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第十五章:你想要什么?
卿卿我心(姜卿纭)

卿卿我心(姜卿纭)

作者:猫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3

宋朝本来还在一边烤火,一边吃着糕点,结果门一下子被踹开了,归屿二话不说,再次提起他的衣领子,就拽他出去。

宋朝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被归屿丢到南宫夜玄的房里,看到他的床上躺着脸色惨白的姜卿纭时,一下子没忍住,“哎哟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小妮子,怎么又受伤了?

南宫夜玄着急的不行。

这一路上他都没敢耽误。

“她被打了板子,你快过来给她看看!”

宋朝三步两下的走过去看了一眼,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情况还好。

又看了看她的裙摆,那么多血,又被打了板子,指不定得把她衣服弄开才行。

“没什么大事,就是伤口需要用剪刀裁开,然后上药,不过这个,你确定让我给她看?”

宋朝尴尬的呵呵一笑,上一次姜卿纭拉一下衣服都瞪着他,总感觉要是真的看了她的身子,南宫夜玄会把他给打死咯!

果不其然,男人脸黑了。

“你告诉法子就行,其他的本王会让人给她解决。”

宋朝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的拿出了一个小瓶子,他拿给南宫夜玄的时候还很舍不得,“这个是我研制了好久才弄好的伤药,涂在伤口上不会刺激伤口,对姜卿纭现在的情况来说最好,不过这个很珍贵的……你少点用……”

“啧,你制药的东西哪一个不是本王给的?用点东西怎么这么小家子气的?”

拿来吧你!

南宫夜玄一把拿过来,然后直接把宋朝无情的踹出去了。

宋朝摸了摸被踹疼的屁股,他委屈的撅了撅嘴,在门口守着的归屿看了他一眼,“不就被踢了一脚,有那么疼吗?”

“你试试去?”宋朝愤愤不平的瞅着归屿。

“属下不敢。”

是啊,他哪儿敢惹南宫夜玄呢?

自家主子有多可怕,他再清楚不过了。

“还不是因为南宫夜玄一把抢过了我的药!”宋朝伸长脖子和归屿僵持。

归屿一脸冷漠的说,“你的钱是主子给的,吃的喝的住的都是主子给的,拿点药怎么了?”

切,怎么跟他主子说话一模一样?

宋朝被噎住了。

哼!

他傲娇的摸着屁股一瘸一拐的走出院子,归屿没好气的偏过头。

南宫夜玄本来想让自己的人来给她擦药的,他手里的人虽然不一定都是男的,可他最后还是不想假手于人。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

明明他行军打仗见过战场厮杀,也见过死人白骨,更见过刀剑无眼的皮开肉绽,金戈铁马踏过累累血肉,他都不觉得心惊胆战,更不会觉得害怕和无措。

可现在看到姜卿纭的情况,他怎么也没办法平静下来。

*****

姜卿纭昏迷了好久,她睁开眼的时候还没有缓过神来,只看见了坐在她床边的男人正闭着眼小憩。

是南宫夜玄。

不是顾言庭。

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姿势,趴在床上,不过一点儿都不舒服,而且醒来了,屁股好疼!

只是随便动了动胳膊,南宫夜玄就被惊醒了。

“我……还活着?”

姜卿纭觉着不真实。

她以为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了。

或许她会死在那板子下,就算会永远沉醉在梦里,她也觉得不甘心,不愿就这样解脱。

如今一睁眼,她一用力呼吸,就呛到了心肺,姜卿纭才觉得真实。

“你别乱动,今日给你上了药,也用纱布给你包扎了,万万不能动,牵扯到了伤口会更难受。”

南宫夜玄的眼里,流露出担心与忧愁。

她受伤的地方在臀部。

包扎屁股?

那是怎么包的?

姜卿纭有点儿好奇,不过还是忍住了。

她抿唇,虽然不明白她昏迷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现在的情况,又是南宫夜玄帮了她。

“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这才发现她连说话声音都很嘶哑。

“无碍。”

救她多少次他都不要紧。

远远看一眼,多甘之如饴。

姜卿纭瞅了瞅自己身上的被子,有些不安的问,“我要一直这么趴着吗?”

“嗯。”南宫夜玄扬眉,“宋朝说了,最起码需要一个月才可坐下。”

“我的那些板子,还没挨完。”

“皇上说了,事有蹊跷,让我查明真相。”

“……”

真相?

人是陆茗香杀的。

罪名,却要她来顶着。

顾言庭知道现在皇上重新彻查,恐怕也会被查出来,陆茗香到时候才是真的保不住。

姜卿纭叹了口气,她用那嘶哑的嗓音一字一顿的说,“你的恩情我难以还清,你想要什么,尽管提,我会尽全力帮你得到。”

“你。”

姜卿纭眼眸微睁。

摄政王,想要的,是她?

为什么?

他们之间,见面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

不管是不是开玩笑,她都不能答应。

小女人抿唇,偏过头,不去看男人无暇的面容,“换一个。”

南宫夜玄侧目,看着身旁的炭火炉,又起身走到桌边桌下,缓缓倒了杯茶水,抿了两口后,这才回答她,“那就记得你答应的承诺,届时我说什么,你都不能拒绝。”

不能着急。

姜卿纭现在还没有办法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他只能慢慢来。

“好。”

姜卿纭一向注重承诺。

她答应过的,便不会食言。

“麻烦摄政王把我送回顾府吧。”她忽而道。

“你还要回去吗?”南宫夜玄的手指稍微一紧,嗓音冷了下来,“顾言庭此番完全不顾及你的感受,你还要回去吗?”

姜卿纭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她悠悠的说,“我啊,明知此番没有结果,却还不死心,我想要的,是我记忆力的顾言庭,若是一直打扰摄政王,才是不对的。”

她和南宫夜玄,本来就不应该有任何交集。

南宫夜玄捏着茶杯,久久未曾开口。

姜卿纭,是他求而不得。

呵。

他垂眸,“你刚醒,今天还是好好休息罢,明日我叫他来接你回去。”

只要她想要的,他不会拒绝。

可姜卿纭,不也是如此吗?

就算没有结果,也不愿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