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世枭雄全本章节在线阅读第4章 翻脸不认人!
重生之一世枭雄

重生之一世枭雄

作者:李浩天周浩宇分类:都市职场更新时间:2021-05-06

之前周浩宇故意将话说到这里,一句比一句大声,一句比一句更快,这样的紧张感和压迫感层层递进。

刘丽娟原本就心虚,哪里肯让步半分。

仅仅是最开始说的一个“敢”字,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一席话,早已将她自己给套了进去。

眼看着众人的眼神满是嘲弄,哪怕刘丽娟再泼妇,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量,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浩宇,“你这个废物东西!你给老娘等着,老娘一定会整死你!”

话音落下,她就直接推开人群,离开了。

周浩宇满不在乎的一笑,将脏水桶提进屋子内。

见没热闹可看了,周遭的人群也渐渐散去。但显然,这件事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更是有人不断猜测着,这个和刘丽娟有些关联的男人到底是谁。

这正是周浩宇想看到的。

“没事了。”周浩宇将门关好,对着早已愣神的唐青霞一笑。

唐青霞见周浩宇正在看自己,顿时就紧张起来,“刚才,刚才她说的......”

周浩宇原本提着水桶,听到唐青霞这么说,顿时就站在了原地。

唐青霞浑身一颤,但却不敢避开。

但周浩宇只是将手伸出来,将她的泪水缓缓擦去。

“这些鬼话,我是不会相信的。”周浩宇语气温柔至极,轻声道,“不用怕,没事的啊!”

“她刚才说,让我们等着。她要是报复咱们怎么办......她那个弟弟......”

“别怕,有我在。”周浩宇摸了摸安安的头,郑重道,“我会保护你们的,谁也不能再欺负你们。”

安安抬起头,满脸的兴奋,“哈哈~爸爸真棒,爸爸太厉害了,爸爸是大英雄。”

唐青霞也是感动至极,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周浩宇,谢谢,谢谢......我,我一定会好好上班的,发了工资,就拿给你。你要是不赌了,咱们肯定会好起来的。”

闻言,周浩宇不由得一愣,在对上唐青霞这双眸子的时候,也不知要说些什么。思索片刻,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得到了周浩宇的回应,唐青霞开心至极,把钱递给周浩宇,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这钱你得先寄回去,爸那边,拖不得了!”

听到这话,周浩宇感触至极。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好意,他也不好拒绝。

唯有以后努力挣钱,早点让她们娘俩脱离这水深火热的日子,这就是最好的回报。

刘丽娟刚才来家里闹了这么一场,周浩宇就干脆劝唐青霞下午就请半天假,也好放松放松。别的事,他去处理就行。

他拿着钱出门,来到电话亭面前,在回忆中寻找了好久,这才想起邻居徐二叔家里的电话来。

响了好一阵,电话才被接起来。

接电话的人是徐二叔的孙子栓柱儿,周浩宇让他去把大哥周云峰喊来,一会他就再打。

“你又在外面惹什么乱子了?”一听到是周浩宇的电话,周云峰的语气就很是焦急。

“我,我没怎么啊......”周浩宇心虚至极,“我打电话是问问,看爸的病如何了?”

“你还记得起你有个爸?”周云峰闻言,心中更是火大。

也难怪周云峰的态度如此,从前的周浩宇根本就是个畜生,不仅无所事事,还让父亲一病不起。关键就是,家里给他凑了这么多钱,欠下了无数外债,他却用来赌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老爸才会落下病根。

前世的周浩宇父母双亡,很难有这种亲人的温暖。

但这一世不同,他有很多个身份,他既是一个丈夫,也是一个父亲,更是一个儿子。

这些他从未体验过的亲情,让他心中火热至极。

周云峰埋怨了几句,也知道说这些没有用。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爸的病恐怕是难了,要是拖......”

“哥,你这就带着爸去医院,拖不得了。医药费,我来想办法!”周浩宇急忙说道,心中焦急至极。

“啊?”这话让周云峰整个人都呆住了,以为是听错了。

“我马上寄钱回来!”周浩宇声音有些颤抖,心中极其不忍。在丢下这句话后,便将电话挂断,去了趟邮局。

将钱带回家里,他心里才舒坦了几分。

但以后还需要更多的钱!

要解燃眉之急,就是要想个办法,先搞点钱。

但是,应该如何下手呢?

周浩宇思索着,眺望着远方。此时的他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人身材比较瘦弱,梳着一头中分,衬衫的领口故意解开两颗扣子,露出褐色的肌肤,一看就知道是个混混。

他名叫胡金宝,别人都叫他胡三儿。

他爹在村子里开了个养鸡场,事情繁多。

但这小子却根本就帮不上一点忙,嫌这嫌那的,故意躲到了城里,每天花天酒地,无所事事。

等一下,养鸡场!

一想到养鸡场,周浩宇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计划来。

既然现在这么缺钱,就不如先借胡三儿的养鸡场一用,先赚点再说。

思及此,他便直接迎了上去。

“胡三儿,你在这做什么呢?”

胡三儿这才转身,见到周浩宇之后,满脸的笑容。

“能做啥?我这不是来找你们的吗?”

胡三儿的几个狐朋狗友,以及周浩宇,这几个人从前就像是连体婴儿一般,有共同的陋习,臭味相投,三天两头就聚到一堆。

但周浩宇却并不算是核心人物,正是因为他和他们的关系并不亲近,这才常常被人坑。不管是买单,还是别的,几乎都是他顶上。

这些事,周浩宇心里像是明镜一样。

但现在他却不必去计较这些。毕竟,想要借胡三儿他爹的养鸡场,还得先和胡三儿攀上关系。

想了一会,周浩宇这才摸了摸腰包道,“你来的正好!我老婆今天才把工资给我了,走走走,咱们去耍!”

见周浩宇这么识趣,胡三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直接取下挂在腰间的BP机,“正好,刚才浩子还找我来着,说他们在飞龙,走走走,咱们一起过去!”

这飞龙,就是离这不远的一家台球厅。

规模很大,装潢也不错,但却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据说,这是东川道上的一个大哥罩着的,谁也得罪不起。

周浩宇和胡三儿一行人平时就喜欢来这里打球。

从前的周浩宇技术不行,但却偏偏不肯服输。

输球的每次都有他,甚至在结束之后,还要给那哥几个买上好烟和好酒。

胡三儿这群人把便宜都占完了,还恭维周浩宇,说什么“浩宇哥真不愧是浩宇哥”、“出手阔绰”一类的,但心里却觉得周浩宇就是个愣头青。

二十分钟后,在飞龙台球厅内。

六七个小青年站在球台旁边,眼神直勾勾的落在周浩宇身上。

“哟,浩宇哥来了?要不搞两把啊?和之前一样,五块一杆,敢玩不?”说话的人是个叫李翔的小混混,故意开口来激周浩宇。

李翔他爸原本就是开台球厅的,自小就会打球,在这群人里面,他的技术算是最顶尖的了。偏偏他还喜欢拉着周浩宇完,非要把周浩宇兜里的钱输完才算高兴。

尤其是听到周浩宇老婆的工资都在他那之后,他更是来了兴致。

但他怎么知道,现在的周浩宇,并非以前的周浩宇了。

前世在遭遇那场车祸之前,周浩宇就专门在办公室安了一台斯诺克。更别说,他还为了学技术,找了好几名世界级大师探讨。

于他而言,和李翔这档子人玩,根本就是欺负人了。

“啊哈哈。”周浩宇也故意用了激将法,说道,“翔子你这是做什么?我要是上,那你岂不是要说我欺负你?算了吧,这有啥意思。”

这群人本就是街头混混,最要的就是面子。现在周浩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折了李翔的面子,李翔当然就不干了。

“我靠,周浩宇,你记性也太差了点吧?上次你被我虐成那样,你就不记得了?来来来,今天我不把你打的落花流水,我看你还是长不了记性!”

见李翔果然上了自己的当,周浩宇心中也不由得得瑟起来,却还是摇摇头,“算了算了,难得玩。就五块钱一把,哪有什么兴致?”

听周浩宇这么开口,这群兄弟都差点笑出声来。

不说别的,不管是技术还是钱财,周浩宇和李翔都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他现在把牛吹这么大,那简直就是在自讨苦出!

“行啊李翔,那就和他玩把大的!”

“就是,让他输的连裤衩子都不剩!”

听到这群人的恭维,李翔也不由得轻笑一声,“行啊,那你来说,你要玩多大?我都奉陪!”

周浩宇轻叹一口气,他过来也不是为别的,就是想和胡三儿拉近距离而已。和李翔打球赢钱,根本就不在他的计划内。

但既然李翔非要蹬鼻子上脸,他欣然接受便是。

“好啊,那就打五十!五十一杆,如何?”

嚯哟!

五十?

这群小青年眼睛都直了。要知道,在这个年头,五十块钱可是一笔大数目了。他们哪里打过这么大的局?

“算了算了,周浩宇,赌这么大做什么?”胡三儿见状,也不由得眉头一皱。

但周浩宇还没开口,李翔就率先说话了,“胡三儿,你又是做什么?他自己说要玩这么大,你在这插什么嘴?”

胡三儿张张嘴,却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

但十分钟后,这群小青年皆是满脸的震惊,李翔的脸色也难看到极点了。

整整六杆,周浩宇都是一杆挑,李翔连摸杆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样输了三百块?

三百块啊!

“还来不?”周浩宇将球杆放下,继续问道。

李翔错愕之后,缓了好久才接受眼前的现实。

“还玩个屁!”他气不打一处来。

“行啊,那就愿赌服输,先给三百块吧!”周浩宇像是没看到李翔的脸色难看,直接摊了摊手,说道,“和之前的规矩一样吧,谁输了,谁就请客。再怎么,也该轮到你了吧翔子?”

听到这话,众人也是喜笑颜开。

管他是谁请客呢,只要他们能混上一顿就可以了。

但李翔的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整整输了三百块,要是都拿给周浩宇的话,他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不行!我拿不出三百块来,我就两百,你爱要不要!”李翔索性就开始耍赖了,话音落下,还直接将袖子撸起来,一副谁劝就要打谁的样子。

张云浩急忙拦住他,说道,“翔子,算了算了。你想想,这里是梅家罩着的,你要在这里闹事,可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

听到梅家,李翔的脑子也顿时清醒起来。

谁不知道这梅家大武哥,简直就是东川的第一人。仅仅十七岁,在北城就找不到敌手了。在他身边更是有无数的小弟,心甘情愿的臣服,为他办事。

谁敢去触他的霉头?

要是惹到了大武哥,那就不是三百块钱这么简单了。

李翔怒气汹汹的给了钱,这才将台球杆摔到一边,和众人一起离开。

“轰!”

刚出了台球厅,那原本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就发动,引擎的嗡鸣声席卷着灰尘,喷的他们灰头土脸。

“吗的!”原本李翔就憋着一肚子火气,现在更是按捺不住了,“跑那么快做什么?你吗赶着投胎啊!”

“你做什么?收敛着点啊!不要命了吗?”

张云浩在看清那辆车之后,急忙将李翔给拉住,看着扬长而去的车,还一阵后怕,“你什么眼神,连梅三姐的车都认不出来了?你以为马顺的腿是怎么回事?”

有了张云浩的提醒,李翔心中也一颤,一副悻悻地样子,“这不是没让她听到吗?再说了,大家都是兄弟,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

“是啊是啊。”众人点点头,朝着吃饭的地方而去。

但周浩宇却将这一席话给记下了。

原本他还在想,到底要怎么来和胡三儿说养鸡场的事情。

如今,这个梅三姐的出现,给他制造了一个机会!

下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