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全本章节在线阅读第15章 中州,变强!
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

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

作者:误入阳间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墨砚辰并未理会那桑所说的话,只是手中又是多了两道符纸,继续寄出。

“轰,轰。”

只听连续又爆炸两声,灰尘散去,依旧并未伤的了那桑。

刚才那桑所说的确是说中了,墨砚辰知道仅靠一道爆炸符绝不可能伤了那桑,因为那桑绝对会用墨轩辕挡下这爆炸,不过,这也正合墨砚辰心中所想,自己的这位大哥,剥了自己血脉,让自己修为尽废,若非传承龙族血脉,如今怕是早已是死尸一个了,又如何留你。

“好了,别再追了。”墨砚辰挥手示意众人,那桑至少是混元境的修为,追上又能怎么样。

“一群宵小,待我两年后出关,届时我乌坦国大军压境,便是你沧月灭国之时,哈哈哈。”那桑灵力传音,声音在这后山中回荡着。

沧月国一众人皆是恨的咬牙切齿。

“欺人太甚!”一国老气的一拳直接将一颗大树贯穿。

......

夜幕。

众人散去,只留下几位皇子和几位国老在国主墨染的养心殿中议事。

在最前的便是三皇子,墨砚辰了,余下几人皆是在两侧,无人敢越矩,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实力,使得他们都不敢多上前一步。

大殿之上坐着一位衣冠尊贵,气势雄厚威严的男子,正是国主墨染。

墨染此时的神色复杂无比,大儿子墨轩辕经历此事已经是陨落,二儿子墨九壤当年与乌坦国的大战也是冲锋在前被帝国的造化境强者一击射杀,如今只剩下三儿子墨砚辰与四儿子墨灵心,此刻墨染对乌坦国的恨意可谓是已经达到了顶点。

"老三,你怎么看。"墨染深知,沧月国只有一人能够力挽狂澜,那人,便是自己的三儿子,墨砚辰。

“父皇,那桑说两年后出关便将要大军压境,两年后不知那桑将会是何等恐怖的实力,而我沧月两年中若不养兵练武,两年后必有灭国之灾!”墨砚辰面目深沉一字一句的说道,

“没错,我沧月届时怕是难有能够与其匹敌之辈。”墨染回道,露出一脸愁容。

“这混蛋,活了百年了,靠着吞噬血脉的功法来提升公里延长寿命,当真是可恨!若非三哥这几年带领着虎翼军浴血奋战,我沧月如今真不知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此时说话的是一蓝袍男子,正是如今的沧月四皇子墨灵心。

墨灵心如今十六岁,脸庞还略显稚嫩,传承的依旧是墨家皇室的白虎血脉,自十岁那年便是仰慕自己的三哥,想要有朝一日能够追赶到三哥的脚步,自那便是每日刻苦修炼,如今达到了通玄境终是有了同堂议事的资格。

众人一阵商议后,决定,即日起,发布悬赏,军中每提升一个等阶便能够领取二百灵币和一瓶固原丹,通玄境进阶每阶可领取五百灵币和两瓶固原丹外加官升一级,若是能够冲击造化境便奖赏一千灵币、五瓶固原丹、一瓶养神丹、一件玄阶上品功法,外加官升三级。

这个奖赏可谓是不低了,二百灵币几乎是普通人家两年的开支了,而在沧月国,丹药更是稀缺的可怜,一品固原丹能够稳固自身精元比之同阶的境界更加稳固,而二品养神丹则能够提高精神力,提高感知力,这样的丹药哪怕是皇室储存的也并不多。

悬赏一出定是能够在两年内迅速提升军队实力,几位国老皆是不约而同的这样认为。

夜深,几位国老和墨灵心走后只留下墨砚辰和国主墨染两人在殿内。

“老三,你还有话要说么?”墨染疑惑的问道。

“父皇,这样并不能解决两年后的危机,今日你与那桑对上的那一掌便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吧,那桑那一掌用了最多五成的实力,还有那桑使用的灵技需要消耗的灵力怕是早已超越了造化境不知多少倍,两年后那桑出关,恐怕实力,将会超越混元境!而今我沧月缺少并非只是基础境界的将士,更加缺少的是顶尖的强者,能够与其一教高下的强者。”墨砚辰一字一句的说道,铿锵有力。

“将会超越混元境!”墨染嘴里低喃着,墨染心中又是愣了片刻。

其实不用墨砚辰说,墨染早就已经是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又该去哪寻找那么多造化境之上的强者?

造化境,只要努力修炼加上有一定的天赋在六十岁之前便能够达到,可造化境与混元境就如同是一道分水岭,若无机缘和天赋,大多数人也将一生止步于造化境,而至于混元境之上的境界,千年前沧月的护国大将军也只是将军封天翼,也仅仅是模到了那个境界的门槛而已,想越过混元境又谈何容易。

“那,你想怎么办?”墨染心中带着期待问道,墨染对自己的这个儿子自幼便是赏识,十几岁的年纪便将虎翼军交到了墨砚辰的手中,这也使得本该传位大皇子的墨轩辕心生嫉妒,继而生恨。

“父皇,我想去中州!”墨砚辰望着墨染,眼眸坚定的说道。

墨染听罢,又是呆愣了片刻。

墨染心中一早便知道,墨砚辰身具龙族血脉,这沧月终究不过是弹丸之地,锁不住真龙,十八年前墨砚辰的母亲如此,如今的墨砚辰同样如此。

“好,沧月国终究是太小,你也该去中州闯一闯了。”墨染说道。

片刻后。

墨砚辰行了一礼便向着门外走去。

大殿内不知为何,此时的气氛变得异常的沉重。

一步,两步,三步...还未走到殿门,便是停下了脚步,扭头向着墨染低沉问道:

“父皇,我的母妃,在哪?”

墨砚辰心中一阵酸楚,终究是强忍着,口中有些沙哑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墨染再一次听到墨砚辰这样问自己时,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拍打了一般,隐隐作痛。

“去中州吧,当你变得足够强时,自会知道你的母妃在哪。”墨染望着墨砚辰这样说道,他好像不能这样说,但好像也只能这样说。

“中州,变强。”这四个字在墨砚辰的脑海中回荡了不知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