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月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第十章,自作多情。
满江月

满江月

作者:潺潺十青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0-08-11

  假期第三天,早上刚刚下过雨,颇为凉快,乘月套了一件半袖白衬衫就出门了。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学长吃早餐没有,要不要点个外卖?   CY:吃过了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在干什么呢[龇牙]   CY:出去办点事。   满江富裕指日可待:是吗,那我先忙了。[加油]   乘月下了出租车,找了二十分钟才找到自己小姨开的店。   乘月的生母白珍只有一个妹妹白芳,就是这位小姨,年纪也有40了,有一个和乘月差不多大的女儿,叫秦棠雪,比乘月大一岁。   乘月刚刚进门,就听见白芳在喊秦棠雪过来招待自己,白芳忙着去银行办点事。   “你这是什么回事,怎么突然要买车?”秦棠雪比乘月矮了一个头,仰着头问他。   “没,就送人吧。”乘月自觉走到店里看。   “送人,还有送这玩意的?咋不送保时捷啊。”秦棠雪拿了一本商品简介给他,“送谁啊?”   “一个朋友。”乘月翻开书仔仔细细看起来。“别多问了,干正事吧。”   秦棠雪翻了个白眼,慢慢给他分析起来。   将近中午的时候,满江就觉得今天天气不对劲,闷热得发慌,他接的单都尽量接跨区域小的,虽然过几天可以跟陆青浦借车了,但是现在多变的天气让他有点想换个工作,累得慌。   经过三个小时的精挑细选,乘月在秦棠雪的鼓动下,买了一款当下比较热门的中高价位的轻式电瓶车。   问题来了,乘月不会开,怎么带回去?虽然店里可以帮运过去,但是今天店用车不在。秦棠雪倒是可以帮他开回去,但是等到那天,乘月怎么拿到满江家呢?   于是,秦棠雪售后服务——教他开。   门面的马路太窄,秦棠雪载着乘月来到一处居民小区旁的绿化休闲区域,开始教他。   乘月学习能力强,而且这车学习也容易,就一会,乘月就会了,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练习了几个来回。   “我说,你在这没人的地方开的确实稳了,要是在街上,你敢吗。”秦棠雪抱着手在一边看。   “你觉得呢。”乘月把车开到她面前。   “要不?载着我上街走一趟?”   这一载,就是一个半个下午,秦棠雪坐得屁股都麻了,乘月并没有停的意思。   眼看着就要下大暴雨了,秦棠雪要求乘月赶紧开回去。   满江从网吧里送餐出来,看到雨准备越来越大,打算今天就到这,远远看见远处雨中有个熟悉的人影。   渐渐过来,发现是两个人影。   这一带的路坑坑洼洼很是密集,加上下雨,乘月开得有些艰难。秦棠雪几乎用了生命的绝唱要求他给自己开,但是乘月表示只有几分钟路程了仍然固执要自己开。雨更加大了,秦棠雪直接抓住了乘月的腰两侧破口大骂:“慢一点行吗!要死吗!我还没嫁人呢!慢一点!”   “你别拿指甲掐我腰!”乘月可不想这么快让车给淋坏了,开得飞快赶回去。   而路过满江面前时,落在满江眼里的,只剩暧昧不清的感觉,以及放在乘月腰上的手。   雨打在乘月身上,衬衣贴在他的背,风吹进他的两袖鼓胀起来。   怕是我,想多了吧。满江摇了摇头,淋着雨走到公交站下。   感觉像是等了很久,公交才来,可满江一看时间,也就等了五分钟。满江坐在公交时,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窗外的雨景。   然后点进朋友圈,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刚刚那张照片。   文案:我不确定是自己想多了还是想多了。   发出去不到一分钟后又删了,从新发了一条。   文案:是我想多了。   然后又把网名改了:未满   下了公交,还需要走三分钟路才到家,雨没那么大了,反正也湿的差不多了,满江索性慢慢走回去了。   回到家,满江脱掉了衣服,洗了一身后,有些疲惫的躺倒在床上,打开手机一看,朋友圈评论十几条。   陆子:前面那条删的我可看见了哦[阴险]   乌鸦:不是吧,雨中求爱我满总?   老齐:就这?   舅妈:???   ……   满江挑了几条回复之后,又回复了一些私聊信息,看了一眼置顶的那个聊天框条依旧没有新消息。   他好像确实不会主动找我聊天。满江把手机关掉,闭了眼睡去。   几个小时后,满江几乎是觉得自己没有生息醒来的,全身又酸又热。   我不会是发烧了吧。满江摸了摸头,坐起来,发现自己很不对劲。   “艹,发烧了。”又气又暴躁的他,穿了衣服打算出门买药,顺便吃晚饭。   已经夜里十点多了,楼下基本没几个人影了,满江只能步行十分钟去另一个小区那边,那边住户多,有许多夜宵摊和24小时诊所。   拿了药,又吃了几口面,大概是生病的缘故,胃口不好只吃了一半就付钱走了。实在头疼得厉害,满江打算抄小路走巷子回去。   暗黄的路灯微微照射在巷子里头,透出闷热的气息,满江看不清前面有什么一团黑的正在走过来,还有三四米的时候才看清是三个人。   完了,是胡家利。满江把药塞进裤子口袋里,握紧了拳头向前走去。   “大哥,是满江……”旁边一人碰了碰正在看手机的胡家利。胡家利抬头一看,满江正在走来。   胡家利笑了笑:“满江,别来无恙啊。”   “嗯,挺巧。”满江只想从他们身边走过。   “哎,别急着走啊。”胡家利一手抓住满江肩膀。“大晚上的急着回去干嘛?”   “我今天不想跟你多事。”满江撒开他的手。   “这由得了你吗?”胡家利眼神暗示身边两人。   满江头晕厉害刚刚开始几乎是弱势被打那一个,到了后面,被打得清醒一些了,反攻起来硬生生把那两人踢飞到垃圾桶旁边,又在无意中感觉是打折了胡家利的右胳膊。   满江加快了步伐回去,额头被擦破了渗出不少血,背部估计不少瘀伤。   走到家时,满江脱了衣服,立马吃了药,又找出跌打酒,对着镜子上药,疼得他牙直打颤。额头破了不小的口子,满江贴上纱布,庆幸自己没破相。   做完这一切,再躺上去,打开手机一看,已经过了十二点几分钟了。   微信弹出来几条消息,那个置顶聊天框上有个3,满江迫不及待点进去。   00:00分   CY:满江   CY:祝你生日快乐   CY:睡了吗   满江说不出此时此刻的心情有多复杂,仿佛说什么都词不达意。   未满:谢谢   未满:还没,怎么了   过了一分钟。   CY:那件事,还算数吗?   未满:什么??   乘月对着手机思考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把满江当时喝醉时说的话复述出来。   CY:明天我去找你。   未满:都可以   CY:你什么时候有空?   未满:一整天吧。   CY:好   未满:我睡了,晚安。   乘月没有再回他,只是觉得,哪里不一样。   就很失落,好像失宠了一样。   可为什么呢。乘月在辗转反侧中慢慢睡着。   第二天一早,乘月去院子里把车从新擦了一遍,确保看不出昨天淋过雨的痕迹后,又绑上了秦棠雪强烈安利要绑上去礼带蝴蝶结,车身是白色的,绑上浅蓝色的蝴蝶结看上去异常清新。   做完之后,乘月又去洗了个澡,挑了一件带有短领带装饰的半袖白衬衫,简单吃了午饭。就开着那辆车出门了。   先是去超市买了一点水果,路过海鲜店时又要了几斤虾。准备去满江家时,感觉漏了什么。   蛋糕。   乘月走进了一家私定蛋糕房,询问之后,发现没有现成的,最快也要五个小时,乘月想了一下,五个小时差不多也是晚饭时间,来得及,于是留下地址号码,到时候让人送去。   做完这一切,才安心去往满江家。   满江晕沉沉躺了一早,烧没退,中午吃了药选择继续躺。   乘月把车停到筒子楼下的商铺旁,给了一点钱让老板娘看着,就提着东西上去了。   每走一步台阶,乘月就紧张一分。   “砰砰砰。”满江听到敲门声一时半会想不到是谁。准备扭开门时才想起昨晚和乘月的聊天内容。   “你来了。”满江有气无力的看着门外的人,“快进来。”   “你,怎么了。”乘月把东西放到一边。   “没什么,昨天淋了点雨。”满江强忍着给他倒了一杯水,乘月接过又放到桌子上。    “你病看起来很严重,吃药了吗。”   “刚刚吃过了。”   “去躺着吧。”乘月把他拉到床边,满江经不起折腾就躺下了。“你的伤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走路摔了一跤。”满江感觉药效来了,有些睡意。   乘月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满江在难受和尴尬中睡着了。   满江昨天脱的衣服还扔在一旁,发出了酸味,乘月眉头一皱。   就拿去卫生间手洗起来。   在之后,乘月又用最微小的动作煮了饭,开火熬了骨头汤。   做完这些已经下午五点了,满江依旧睡得很沉,乘月不知道自己是否要离开,坐在床沿发呆。   乘月想了很多很多。   我为什么会做这些?   我们是朋友关系吧。   他昨晚是因为生病才对我说话冷淡的吗。   算了,我还是回去吧。   乘月打算看看他烧退得怎么样再走,于是伸手去摸了满江的额头。   “你……”   乘月的手瞬间被满江抓住,满江睁开眼微微道:“学长,你女朋友知道你摸其他男人吗。”                 
下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