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宋绾苏琼章)全文免费阅读长公主
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宋绾苏琼章)

将军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宋绾苏琼章)

作者:清清一色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05-11

“绾绾,我可以陪你去死,但我想让她活着。”
伴随着清冷凉薄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顾沧溟将手中那把用来斩杀敌人的剑刺入宋绾胸口,鲜血直流。
她坠下望月楼的时候,目光凄楚的盯着她的夫君飞身扑过去,张开双臂接住了他的爱妾,那双向来冷漠寡淡的眸中全是担忧与心疼。
顾沧溟,若是有来世,我再也不要遇见你。
临死前,宋绾向上天许诺。
“咳咳……”
躺在病床上的宋绾虚弱的咳嗽出声,趴在床头昏睡的红衣少女立马惊醒,双眼通红的扑了过去:“长姐,长姐,您终于醒了。”
宋绾缓缓睁开眼,瞧见少女憔悴疲乏的脸,一时茫然的回不了神:“阿玉,你不是……”死了吗?不仅仅是阿玉,就连她也死了。
可她为什么又活了过来?这一切都是梦?还是……?
宋绾正疑惑间,三公主递了杯水过来,说:“长姐你可吓死我了。”在她接过水的时候,三公主又将软枕塞在她后腰:“我已经向父皇请旨赐死顾沧溟带回来的那个小妾了。”提起那贱人,三公主就咬牙切齿:“顾沧溟竟然为了救小妾劈你一掌,害你昏迷三天。你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父皇定将顾家满门抄斩……”
三公主的话,让宋绾心中一痛。
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重生了。重生在和顾沧溟成亲后的第二年春。一睁眼便是被顾沧溟一掌劈出内伤的局面,这世上还有人比她更悲催么?
她本是当朝人人敬仰尊敬的长公主,亦是人人都羡慕的将军夫人。
只因她的夫君顾沧溟,是惊才绝艳的少年将军,年纪轻轻便立下赫赫战功,人人都羡慕她嫁给了这个生性冷漠,宛如谪仙的大将军。
可有谁知道,她受过的苦和委屈?
顾沧溟为了爱妾伤她、害她;对小妾情深义重的顾沧溟,唯独对她薄情寡义。
为了让心爱的小妾活着,在她和顾沧溟爱妾同时被刺客绑架的时候,刺了她一剑,害她从望月楼上摔下去的时候,从未看她一眼。
在她被人抬回府中,重伤不治的时候,也未曾担忧过她的生死。
而是时时刻刻守在受惊难产的爱妾房中,在她命悬一线的那个夜里,他白衣翩翩,带着满身寒意来到她的病床前,说:“绾绾,她难产要死了,只有陛下赐你的凤凰血才能救她的命!”
他说:“我不能让她死。”
于是把刚得来的救命良药抢走,救活了他的爱妾和孩子,却让她在绝望孤寂中死去。愤怒,不甘两种疯狂的情绪充斥在她胸口,宋绾喉头腥甜蓦地吐出一口鲜血。
“长姐。”宋玉神情焦急的大喊:“太医!太医!”
有人推门走进来,不是太医,而是顾沧溟。
白衣胜雪,腰间还悬着那柄刺入她心口的长剑,清隽优雅,像仙宫的谪仙人。
清冷的眸子在宋绾惨白消瘦的脸庞转了转,他刚想开口说话,身后又追来一道纤细秀美的身影:“夫君。”
“夫君?”宋绾面色苍白的望着顾沧溟,却对上他那双凉薄无情的瞳眸。
她嘲讽一笑,因为她记起来了。
上辈子,在她被顾沧溟一掌劈晕,昏迷不醒的三天里,同样从未瞧过她一眼的顾沧溟,用八抬大轿,把人从正门中迎娶进来当了贵妾。
在此后,怕爱妾被人欺辱,人前人后都给予她正妻该有的尊敬和位分。对她无情无义的夫君,却如此维护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妾,宋绾怎能不恨?
但她生来高傲,尽管恨到骨子里,也从未使用下作手段,去对付陆歌月。
可顾沧溟呢?
却总是误她,伤她,觉得她仗势欺人,蛇蝎心肠。
那日,陆歌月前来给她请安,她不稀得见人,便让宫女打发陆歌月回去了。不知为何,陆歌月落水,差点流产,就算保住了胎儿,却连夜发烧。
当天夜里,顾沧溟一脚踹开她的房门,拔剑找她算账。
大半年未见的顾沧溟,出现在她面前,只为了给爱妾算账。不听她解释,伤害她,只为给爱妾讨回公道。
这一桩桩、一件件薄情寡义的往事,浮上脑海,心口处传来细细密密的痛,好似上辈子被他刺伤的伤口,又被人用针挑开血痂,鲜血淋漓。
宋绾捂住尖锐刺痛的心口,双目微闭,待眼中的苍凉尽数压制后,这才睁开眼,目光高傲的望着顾沧溟,一字一句的说:“本宫要休夫!”
“胡闹。”顾沧溟呵斥,向来清冷的黑眸中染上几分愠怒:“她怀孕了,我必定给她一个名分。”
分明已经死过一次了,可当看见顾沧溟强势霸道的护着爱妾的模样,愤怒、不甘、绝望……无数种情绪,交织在宋绾心里。
宋绾面无表情的盯着顾沧溟:“本宫再说一次,本宫要休夫。
“绾绾,就算我娶了歌月,你依旧是我的妻。”顾沧溟面色冰凉,看向她的眸中也未带半分情绪。
“呵,你的妻。”宋绾大笑不止,眼眸却越发苍凉。
多荒唐可笑的话啊。
上辈子,为了救他的爱妾,刺了她一剑后,又无情无义的抢走了她的救命良药,间接害死了她这个妻。
而他们呢?
他和他的爱妾,成了全天下讴歌传送的神仙眷侣;用她的性命来验证他们的情深似海。在他们这段至死不渝的感情中,她宋绾,堂堂长公主,不过是枚炮灰而已。
宋绾瞳孔猩红的盯着他,或许是她眸光太过悲怆,他那张俊美无暇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动容的神色:“为何如此无理取闹呢。” 白袖轻佛,他伸手抚向宋绾的脸。
“啪”
宋绾拍开他的手。
现场一片寂静,顾沧溟神色不悦的盯着宋绾,完全没想到,向来一回头便能瞧见对自己微笑的宋绾,竟然会拍开自己的手?
“别闹了。”
顾沧溟去捉宋绾的手,宋绾闪身避开,可她身受重伤,哪能避开身经百战的顾沧溟呢?
白皙脆弱的皓腕被男人握住,见她还想挣扎,手中微微用力,不顾她挣扎的把人拽到了自己面前。
“放开我。”宋绾嗓音凄厉的大叫。
撞入顾沧溟怀里的那一瞬间,让她想起了被顾沧溟用剑刺入心口的痛苦往事。钻心刺骨的剧痛从心口蔓延到了四肢百骸,她恐惧的全身都在发抖。
顾沧溟见她反应如此剧烈,松开她的手,极轻的喟叹一声:“绾绾,事以如此,你莫要再生气了。”
“你我是陛下赐婚,生同寝,死同穴。注定生死都要在一起的夫妻,你万不可使小性子,说出休夫这样的话。”他以为宋绾情绪如此激动,不过是装模作样,好引起他的心软。
顾沧溟以为自己说一句软话,宋绾便会顺坡下驴,两人便能像以前一般,和好如初。
可谁曾想,听见这话的宋绾眼里浮现一抹尖嘲。
生死与共?
便如他那句看似情深似海,却薄情寡义要了她性命的那番话。
“你走吧,我不想见你。”宋绾疲惫的闭上通红的双眸,既然是圣上所赐,那就回宫找父皇要一道圣旨罢了。
想起父皇,宋绾心底一沉。
因为她忽然想起来,上一世的这段时日里,父皇驾崩,南下赈灾的太子意外身亡。和她有仇的三皇子登基后,便是宋绾人生悲剧的开始……
宋绾神情焦急的朝外冲去:“啊玉,回宫。”重生回来,她定要扭转乾坤,不能让上一世的悲剧再发生!
“好嘞,长姐。”不知真相的三公主心里欢喜的不成样子,等她们回了宫,一定要让父皇狠狠整治顾沧溟这始乱终弃,宠妾灭妻的混账东西。
就在三公主跑出去,兴高采烈的让人准备凤撵时,顾沧溟面色冷然的命府中侍卫将房中的宫人强行遣散下去。
“你想干什么?”宋绾气急败坏的瞪着顾沧溟。
“你生病了,需要好生静养。”顾沧溟淡道:“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能来打扰你。”
“你想软禁我?”
面对宋绾的质问,顾沧溟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面色铁寒的说:“待你伤势好了,我陪你一同进宫面圣。”
“等你一起!”宋绾嘲讽一笑。
上一世三皇子登基后,顾沧溟可是新皇倚重的有功之臣。父皇和太子的死,说不定和他有关系?
在宋绾戒备怀疑的目光下,顾沧溟面无改色的盯着她:“我是担心你的身体。”
“既然你担心我,那就现在让我回宫。”宋绾似笑非笑的盯着顾沧溟:“你和我一起也行。”
如此正好试探,顾沧溟是忠是奸?
谁知顾沧溟并不搭话,而是让她好好休息养伤,软禁她的态度显而易见。
宋绾气不过,随后道:“你如果真要本宫好好养伤,那就把你爱妾赶出府。没了她,本宫心情一好,病情自然好的比较快。”如果离开不了,那就把陆歌月赶走!
“夫君。”一直安静站在旁边的陆歌月抬头,可怜兮兮的唤了一声。
顾沧溟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对宋绾道:“你放心,我会把她安排到栖月阁,不会让她打扰到你。”
栖月阁,原来那间宅院已经改名了。
想来里面也被顾沧溟亲手种下了爱妾喜欢的见月草。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疼痛,骤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一股腥甜涌上喉头,宋绾又吐出一口鲜血,双眼一暗,顿时昏迷在地。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