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夏傅承限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温柔失守
祝夏傅承限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温柔失守

祝夏傅承限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温柔失守

作者:祝夏傅承限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3-09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祝夏傅承限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温柔失守"

热门小说温柔失守全本免费阅读讲述的祝夏傅承限的主人公,温柔失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传言傅老爷子卧病在床,每日念叨大孙子能娶妻生子。于是傅承限到底会娶哪家名媛成了南城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小说简介

传言傅老爷子卧病在床,每日念叨大孙子能娶妻生子。
于是傅承限到底会娶哪家名媛成了南城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结果傅承限娶了个谁都不认识的小丫头。

温柔失守免费阅读

浴室里水汽模糊了视线,眼前一片白茫茫,温热的水流滑过身体每一寸肌肤,触感变得更加清晰。
抬手关了水,挤了一些洗发露顺着发尾一直洗到头顶。
泡沫不小心钻到眼睛里,祝夏倒吸着气冲水洗脸,结果因为动作太慌,指甲不小心挠到了侧脸。
没有很疼,应该没流血。
但是一瞬间祝夏就想起了傅承限手背上那道痕迹。
他那个……如果被泡沫沾到应该挺疼的。
毕竟流了血。
想到这里,祝夏忍不住叹了口气,在心里怪自己毛躁。
第一面撞了人家满怀,喊声爸爸,第二面直接让人负伤,还打碎人家的镜子。
真是……
也难怪她从浴室出来以后,蓝京拖着行李箱告诉她房间在隔壁时,傅承限那副淡漠表情。
也许在这场婚姻里,傅承限比她更加不情不愿。
一个站在顶端受无数人敬仰的男人,什么女人得不到?
实在犯不着要她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小丫头。
更何况,傅承限还比她大。
她不了解傅承限,但按照履历猜想至少也要大她个四五岁。
二十五六的男人,要么喜欢身材火辣长相艳丽的女人,要么喜欢温婉居家乖巧懂事的女人。
祝夏又懒又宅,大多数时间别人跑健身房举铁,她就在家里看秀画设计图,最丰富的户外活动也不过是跑去纽约巴黎近距离看秀。
所以那些丰***肥臀,她一样都没有。
温婉居家……她也没有。
唉。
要啥啥没有,干啥啥不行,挠人惹事倒是第一名。
-
满腹腹诽的从浴室出来,房间里打了暖气,应该蓝京临走前给她开的。
暖洋洋的让人犯懒,祝夏身上只穿了浴袍,湿发披在肩背,大长腿在袍摆间若隐若现。
打着呵欠准备去找她那破手机时,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祝夏看过去,询问:“谁?”
“是我,夏夏。”是顾友卿,傅承限的妈妈。
也是祝夏妈妈许慈的发小。
当年顾友卿、许慈和傅家大少爷傅盛唐一同长大,长辈们牵着许慈和傅盛唐的线,最后却是顾友卿和傅盛唐两情相悦步入婚姻殿堂。
好在许慈和傅盛唐郎无情妾无意,这才使得三个人到最后还是好朋友。
祝夏看得出来顾友卿是真的和她妈妈关系好,所以立刻起身打开门,乖巧喊声:“阿姨。”
顾友卿一看祝夏只穿了浴袍,忙不迭推着她进屋,“快把门关上,晚上有风,冷着呢。”
她瞧见祝夏头发还是湿的,捏着长辈的风范埋怨,“怎么都不知道把头发吹干,会生病的。”
祝夏笑:“哪有那么娇气。”
“这可不是娇气,女孩子要注意身体的。”顾友卿牵着她进屋,“再说了,就算是娇气,咱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祝夏笑笑没说话,任由顾友卿拉着她往浴室走。眼瞧着顾友卿要亲自给她吹头发,祝夏才出声阻止,“我自己来就好阿姨。”
顾友卿看出祝夏的拘束,也没勉强,只是交待说:“刚刚你爸爸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这才上来的。”
祝夏解吹风机线的动作一顿,抬头,“我手机不小心摔了,刚刚关机了。”
顾友卿忽然笑了下,祝夏不解,顾友卿说:“难怪,我说承限怎么忽然交待蓝京去买新手机,原来是给你买的啊。”
祝夏很是意外,看顾友卿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显然是误会了。
但是想想那碎手机的原因,祝夏默默闭上嘴没有解释。
她半低着头,眼眸垂下来,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睑落了一层浅浅阴影。
小姑娘刚洗完澡皮肤都是白里透着少女粉,肌肤嫩滑像剥了壳的鸡蛋,仔细看还能看到脸颊上细细的绒毛。
浴室里的光线偏暖调,薄薄一层光线落在她脸上,莫名衬出几分娇羞来。
顾友卿看得欢喜,本来还因为担心儿子和她处不来而悬吊着的心终于稳稳当当落进了心窝。
想多聊两句,又怕小姑娘太害羞,只得善解人意地绕开话题,“你爸爸约咱们晚上一起吃饭,你一会儿收拾收拾,一起过去。”
祝夏不知道祝天南打的什么算盘,沉默着点头。
直到顾友卿离开,祝夏才一边漫不经心吹头发一边思考祝天南今晚摆宴的来意。
虽然来傅家才短短几个小时,但祝夏早已经把傅家的每一个人都当成了自家人。
如果祝天南生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祝夏轻轻把吹风机往洗手台上一放,拨开眼前干燥的长发,直勾勾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半晌,唇角掀起意味不明的笑来。
-
时间太晚,又是自家的宴,祝夏没怎么仔细打扮,她刚洗完澡,肌肤白里透红,上粉底反而失了那层灵气。
于是干脆拍拍水***上层隔离,简单涂了口红便离开了梳妆台。
这次回国大件行李都寄去了家里,随身携带的只有几件当季的衣服。
祝夏挑挑拣拣,最终选了一件蓝白小格子衬衫,一条白色束腰半身裙,脚下踩了一双浅蓝色底的白色板鞋,浅蓝色堆堆袜衬的小腿愈发纤细白净。
镜子里,整个人宛若清爽温柔又得体。
可以。
满意。
毕竟今晚来的都是长辈,不需要隆重艳压,舒适最重要。
恰时房门被敲响,祝夏以为是顾友卿来接她,忙不迭跑过去开门。
门打开,浓郁夜色盖进来,站在门口的,是傅承限。
他还是一身正装,平整布料将他身材勾勒得完美。
身姿挺拔地站在门口,仿佛轻而易举便把整座城市都背在了肩上。
墨色眼睛在夜里显得更黑更深,也更难以窥探其中真实情绪。
祝夏没想到是他,愣了愣有些不自然地抬手将掉落脸前的头发勾到耳朵上,问:“有事么?”
傅承限没说话,递过来一个盒子。
祝夏目光垂落,看到是一部手机。
和她现在用的款式颜色一模一样。
目光上移一寸,落在傅承限手背上。
他骨架大,却不壮,祝夏似乎还能从掌心隐隐感受到遗留的硬朗。
手也很大,五指修长,骨节清晰分明,手背上青筋脉络盘织,男人气息扑面而来。
到底是富家子弟,哪怕打下了天地,每一寸肌肤也都是娇贵的。
因而显得手背上那道痕迹清晰醒目。
祝夏顿时心里更加愧疚,忍不住问了句:“你那个……没事吧?”
傅承限顺着她看去,摇头,“没事。”
祝夏小声“哦”,然后也没矫情,抬手接过手机,礼貌道谢。
傅承限轻轻点头,没有离开的意思。
祝夏:“?”
傅承限看了她一眼,“收拾好了?”
祝夏恍然大悟。
他不单单是来给她送手机,最主要的目的应该是接她下楼。
估计是顾友卿安排的。
“这就好,你……等我三分钟,三分钟就好。”祝夏比了个手势。
“不急。”
-
祝夏花三分钟时间扎了个马尾,把手机卡换到新手机里,别的东西没来得及导,慌里慌张往外走。
出了房间才发现傅承限不在门口,祝夏顿了顿,捏着手机的手不动声色紧了几分,下一秒听到角落里传来一声低语。
“嗯。”
“后天。”
“嗯。”
祝夏顺着看去,发现傅承限没走,只是在拐角接电话。
大概是白天下过雨,晚上风都是凉的。吹在人脸上,像偶遇了薄荷海。
傅承限嘴里咬着一支烟,手指比烟长,靛蓝色火光递到唇边,照亮他的眼睛,眼睫低垂时掩去眸中万千痕迹。
余下的只有男人周身的一派清冷。
傅承限长相气质是真的出色。
祝夏觉得她大概能理解小破站里那群发弹幕的小姑娘了。
大概是察觉到她出来,傅承限抬眸看过来,轻轻一眼,随后收回,言简意赅又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随手把刚点的烟摁灭在旁边垃圾桶里,傅承限波澜不惊询问:“好了?”
祝夏点头。
傅承限率先转身下楼。
祝夏一言不发地跟上。
两个人一前一后抵达傅老爷子房前,看着这郎才女貌,傅老爷子和顾友卿脸上满满都是笑意。
顾友卿看祝夏这清清爽爽的打扮更是满意的不得了,她上前拉着祝夏的手笑说:“我们夏夏真是出落得漂亮极了。”
说完还故意挑眼看向傅承限,“是不是呀?”
傅承限本来在低眸整理袖口,闻声抬头轻描淡写看了一眼,“嗯”了一声。
祝夏知道傅承限对他大抵没什么兴趣,这么说估计也是为了应付长辈。
本来祝夏不想说什么,但想想人家好歹刚刚送了部手机,于是便主动把话题扯向了别处,不动声色替傅承限解了围。
傅承限似有察觉地看过来一眼。
轻飘飘一眼。
祝夏莫名其妙开始耳尖发热,干脆装不知道的继续和顾友卿说话。
-
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出家门,顾友卿扶着傅老爷子坐进车子后厢,祝夏顺手打开副驾驶的门,哪知手刚放在门把手上,就听到傅承限在她身后说:“上后面那辆车。”
祝夏手一顿,下一秒后座车窗下滑打开,顾友卿笑着说:“夏夏坐后面那辆吧。”
祝夏:“……”
唉。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拉郎配。
祝夏只得跟着傅承限上车。
有顾友卿故意拉郎的时候,傅承限就话不多,现在没了别人,傅承限更加沉默。
祝夏也不想主动攀谈。
二人一路无话,傅承限中途接了两三个电话,都是匆匆几语便挂断。
祝夏抓了几个关键字眼,分别是:后天,下周,月底……
还挺忙。
祝夏目不斜视看着前方,在心里由衷地希望傅总能一直忙下去。
车子抵达目的地时,还没下车祝夏就看到了在酒店门口站着的祝天南和卢眉珍。
几年不见,两夫妻俩倒是愈发精神焕发。
尤其是卢眉珍,祝夏印象里她还是那个打扮朴素做事小心谨慎的***姐姐,没想到扭头攀上大自己十岁的男人,还顺利生了儿子,短短几年便摇身成了城市里的女主人公。
真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努力”。
祝夏想着,伸手解安全带。
傅承限动作更快,下了车绕过车头,很有教养地帮她开车门。
祝天南看到这脸上堆满了笑,连连夸傅承限懂事。
傅承限态度不冷不热。
祝夏心情难以言喻地扯了扯唇角,心想要不是您一口一个小傅,人家傅总指不定还能赏你个笑脸。
不过很快祝天南就放过了傅承限,因为他看到了傅家真正的大山——傅老爷子。
点头哈腰,极其谄媚地为傅老爷子开门。
祝夏看不下去,干脆把头别向一边,却不想对上了卢眉珍似笑非笑的眼睛。
祝夏:“?”
卢眉珍眼神瞟了傅承限手背一眼说:“夏夏啊,以后承限就是你老公,下手哪能那么狠。”
祝夏一愣,下意识看了傅承限一眼,傅承限难得主动解释:“她不是有意的。”
卢眉珍闻声笑得更加意味深长,“年轻真是好啊。”
祝夏:“……?”
我他妈……虽然年轻确实很好,可这话她听着怎么那么不***呢!

温柔失守全文阅读

祝夏被卢眉珍弄得尴尬,很想解释,但卢眉珍又没说太明白,她解释太清楚反倒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无语了片刻,只能悄***偷瞄傅承限的反应。
余光里,这男人还是一派清冷模样,好似完全没听出卢眉珍的弦外之音一般。
他朝卢眉珍点点头,算打了招呼,然后转身去迎接傅老爷子。
只可惜傅老爷子没领他的好意,“祝夏呢?”
祝夏闻声忙不迭过去,卢眉珍见状跟上,在祝夏扶上傅老爷子的手时,自己绕到另一边扶住傅老爷子另一只手,亲昵地喊了声:“老爷子小心点。”
傅老爷子不动声色绕开了卢眉珍的手,话中有话地说:“行了,还没老到那么没用的时候。”
卢眉珍脸色一僵,下意识抬头看了眼祝天南。
祝天南不悦地挤眉弄眼,示意她不要在这添乱,卢眉珍只得松开手站到一边。
祝夏察觉,心里不由得暗爽。
未出国那几年,祝夏为了能顺利让祝天南送她出国,花了不少心思。她知道卢眉珍一直忌讳她的存在,所以在家始终扮演着乖顺懂事一问三不知的形象。
眼下她已经成年,其实完全可以不用再在乎卢眉珍的想法,可想想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只能暗暗忍下,继续维持这个形象。
不过本来祝夏以为自己多少会憋屈点,没想到多了个“傅家”,局面瞬间扭转,剧本成了爽文。
害!
真是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祝夏没忍住,嘴角抿起了弧度。
傅老爷子眼尖看到,还以为小丫头是看到父母高兴,明明那么高兴,却不能像别家女儿一样大大方方的笑,这暗戳戳的小动作背后得有多少苦楚。
一瞬间傅老爷子更加心疼这个未过门的孙媳妇儿了。
不行,得赶紧娶进门。
-
一行人心思各异地入了包厢,祝天南早就安排好了,踏进包厢那一刻就吩咐服务生赶紧上菜。
期间聊的都是场面话,祝夏全程装死,直到自己碗里多了一个鸡翅。
嘴里叼着的鸡骨头还没吐出去,祝夏一愣,呆呆地抬头,看到是旁边傅承限夹过来的。
他坐姿端庄板正,餐桌礼仪完美,只是脸上……面无表情,像是被威胁的。
祝夏下意识往傅老爷子那儿看,果不其然看到傅老爷子笑意满满,哄小孩儿一样轻抬下巴,“快吃,快吃,太瘦了,多吃点。”
说完嫌弃看向傅承限,“也不知道照顾夏夏。”
祝夏:“……”
好吧。
还真是被威胁的。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祝夏默不作声地看着自己的碗里多了一个鸡翅,多了两块牛肉,多了三块红烧茄子,多了四块土豆……
祝夏嘴角抽了抽,眼看着再不阻止碗就要堆成山了,于是忙不迭从桌子底下扯了下傅承限的西装衣摆。
傅承限察觉,偏头看过来。
祝夏递上去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谢谢。”
言外之意:够了够了,大哥,养猪还讲究个一日三餐循序渐进呢,你不能看我瘦就想让我一口吃成二百斤啊。
幸而傅承限是个聪明人,没再“照顾”她。祝夏感激涕零,在下半场也成功让自己低调成了一个哑巴。
临近结束,两家人终于正式谈日期,卢眉珍迫不及待,“前段时间天南找人算了下,主要还是希望女儿过得好。那人活儿也挺好,说是最近只有明天日子好,您看……”
傅老爷子也正有此意,两家一拍即合,把婚期定在了明天。
作为当事人之一,祝夏有点懵地眨了眨眼,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晚上九点。
距离明天民政局上班还有不到十二个小时……
默默偏头看了眼另一个当事人,正慢条斯理地擦手,好像这些话题内容与他无关一样。
“…………”
瞧瞧。
多么稳重。
多么与世无争。
这才是能成大事的人啊!
于是祝夏也放下了筷子,慢条斯理拆了一包湿巾,认认真真擦手。
傅承限不知为何看过来一眼,祝夏察觉,看过去,微微一笑。
别看了。
咱们都一样。
稳重,且能成大事。
-
晚上回去的时候,祝夏依旧上了傅承限的车,傅承限依旧接不完的电话。
祝夏看着前方漫漫夜色,心里有些疑惑:傅总那么忙,明天到底有没有时间结婚?
想着怎么开口问合适时,祝夏手机响了。
新换的手机,联系人一个没有,来电显示全是陌生号码。
祝夏没接,随手挂了。
哪知此人非常倔强,几秒后又打来了电话。
恰时傅承限开口,“接吧。”
祝夏:“没事,回去再——”
“有点吵。”
祝夏:“……”
ok。
悄无声息翻了个白眼,接通,还没张口打招呼,对面赵书语大声询问:“哈喽?还活着么!”
“……”
你看看,更吵的来了。
车厢里安静又沉默,显得赵书语声音异常清晰……且粗鲁。
祝夏斜着眼睛瞄傅承限,果不其然看到这人眉间微不可察地蹙了蹙。
再想起下午那尴尬场面,祝夏一个脑袋两个大,轻轻咳了咳,一边不动声色把音量键调小一边想着怎么把这与她当下人设不符的行为圆过去。
“说话啊?你怎么那么吓人?剧情跌宕起伏,比我写的剧本还失真!”
剧本……有了!
祝夏眼睛一亮,把音量键调到了最小,她根本听不见赵书语说了什么,只是自顾自的演:“哦,哈喽还是活着吧,我觉得根据剧情发展,活着比较合理一点。”
“下午我们聊的那个剧情,我觉得让老公在新婚之夜哄女主角挺好的……嗯……是吧,我也觉得……”
“干爹这个角色不要了吧,好像有点三观不正的意思,万一对青少年产生了不良影响怎么办?”
“嗯……好,那就先这样吧。”
“嗯嗯,你加油哦。”
一场独角戏完毕,祝夏神色无异地挂了电话,把手机塞到包包之前,屏幕亮了。
页面弹出微信消息。
赵书语:[?]
赵书语:[宝贝儿?您干嘛呢?]
祝夏:“……”
假装什么也没看到,手机稳稳放进包里,眼珠子瞟了驾驶位上的男人一眼,非常不自然地拨了下额前碎发,笑说:“不好意思。”
傅承限:“没事。”
祝夏笑笑,“是我一个朋友,她是编剧,偶尔会找我讨论一下剧情。”
傅承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兴趣,淡淡“嗯”了一声。
事已至此,实在犯不着再热脸贴冷***,于是祝夏也收了唇边本来就不太明显的笑,目视前方,把对方无视得干干净净。
两个人成功把明日新婚当事人过的比滴滴打车的司机与乘客还要冷漠。
-
第二天,祝夏被顾友卿喊醒,开门的时候祝夏看到顾友卿身后跟着的还有一个人。
这人穿着过分大胆时尚,头顶贝雷帽,鼻子上架着一副圆眼镜,张口一句:“おはよう(早上好)”
祝夏还没完全清醒,几乎是本能地回了句:“こんにちは(你好)。”
顾友卿说:“让他给你化个妆吧。”
哦,是化妆师。
想想今天的日子,还真得找个专业的人来化。
祝夏侧身请化妆师进门,顾友卿没有进来,只是叮嘱两句祝夏没听懂的日文,然后扭头说:“不着急,一会儿让承限把早饭给你端上来。”
她哪配啊!
祝夏连忙拒绝,“不了不了,阿姨,一会儿我下去吃吧。”
顾友卿也不勉强,只是笑着说:“还喊阿姨呢。”
祝夏吞吞吐吐,小声喊了句“妈”。
话音刚落,余光一道黑色的身影闪过。
祝夏抬眸,看到傅承限从门口过去。
想想自己刚刚喊了什么,祝夏“蹭”的一下脸红了。
羞红的。
不是害羞的羞。
是羞耻的羞。
这感觉跟抢了傅承限妈妈一样,祝夏极其不好意思扯唇角,露出一个十分僵硬的笑。
顾友卿全当祝夏害羞,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腕,“行了,***吧。”
放门关上,顾友卿低声喊住自己儿子,“承限。”
傅承限停步,偏头。
顾友卿跟上去,母子俩一起下楼,顾友卿说:“一会儿吃了饭去给夏夏画眉。”
这是什么行为。
从安排结婚到现在,傅承限第一次表了态,“什么?”
“什么什么,咱们家的规矩。”顾友卿说,“新婚当天,丈夫给妻子描眉。”
傅承限屈指点了点额头,无奈,“妈。”
顾友卿全当没听见,踩着小步子绕去了正厅,把自家儿子无视得干干净净。
傅承限脑海里一晃而过刚刚门口的小姑娘,大概是刚醒,往日清亮的眼睛惺忪,阳光斜着落下,给她年轻白的嫩面庞覆了一层更加柔和的光。
真的还只是个小姑娘。
要不是家里人安排,他一个快三十的人怎么也……
傅承限收了思绪,只觉额角更疼。
-
镜子里,一向清丽的五官好似覆了一层淡雅的纱,眼睛透亮,两腮浅粉,唇间一点朱。
祝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想说:专业的事情,果然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其实她之前也有找过专业化妆师化妆的经历,但那些人好像跟身后这个人不太一样,明明今天的妆容也不复杂,但祝夏总觉得这人专业度很高。
那些化妆刷在他手里好像马良的神笔,寥寥几笔就是一副完整的妆容。
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祝夏凑近了看,目光从额头一寸寸下移,最终视线落在眉上。
额……眉毛颜色好像太浅了。
祝夏像提醒化妆师,无奈不会说日语,有心力不足,正要伸手自己描,化妆师操着僵硬的中文开口:“一会儿会人补色。”
祝夏没太明白,怎么补个色还要再找一个专业的人来么?
太小题大做了吧?
下一秒,房门敲响。
祝夏以为是专业补色的人来了,出声:“请进。”
房门推开,一缕金色落在地上,紧接着一道挺拔的影子覆盖在阳光上。
祝夏愣了下,完全没想到来人是傅承限。
“你……”
傅承限径直走向化妆师,化妆师好像提前知道一般,拿起眉笔递给傅承限。
祝夏顿时后背起来一层薄汗,“等、等一下,你……你来补色?”
傅承限站到祝夏面前,淡淡“嗯”一声。
紧接着,他指尖勾在祝夏下巴上,轻轻一抬。
祝夏被迫抬头,目光稳稳当当落在了男人微凸的喉咙上。
“……”
真不是她故意的,这个角度太巧了。
她别扭地移开视线,看到傅承限抬手的一瞬间,脑袋瞬间后仰。
指尖***离开,傅承限淡淡蹙眉,“怎么了?”
祝夏干巴巴询问:“你……会化妆?”
“不会。”傅承限坦诚。
***不会还那么理直气壮?
祝夏立刻顾不得男女有别,抬手轻轻抓住傅承限的手腕,“第一张结婚证,我还是希望妆感自然一点。”
所以这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吧。
她眼睛睁得圆圆的,生怕傅承限抢人饭碗。
可傅承限没想到这一层,他只是隐隐觉得祝夏这话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片刻,目光落在祝夏眼睛上。
“你以后还准备领几张结婚证?”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分享的小说温柔失守 完结阅读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内容,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祝夏傅承限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温柔失守",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