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忍界都蒙了,开局打造战力榜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忍界都蒙了,开局打造战力榜:第四章 团藏背不起这个锅
全忍界都蒙了,开局打造战力榜

全忍界都蒙了,开局打造战力榜

作者:墨家弱十六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6-11

终结之谷,大批木叶忍者已经到来,将整个谷口围住,连一只苍蝇也不放进去。 猿飞日斩大口吸着烟斗,脸色发青,实在是这个榜单对他造成的震撼过于巨大,而且,跟卡卡西描述的不一致。 他们现在看到的榜单,下面居然多出了一行字。 新榜单一个月后出现,战力榜每月更新一次。排名前五可以获得超级奖励。 “这玩意儿一个月以后居然还有新的榜单?而且前五名能获得超级奖励,什么奖励?” 一时之间,猿飞日斩想了很多。更让他无语的,便是这一份榜单的排行 什么时候,宇智波斑的战力居然跑到千手柱间之上了?、 还有!前面两个家伙是什么鬼?要知道,三代可是真正的见过千手柱间出过手的人,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不可能有超过千手柱间的存在! 除非,是传说中的六道仙人! “六道仙人?” 猿飞日斩突然楞了一下,作为忍界博士的他,忽然想了起来,六道仙人的名字,似乎就是叫羽衣? “嘶....”猿飞日斩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让旁边的鹿久有些纳闷。 “火影大人,您是发现了什么吗?” “鹿久,你知不知道,六道仙人的名字?” “您是说?” 凭借鹿久的智商,只是三代一提醒,他便明白了过来。 “可是,三代大人,如果羽衣就是传说中的六道仙人,那第一是谁?她似乎跟六道仙人是一家的。” 三代放下了烟袋,鹿久的这个分析,让他也有些沉默了。尼玛,羽衣是六道仙人,我也能接受,特么的辉夜又是谁? 哪里冒出来的。关键还姓大筒木,六道仙人的爹? “团藏!” 猿飞日斩突然脸色严肃,死死地看着一旁的团藏。 “日斩,这个真不是我干的!!” 团藏顿时菊花一紧,这口锅他接不住啊,是,我团藏是经常背锅,也习惯了,但是不代表什么锅你都可以扔给我啊。 看看这榜单上都是些什么神人?我团藏何德何能,去做一份这样的榜单? 大筒木辉夜我也不认识啊! “不是让你背锅!” 猿飞日斩重新恢复了忍雄的风采。 “让你的根部,看好这份榜单,监视一下村子里面的人,不要让他们说漏嘴了!” “还有,监视一下迈特凯!以及....看看带土是不是真的死了!” 猿飞日斩深吸口气,眯着眼睛,除了前面四个怪物之外,第五名他如果不是眼睛瞎了,或者榜单有问题的话,那就是迈特凯隐藏的太深了。 还有这个宇智波带土,榜单上虽然大部分都是木叶忍者,问题是。。。他猿飞日斩不知道啊。。 不允许,我猿飞日斩绝不允许在村子里面,有超出我掌控的存在出现! “哼,原来如此!” 团藏默默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让他背锅,猿飞日斩那个眼神,高的团藏以为自己业务又要增加了呢。 “放心,即使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团藏冷哼一声,这种榜单怎么可能让其他村子知道,要知道,像是这种重要的情报,往往都要靠无数人的性命才能换到。 虽然不知道什么人制作的榜单,但是既然出现在了木叶的地界,那自然就是木叶的东西! 正当团藏紧锣密鼓指挥的时候。石碑突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什么情况?” 所有人大惊,不少暗部瞬间出现在猿飞日斩面前,以防不测。 “颁布第一轮战力榜奖励!” 瞬间,所有看到石碑的人,脑海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大筒木辉夜,被封印,奖励无法领取。” “大筒木羽衣,不在此界,奖励无法领取。” “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已死亡,奖励无法领取!” “迈特凯,存活,奖励,弱化不死之身,奖励超速再生!” ........ 就在所有人吃惊的时候,石碑上面瞬间投射出一道光芒,盖住了还在懵逼的迈特凯! “凯老师!!!” 小李一脸焦急,立刻就打算冲上去。不过很快,他就被那道光芒弹开,整个人飞了出去。 “嘶....” 被光芒包裹住的迈特凯只觉得浑身疼痛,但是并没有很长时间,光芒再次消失,而他整个人如获新生一样。 “凯!”卡卡西关心的看着自己的好友。 猿飞日斩则眯着眼睛,脸上却露出了一脸关切的样子,。 “卡卡西,我从来没感觉过这么好!” 迈特凯一脸惊讶,整个人蹦了几下,神情舒爽。 “我之前修炼的陈年旧伤,现在已经全好了!” “这么牛逼?” 卡卡西眨了眨眼睛,迈特凯作为纯体术忍者,为了修炼那是豁出命的,陈年旧伤自然不少,现在整个人的样子,如同重生一般。 说实话,卡卡西属实有些羡慕。 “超速再生?” 鹿久砸吧了一下嘴。已经完全明白了。 “凯,你有什么想法吗?” 猿飞日斩略微有些紧张。这尼玛奖励也太猛了吧,忍者本来就是个脆皮刺客,现在给个超速再生,还是体术专家,让别人怎么玩? “哦哦哦,火影大人,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这就是青春吗?” 迈特凯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了起来,还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小李。 “李!看见了吗?这就是青春的力量啊,从今往后,我可以加倍训练了,一天绕操场跑一万圈都不是问题!!!” “凯老师!!” 两个人抱在一起,留下了幸福的泪水。 猿飞日斩:“......” 他忽然觉得,自己让团藏监视一个傻子,是不是有些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