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放宋凛好看章节在线阅读幸福触手可及
周放宋凛好看章节在线阅读幸福触手可及

周放宋凛好看章节在线阅读幸福触手可及

作者:周放宋凛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5-24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周放宋凛好看章节在线阅读幸福触手可及"

热门小说哪里看?主角名叫周放宋凛小说幸福触手可及全文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周放嫌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状似随意说道:“张爱玲说,到达女人心里的路,要通过脐下羊肠小道。想必你已经到过很多女人心里了。”

小说介绍

周放嫌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状似随意说道:“张爱玲说,到达女人心里的路,要通过脐下羊肠小道。想必你已经到过很多女人心里了。”
宋凛微笑,面不改色地回应:“那到你心里的路上,是不是已经人满为患?”
应爱重生,东山再起。
二次缘,老司机。
哔——排队上车,上车刷卡。

幸福触手可及全文阅读

周放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一部荒诞剧。
在公司发展势头最劲的时候,放权给汪泽洋,回家监督装修、筹备婚礼以及休养身体准备怀孕。
这两年,她已经快要忘记约会是个什么玩意儿。汪泽洋本来就不是什么浪漫的人,刚谈恋爱的时候就是凭着老实耐心诚恳打动了周放,之后更是不可能基因突变。在这热得妈都快不认识的夏天,她接到了一个情理之外又意料之中的电话,和她订立了一个特殊的约会。
这个约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汪泽洋在外面的***——沈培培。
半年前,周放在汪泽洋的西服口袋里发现了一支用过的口红,桃红色,少女颜色,周放在自己手背上涂了一点,然后毫无征兆地大吐特吐了一番。任凭周放再怎么欺骗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在外面有人了。
周放和汪泽洋不同于一般的情侣,他们不仅是生活上的伙伴,更是工作上的搭档。
这么多年,他们已经习惯了把工作中的模式也带到生活中来。有问题,就开诚布公地解决。
关于这一切,汪泽洋用他那张长得很安全的脸,坦然地向周放承认了,并且恬不知耻地说:“我们在一起都五年了,订婚两年,你一直怀不上,我***我分手。我和她在一起就想借她肚子要个孩子,为了早点和你结婚。”
汪泽洋能说出这种话,真教周放无言以对了。
作为汪家独子,汪母在他们订婚以后,要求先有孩子才准结婚,强说是地方习俗。对此,周放虽然不满,但与汪泽洋相处多年,觉得感情稳定,也不在乎那一张证书。再加上筹备结婚也有很多事情要忙,事都可以齐头并进,也不急在一时。
谁曾想,这倒给了他汪泽洋乱搞的借口了。
周放这人的个性就像她的名字,提得起放得下,当她知道汪泽洋劈腿的那一刻,她在汪泽洋身上投放的感情就开始一点一点地回收。她不喜和自己过不去,五年的青春耗费在一个不值得人身上已经实属浪费,不能再浪费更多。
周放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始终面带微笑,许久,她无比冷静地说:“分手的事容易谈,就是公司有点麻烦,找律师解决吧。”
汪泽洋大约是没想到周放会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分手,瞪了周放一眼,撂下狠话:“有本事你就和我分手,公司的法人是我,商标也是我的,我就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把公司拿走。”
汪泽洋知道周放宝贝公司,就因为公司,他们分手的事虽然在日程表上,却一直没能解决。再加上在一起太多年了,很多盘根错节的东西,一时半会儿还分割不出来。
她不急,***沈培培倒是急得很,三天两头给她打电话。问她怎么还不分手,她也很无奈,公司和商标都还攥汪泽洋手里,难道她不想分手吗?
虽然和沈培培有过多次通话,但见面实属第一次。周放出门前照了很久镜子。她没有刻意打扮,只是穿了一身平常的黑色裙子,头发随意地挽着,甚至连妆都没有化。
不是她自信,她已经28了,而***沈培培只有23,她不管怎么打扮都不可能比得过青春的美丽,索性就这样算了。
和现在市面上盛产的***相比,沈培培的确略胜一筹,她年轻,名校海龟,家世良好,长相也很漂亮。
两人相对而坐,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黑色的裙子,沈培培的妆容很淡,脸上满满都是胶原蛋白。见到周放的时候表情很是镇定。
待周放坐下,她才姿态优美地端起面前的咖啡微抿:“你和我想象中一样漂亮,我猜到洋的眼光肯定不差。”
周放双手优雅地交叠在双腿之上,淡笑着说:“什么羊啊马的?你认识的尽是畜生啊。”
沈培培没想到周放会这样说,一双美眸微瞪,脸上微微有些愤怒。语气也变得严肃:“你到底要怎样才同意分手?洋已经不爱你了!”
周放听着沈培培娇滴滴的声音,心里想着,嗔怒都这么好听,怪不得汪泽洋抬腿就上,卫生观念都没有了。
周放保持着嘴角的弧度,看着沈培培那张精致的脸孔,慢条斯理地说:“沈小姐,你这话说得我听着怎么觉得有点奇怪?什么叫他已经不爱我了?说得怎么好像我还爱他似的?”她抿了抿唇:“你放心,他这样的垃圾谁回收我感激谁,我又不是绿头苍蝇,盯着他我疯了啊?”
“你——”沈培培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他是你的未婚夫!”
周放微笑:“你知道就好。”
沈培培意识到着了周放的道,咬着嘴唇,半天才说:“周姐……”
周放赶紧打断:“别姐啊妹的,以为是古代啊妻妾成群还分大小啊?汪泽洋那种东西他配吗?”
“行,我不喊你姐,那你说吧,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他?”
周放有点无奈地说:“我也和你说了很多次了吧?我要公司。公司给我,他随时可以分手。”
“你明知公司是洋的命,用钱补偿你可以吗?”
“什么东西?补偿我?公司本来就是我的,没有我爸凭他能有公司吗?”
沈培培见周放态度坚决,抿着唇思索了一会儿,再抬头,眉宇微蹙,她问:“是不是只要公司给你了,你就愿意分手?”
周放耸肩:“当然。”
“我是真得爱他,我不在乎他有没有钱,我只希望在我24岁的时候可以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他喜欢小孩,我就为他生到他满意为止。”
看着沈培培那一脸认真神圣的表情,周放实在忍无可忍才打断她:“你们生猪生狗都是你们的事,我只要公司。”
沈培培看了周放一眼,“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她坚定地说:“我会帮你得到公司,但是你一定要遵守约定。”
其实当时周放并没有把沈培培的话放在心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在她面前总归是道行太浅。她微微笑地回应:“当然,只要你能让我拿到公司。”
当时的她并没有想到,沈培培竟然真的帮她拿到了公司,并且帮她赢得那么彻底。
和沈培培见完面,周放觉得太恶心,在街上溜了好几圈才回家。
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周放一直抬着头看着大太阳,直到眼前发黑才闭上眼睛。
在他们那个并不多大的城市里,订婚就和结婚没什么两样,这么多年一直以老公老婆相称,对于他们的关系,亲戚朋友已经是无人不晓。这段感情会走到这一步,是周放不愿意看到的。看到沈培培,她不由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她认识汪泽洋的时候也不过23岁。在汪泽洋之前,她曾有一段伤筋动骨的初恋。那人把她最好的年华,最暖的心,最美的爱情全部带走,飞越国界,跨越时区,去了大洋彼岸。
在她最伤心最不知所措的时候,汪泽洋出现在她生命里。说不上多深刻的爱吧,更多的是感激、是救赎,是一种溺水的人抓到浮木的庆幸感。
毕业后两人不顾家长的劝阻早早订婚。为了创业,周放厚着脸皮缠着父亲,在父亲的加工厂帮助下开始做女装电商,起初多是仿些流行的少女品牌,之后才开始做部分原创,打响了品牌,用了三年,公司终于初具规模。生意稳定以后,两人联名买了房子、车子。汪泽洋在同龄男人里可谓模范,对周放的关心无微不至。这也是周放明明不喜欢汪母,还是同意了“先有后婚”的原因。
却不想,两年过去,她的肚子始终没有音讯。汪泽洋十分喜爱小孩,传统观念严重,生意稳定收入渐丰后,他也开始听信风言风语,觉得是周放“有问题”。
在汪母的陪同下周放去医院做了检查,一切正常。医生让她放轻松,孩子要顺其自然,急不来,她便也不急了,却不想,汪泽洋已经急成这样了。
说不伤心是假话,只是伤心又能有什么用?
伤心也还是要往前走,她已经28岁,不再是当年那个受到背弃只会哭、不知所措的小女孩。
拎着东西回家,汪泽洋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周放进门,放下遥控器,起身过来帮她提东西。他一贯如此,体贴得让人不忍心猜忌他,仿佛连猜忌都是对他的亵渎。
看着他的背影,周放有那么一两秒,脆弱地想: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该有多好?
可惜,事情都发生了,她脆弱也没有用。
“你已经好久没去逛街了,怎么来了兴致?今天去哪了?”
周放头也没抬,冷冷地说:“沈培培约我见面。”
汪泽洋愣了一下,随即收起了笑脸:“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你去见她做什么?”
周放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你怕我打她呀?你放心,我没动手,我可是读过大学的人。”
汪泽洋微微皱眉:“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用去见她,我也不会因为她和你分手。我从头到尾只爱你一个人。”
汪泽洋想要抱她,周放恶心地大步后退:“你别说什么爱不爱的好吗?爱都恶心你了。”
汪泽洋眼神受伤地看着周放:“周放,我从认识你开始,怎么对你的,难道你看不见吗?我不爱你会这样对你吗?”
周放嗤鼻一笑:“你怎么对我了?找***啊?我谢谢你啊!”
“你就不能和我好好说话吗?你在我面前永远是这么强势,即使如此我还是爱你。我觉得我自己也有点贱。”
“你确实贱,你不贱怎么能和贱三凑一对呢?”周放无心恋战,揉了揉肩膀就要回房。
自从知道汪泽洋有了***,他们一直分房而睡。她走进房间,刚要关门,汪泽洋一脚拦了过来。
汪泽洋人高力气大,一把抓住周放,发泄一样在她脖子上乱啃,他推着周放的肩膀,周放顶不住力气一直往后退。
“恶不恶心啊你!放开!”
汪泽洋也动了怒:“我同意分手了吗?我没同意你就还是我未婚妻!你有本事报警啊!我倒是要看看警察管不管男女之间睡觉的事!”
周放死命地推打着汪泽洋,汪泽洋也红了眼,脸上被甩了两巴掌却还在强行撕周放的衣服。
“汪泽洋你讲不讲卫生?你喜欢交叉使用我他/妈不愿意!”周放发了狠,一口咬在汪泽洋肩膀上,他吃痛松了力,周放狠起一脚踢在他命根子上,汪泽洋立刻跪了下去,紧紧地捂着自己关键部位。
看到他在地上痉挛如虾米的样子,周放心里突然有了一丝诡异的快感。
周放看着他,最后一丝眷恋也消失不见。
“信任和原谅都是给值得的人。你,不值得。”
那天的事让周放颇有阴影,她怕汪泽洋这畜生再变禽兽,收拾了东西回了自己家。父母对她的事自是十分清楚,两个老人加起来一百多岁了还要看她脸色行事,关于她分手的事几乎问都不敢问。
周放分手,最对不起的就是爸妈,当初两老就不喜欢汪泽洋,一直反对他们在一起。周放就是个天生反骨,越反对越要在一起,那会儿她觉得自己和汪泽洋就和罗密欧朱丽叶似的。
现在看来老人是真的有预见性的,只是一切已经覆水难收。
周放回家后汪泽洋每天都给她电话,她对于公司的事坚决不肯让步。感情失败,她不允许连事业都拱手相让。而汪泽洋正是抓住了她这一点,死死咬着不放。
当初周放对汪泽洋百分百信任,公司的法人和商标都是用汪泽洋名字注册的。汪泽洋为了不让周放离开他,开出了五千万的天价,让周放束手无策。
正当她对于此事一筹莫展的时候,沈培培悄无声息地做了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事情闹出来的时候,周放正一无所知贴着面膜在床上闭目养神。
闺蜜秦清打来电话,她正有些困意,云里雾里的,她听到秦清那尖细的声音说:“周放啊我的天呐你快开电脑啊你老公和那贱三做/爱的视频在网上传疯了!”
周放一头雾水:“什么玩意儿?”
她愣了两秒突然拔高了嗓子:“什么玩意儿!!”

幸福触手可及免费阅读

周放脸上的面膜掉到大腿上搭着,她整个人趴在电脑前,不管开哪个网页头条全是这个,虽然视频已经被封了,但是各大网站还是出了各种截图。即使都打着马赛克,周放还是能一眼就认出这性/爱视频的主角正是汪泽洋和沈培培。
沈培培疯了吗?
周放瞪大眼睛看着各大头条。
秦清还在电话那头聒噪:“你看了吗?”
周放吞了吞口水,半天才回答:“被封了,怎么看啊,要不我去论坛什么的求个种吧,也许还能看到这惊世巨作。”
秦清习惯了周放的贫嘴,直接忽略她胡说八道:“你就没什么反应?”
周放思索了两秒,故作惊讶地说:“哎呦我/操这女人太猛了把我男人睡了,睡就睡还拍视频!陈冠希啊!就算是陈冠希也应该和我拍啊!”
秦清无语:“周放你给我正常点。我和你说认真的呢?这次也该把分手这事搬上台面了。”
“当然!”周放把面膜捡起,随后丢进垃圾篓:“我一直放台面呢,可不是汪泽洋一直不同意嘛!不过这回也好,机会来了。”
“你想到办法让他净身出户了?”
周放抿了抿唇,回头看了一眼电脑上还打开的图片,上面的汪泽洋除了脸和那玩意儿打着马赛克,其余部位都光溜儿的。
“我倒是真想给他‘净身’,可惜了现在不是古代,给人‘净身’犯法啊!”
“……”
在这座不大的沿海城市里,出了这样的丑闻传遍街巷都算是客气。新闻发稿和之前每一次***门、视频门结局一样。主角的手机/U盘丢了,不慎流出。
虽然沈培培做了一些特殊处理,但很多眼尖的网友还是认出了汪泽洋。他们的女装电商品牌也算小有名气,两家网店都做到了皇冠级别。作为情侣档在网上也算有口皆碑。这事出了以后,大部分客户都选择了站在周放这边,得知汪泽洋强占公司,很多客户开始疯狂给渣男打差评,信誉一直往下掉,公司一时陷入运营困难。
周放在事发后第一时间找到律师准备了协议。揣着热腾腾的协议书,周放回了“家”,她和汪泽洋曾经的家。
周放到的时候汪泽洋不在家,她也懒得跑了,准备守株待兔。她看了一会儿综艺节目,汪泽洋就回来了,脸色非常难看,整个人看上去如丧考妣。
“回了。”周放用了陈述的语气。
汪泽洋毫无生气地看了周放一眼,沉默地给他自己和周放都倒了一杯水。
“你在看什么呢?”
周放笑笑:“在网上看怎么融化尸体,以备不时之需。”
汪泽洋苦笑:“我知道你恨我。”
“也没有,我只是检讨自己,真是失败,都不知道你喜欢拍视频。早知道以前跟你拍一沓,你也不至于去找外头的女人拍。不过我看网上评论说视频就五分钟?哎,你这真是,也丢我的脸啊!”
“周放你别这么和我说话行吗?”汪泽洋的脸上几乎露出了祈求的表情。
周放看了他一眼,收起了嘴角的笑容,从包里把协议拿了出来:“也行,那你把字签了,本来只是两个人分手的事,不想闹大成了经济纠纷。上法庭难看,房子和那辆SUV给你。我只要公司和我的高尔夫,我开惯了。”
汪泽洋一听周放如是说,立刻激动了起来:“那视频是很久以前拍得了,我根本不知道她一直存着,更没想到她手机会掉!我爱的是你,我只是想借她生个孩子!”
周放越听越觉得恶心,撇开视线:“是吗,我看狼/友们都说很***啊。***做出真爱来了,OK,你们继续,我退出还不行吗?”
汪泽洋知道多说也无法改变周放的想法,冷着脸说:“你要分手也行,房子车子存款对分,公司的干股按比例折现给你,但是决策权我不会让。公司和房子不是一回事。”
周放对汪泽洋彻底心灰意冷。她以为就算爱情不再也还剩些情分,至少他能痛快地和她分手,从此不再相见,彼此都不恶心。
“就你现在那点儿事,我找点水军就能把公司毁掉。何必?你以为你坚持就能经营下去吗?”周放冷冷看了汪泽洋一眼:“如果你一定要这样,那我们就法庭见吧。各自举证,自求多福。”
周放收起了协议,拎起包离开,在她出门的那一刻,汪泽洋说:“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要上法庭半年前你就上了,我知道你还爱我。”
周放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忍无可忍地回应:“我呸!”
半年前周放没有提出告诉,是因为公司的干股份额汪泽洋占得更多,法人和商标也都是他的名字。她要得到公司需要动很多脑筋,而她又还没想到什么万全的法子。但是视频这事一出,她完全成为受害方,整个优势都不同了。他们是电商,口碑和信誉就是生命。汪泽洋不会不懂。
她的律师骆十佳是城中专打这类官司的能手,把网络上的***造得刚刚好。让汪泽洋根本无法经营下去。强占品牌到最后可能会一无所有,他不得已做出了让出公司、寻求经济补偿的决定。
直到走出法院,汪泽洋都不敢相信周放真的这么狠。
准备离开的时候,汪泽洋有些歇斯底里,他死死地抓着周放,一直不断地质问她:“你明知道事业对我来说是什么?你是要报复我对吗?”
周放停在原地没有动,太阳很烈,她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正看见沈培培那婷婷袅袅的身姿,举着漂亮的遮阳伞出现在不远处。关于网上的抨击甚至人肉,她好像都不放在眼里。
也许他们才是真爱。
周放撇了撇嘴,很平和地看着汪泽洋:“刚才我一直在回想,回想你最初和我说得话。你说你长得平凡,家世平凡,手段平凡,但是爱我的心不平凡,你没有别的优点,最大的优点就是专一。你说和我在一起,不是为了一时,是为了一世。”周放抿唇安静了几秒,此时此刻,她眼神有些凄凉,她说:“我信了,如果真能遇到爱我一世的人,那我就算平庸一世也没关系。”
她说着这些话,心里五味杂陈,说不清恨不恨,但是报复绝对不是,她没这个功夫。只是赢了这场仗,她并没有想象中快乐。
从此以后她就真的要一个人了,她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坚强,她也还没有做好准备。
她看了汪泽洋一眼,只觉眼角眉梢尽是陌生,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已经带有别的女人的气味。
“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你和别人上/床了,你学会了对我撒谎,甚至瞒得滴水不漏,我才发现,你真的一点都不平凡。是我有眼无珠,一直低看了你。”
她伸手挪开了汪泽洋的钳制。汪泽洋还想再追过来,却已经被沈培培拦住。讽刺,真讽刺。原来真爱是这么一回事,周放算是长了见识。
在律师骆十佳和秦清的陪同下,周放走到了停车场。她要坐上驾驶座的那一刻秦清拦住了她:“我来开吧。”
周放什么都没有再说,径自到了后座。秦清和律师坐在前面,两人都默契地不回头。她们都知道周放哭了,谁也没有说什么。
28岁的女人,安慰和痛骂都显得多余,有些伤口越展示越疼,自己独自***舐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坚强能软弱给谁看?这是周放28年的人生里,最重要的信条。
和汪泽洋分手的事闹得公司信誉下降,再加上周放又抽了近乎一半的资金作为汪泽洋的经济补偿,公司可谓元气大伤。
为了能尽快上手,周放一直不能好眠。每天忙碌于公司和工厂,尤其是这两年繁杂的账目,她花了很长时间一条一条地看。她太忙了,忙到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
六月底七月中,夏装开始大量上市,可算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新款比起别的季节要上得更勤。比起跟仿已有品牌的成功受众产品,做原创可以说是吃力不讨好。电商的存在原本就是为了满足年轻女性“多”的需求,要求想要“多”的女性去求“精”,这条路还任重道远。
和汪泽洋最初也是从做跟版衣服开始的。跟几个日本韩国的少女品牌,人家出一件就仿一件,销量大起来以后,也曾被同类网店举报过。他们就打点擦边球,多装几个扣子,多加个蝴蝶结。
那时候他们从来不觉得这很辛苦,也从来不觉得被公开报道、点名很丢人,因为他们年轻,渴望成功,并且始终携手并退。
很久很久以前,秦清得知汪母要“先有后婚”,忍不住痛骂:“这种婆婆你也是忍得住,要我,提前给她送终!”
那时候周放是怎么回答的?她说:“我对汪泽洋的爱很复杂,我们在事业上太合拍了,如果有一天失去了他,我也许会失去一切。”
如今,她失去了汪泽洋,但她却没有当初所说的那样脆弱。她一个人也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手下的员工也一如既往地爱戴她。
看,其实她比自己所能想象得更加强大。
新款打样一一确认,拍好宣传片,正式下厂,周放阶段性的忙碌终于停了下来,为了感谢员工的配合,她决定全公司一起聚餐。汪泽洋离开公司,带走了公司一些大客,再加上两人分手的事闹得太大对生意也有些影响。周放的压力不小,她需要重新打通关系,才能将公司维持下去。但她一贯信奉着玩的时候痛快玩,所以聚餐的时候,她把所有和公司有关的事全部抛诸脑后。
热络的聚餐结束,周放和助理以及公司的两个副总一起出来。
助理和两个副总在一块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好一会儿才扭扭捏捏地和周放说:“周总,那您一会儿路上小心,我们三个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休息,准备一块去做做足疗放松放松,就不送您了。”
周放噢了一声,不疑有他地转身,刚走两步又折了回来:“我也挺累的,一起去足疗吧。”
三人皆是一愣,面露难色:“我们去的地儿很破的,没档次不适合您。”
周放鄙夷地瞪了他们一眼,直截了当地说:“带我去就完了,哪来那么多屁话?”
三人见周放如此,虽不情愿,却不得已也带上了她。
其实车上一行四人都很清楚到底是去做什么,只是都心怀鬼胎,谁也没有点破。
到达目的地,这会所不仅不破,还有点金碧辉煌酒池肉林的调调,空气中都仿佛飘着堕落而糜烂的气味。
周放的三个下属因为男女不同间如释重负地和周放分开,周放独自进了包间。来给她做足疗的是个三十几岁的妇女,动手麻利并且话也不多。周放在聚餐上喝了酒,脑子一直有些混沌。她睡在沙发上,脑子里不断地回想着汪泽洋和沈培培的那点破事,尤其是当初手贱去看的那些图片,一张张在她脑子里交替着,她越想越头疼,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给她按摩的妇女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周放沉着而认真地问:“不用按了,您去休息吧。”
那按摩妇女的表情有些懵,大约很少有人按这么短时间就叫停,以为自己服务不好,半天都没敢离开。
周放无奈,解释道:“我想休息一会儿。”
那按摩妇女见此,战战兢兢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房卡递给周放:“老板,您的两个朋友让我把这个给您,说让您今晚好好享受。”
……
周放今晚执意要跟来,底下的人自然趁机拍马屁。她看了一眼那张房卡,知道房卡的背后等着她的是什么。
别看周放人挺没正形,但是她从谈恋爱到订婚,一直挺循规蹈矩的,虽然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但是也就只交往过初恋和汪泽洋两个男人。
比起秦清的游戏人间,她可算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底线。
想想还真傻。快三十岁的人了,有需求很正常,为谁守贞呢?谁又当回事呢?
当她接过房卡的那一刻,她突然有一种感觉,她的人生将走上一条与从前截然不同的道路。也许未来有一天,她会和生意圈子里的某些女人一样艳名在外。真奇怪,她居然一点难过的感觉都没有。
她只是很想叛逆一次,放纵一次,疯狂一次。
她找了很久才找到310号房间。整层楼一共只有十间房,全是VIP,门牌都很精致,光也调得很暗。一看就是两位副总的手笔。
不知是她有些醉意,还是真得太紧张,拿门卡刷了几次都没刷开,却不想手把一拧,门就开了。
她自己也有些记不清,到底刷没刷卡。
VIP房间都很大,周放越往里走腿越哆嗦。她强作镇定地坐在沙发上。耳畔是浴室里哗哗的水声。
她吞了吞口水,心想现在的鸭子真敬业,客人没来知道先洗好澡。越是有这样的敬业精神,她就越发心生退意。她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拎着包就准备走了。她刚一转身,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周放下意识地回头,一双光/裸而干净的脚出现在她视线里。
她自下向上打量了一番,不论是紧实的腿、腰间的浴巾,还是小砖头一般的腹肌,亦或是那张神色有些不耐的脸孔。
一切都完美得有些不可思议。
周放在心里感慨着,现在的鸭子素质可真高。
虽然眼前秀色可餐,可周放还是怂了,她决定临阵脱逃。这种豪放的事她果然还是做不来。她后退了两步,咽了咽口水,手伸进包里刚准备拿点小费给眼前的男人。
却不想眼前的男人不耐地对她挥挥手说:“不要拿套了,不做。”
周放愣了一下:“什么?”
那男人紧蹙着眉头,好看的五官看上去略显严肃,他直勾勾地看着周放,眼中是不加掩饰的鄙夷:“谁给你钱你就去服务谁,并且告诉他,要搞小手段讨好我,也该找点好货,我宋凛从来不玩老的。”

小编推荐理由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周放宋凛好看章节在线阅读幸福触手可及",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