖,感觉腿都断了,陆青浦和乌鸦嚷嚷着要来满江家吃饭,满江在无法抗拒下,坚强的给两个孙子做了三菜一汤。   “我上辈子造孽了吗,生了你们两个狗崽子。”满江看着大口吃食的两人。   “江哥,你真好,我们爱你。”   “对对对,爱你~”   满江真想立马把两人丢下海。   饭吃到一半,乌鸦突然说起八卦:“你们最近,有没有发现,齐桦那小子有点傻兮兮的?”   陆青浦挑着眉毛:“他不是一直挺木鱼脑袋的吗?”   “我说你们寒颤人家干啥。”满江试图跳过这个话题。“对了,你们有喜欢的人吗?”   “你问这个干嘛?”   “是啊,你问这个干嘛?”   满江看着两人这弱智的面相,觉得白问了。   “没有,随便问问,想把你们早点嫁出去。”   “不要,我要和乌鸦一生一世就够了。”陆青浦假装含情脉脉的捧起乌鸦的脸。   “我愿意~”乌鸦瞬间一幅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作态。   “鸦鸦~”   “浦浦~”   呕。满江没眼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