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第14章 特事特办,先付一百万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作者:镐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2

苏月并没有鄙视林长生,她热情道:“先生,根据你的需求,我们可以在电脑上筛选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

“哎呀,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吗?

一个尖利的音调从林长生的身后响起。

店长直接从座位上弹起来,几乎擦着林长生的胳膊跑过去,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先生,小姐,欢迎光临安家……”

林长生压根没回头,跟着苏月继续往前走。

“顾盼的软饭小男友,不认识我了吗?”那讨厌的声音再度追来。

林长生转身,看见了一个浓妆艳抹、穿金戴银的大波浪女人。

他想起,这个女人是昨天在银行见到的顾盼的同学方方。

她身边的男人,是一个地中海大肚子,却不是那个时间超短,甚至命不久矣的蒲郎特。

两个人显然因为昨天的事,已经分道扬镳了。

“还真是你啊,今天怎么不穿你那套破烂衣服了?”

林长生戏谑道:“你不也换了男人了吗?而且口味越来越独特。”

“你!”

自取其辱的方方气得跺脚。

“老公,这***欺负人家!”她扭着腰,在地中海男人的胳膊上蹭来蹭去。

地中海叫敖佩朋,是青罗镇出来的暴发户。

他这次来汉东市,为的就是在这里插彩旗,不叫家里的母老虎知道。

昨天在酒吧捡到了方方,今天就来看房子。

方方这一声“老公”叫得敖佩朋骨头都要酥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家里的母老虎,腰粗屁股肥,哪有眼前这小娘们馋人。

林长生怼方方,敖佩朋直接站出来,他手指林长生,说道:“小子,给我女人道歉!”

“你的女人?”

“你笑啥?”

“没事,我听说城里有个词,叫千斤顶,是你这样的不?

“他么的,你嘴欠抽啊!”

敖佩朋抡起肥大的手掌来扇林长生。

可是林长生不躲不闪。

苏月这个小萝莉被吓了一跳,看林长生还不躲,急得要跺脚。

敖佩朋以为林长生被自己的王霸之气吓傻了,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小子,这也就是在汉东市,要是在青罗镇,你见不到今晚的月亮!”

看到林长生要被抽,方方作祟的虚荣心马上就高潮了。

自己随便睡了一个男人,就能吊打顾盼的小男友。她终于有一件事能超过顾盼了!

“看见了吗?穷逼永远是被有钱人踩在脚下的。”

“对,打他的时候,得把脸凑过去。”

“屁也不敢放吗?真替他悲哀!”

店长和其他人嘁嘁喳喳。

林长生眼看那巴掌离自己不到几公分时,法随心生。

先天正炁倏然勾动敖佩朋头上气压。

别人没感觉,但是敖佩朋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大手打在了虚无的空气上,然后就再也扇不下去了。

手掌被震得发麻,身体随之颤抖!

他想后退,却发现双腿被灌了铅似的,挪一步都做不到。

整个人如坠穹牢之内。

再看林长生,敖佩朋好像见了怪物一样,再也不敢心生轻视,更不敢与林长生的目光对视了。

所有人都等着这一巴掌扇下去。

可是那脆生生的巴掌响,就是没打出来。

“怎么回事?

“是不是闪到腰了?

“靠,手机都举起来了,让我看这个?”

“老公,你打他呀!”方方现在难受得很,被卡在了高潮前,上不去下不来。

“#,活见鬼了!”敖佩朋脑门开始冒冷汗,他想要扇下去,这一巴掌打不到林长生的脸上,那些瓜就要吃到他自己头上了。

这可不行!

在青罗镇,从来都是他吃别人的瓜!

林长生等了两三分钟,冷笑道:“我等你半天了,你也不敢打吗?”

“放屁!”

“那你倒是打呀,再不打,你的‘女人’明天就是别人的了。”

“放尼玛屁!”方方忍无可忍了,扬起手掌要亲自扇林长生的嘴。

林长生目光一闪,寒气外放。

先天正炁直接把方方压在了地上,做了一个狗吃屎的动作。

这一跤摔得莫名其妙,方方又恼又疼,可就是爬不起来。

“一念错,一生错!我没招惹你,你偏来惹我!再有一次,送你去给牛头马面当女人!”

他目光扫向敖佩朋,后者也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背弯的像个锅底。

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好端端的,就跪了?”

“这三个人不是某音小视频的吧?”

“来干什么?”

“来,来买房子给她。”

“准备花多少钱?”

“七十,七十万吧。

听到有七十万预算,那店长觉的自己有必要出面帮助一下大客户了。

“小,小先生,我们这里是办公场所,不能打架,不如你消消气,出去凉快一会儿?”

店长要“请”林长生出去凉快。

如果林长生不答应,那为了七十万的大客户,店长不介意去报警。

“你们店长不错啊,知道保护客户。”

“我跟你说,我家服务超级好,你在我家购买二手房,就是安心顺心的选择……”中介小姐趁机对旁边的客户微笑。

店长洋洋得意,借机刷一波广告。

卖一套房子和租一套房子,孰轻孰重,傻子都分得清。

和被有钱客户赞扬相比,得罪一个穷逼算的了什么?

哪知林长生只看了他一眼,就直接忽略。

林长生只问敖佩朋,“你后腰正中处皮肤已经变成了青紫色,我说得没错吧?”众人面面相觑,这穷小子要算命是咋地?

敖佩朋闻言吃惊,“你,你怎么知道的?”

林长生忽然指出,“你后腰肾俞穴,双腿足三里这几处……”

他把手点按在这几处穴位上,疼得敖佩朋哭爹喊娘。

“非常疼!”

林长生淡淡解释道。

当他撤回手指后,那些疼痛又消失了。

敖佩朋不明所以,吓得连忙道:“这是咋回事?”

“你房.事太多,肾脏大亏,若是再不救治,也就三个月……”

“啥?”

“你不信可以试一试。”

“小……大师,你救救我!我才四十三岁,还不想死。”

先是被莫名的力量禁锢住,再被林长生这一手如神的诊断所震慑,此刻的敖佩朋把林长生奉作神明。

“救你也行,我道观重建需要香火钱。”

“我出!”

“老公,你别听他胡说,他骗你钱的!”匍匍在地的方方,扯破了喉咙来阻止敖佩朋。

“滚你娘的,老子怎么样,老子心里清楚,你知道个屁!”

女人和生命,敖佩朋知道选择什么。

“大师,我卡里就七十万,全当香火钱了!”敖佩朋一咬牙,说道。

他不傻,林长生刚才问他要买多少钱的房子是什么意思?

既然知道自己能买七十万的房子,难道不能拿来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