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晚宋琰好看章节在线阅读白月光与伏特加
虞晚宋琰好看章节在线阅读白月光与伏特加

虞晚宋琰好看章节在线阅读白月光与伏特加

作者:虞晚宋琰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5-27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虞晚宋琰好看章节在线阅读白月光与伏特加"

火爆小说《白月光与伏特加》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虞晚宋琰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白月光与伏特加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虞晚到了星真,跟上次一样,公司里的人对她很是热情,恭喜她昨天晚上一下子上了两个不花钱的热搜。

白月光与伏特加全文阅读

虞晚到了星真,跟上次一样,公司里的人对她很是热情,恭喜她昨天晚上一下子上了两个不花钱的热搜。
赵逢笑着迎了出去:“虞美人,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今天这身不错,真漂亮。”
赵逢是个瘦高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人看着斯文,骨子里是个狡诈的,见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的本事一流。
虞晚不爱听赵逢说话,冷冷道:“去老板办公室谈吧。”
到了老板办公室,虞晚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解约合同和银行卡:“我已经在合同上签过字了,违约金也准备好了,你们看看没什么问题就签一下字吧。”
赵逢把桌上的解约合同拿到一边,他不想放虞晚这颗摇钱树走,尤其现在她还傍上了宋琰。
虞晚的态度很坚决,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
赵逢见挽留不成,变回了原来的嘴脸,冷笑一声说道:“宋琰那种身份的人,看你也就一时新鲜,你不会以为将来他会娶你吧。”
“虞晚,你在娱乐圈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怎么还这么天真。”
赵逢拿起桌上的解约合同,“刺啦”一声撕成两半。
虞晚靠在椅背上,冷冷地看着赵逢:“撕,继续撕,不肯签字咱们就法院见。”
赵逢冷笑一声:“的确,因为宋琰,我们现在是不敢对你怎么样,你说等他玩腻了,还会不会管你的死活。相信我,到时候你会死得更惨。”
“那位可是出了名的薄情。”
虞晚自认为行事端正,没留过什么把柄在别人手上,她冷冷勾了下唇,漆黑的眸子泛着冷意:“我倒要看看你们准备怎么整我。”
赵逢从一个文件袋里拿出来一张照片递给虞晚:“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虞晚接过来,照片是她刚跟星真签约的时候拍的,那时候,她还没做激光祛疤,脖颈那一圈被绳子勒出来的痕迹隐约可见。
那一圈皮肉隐约发白,薄薄一层遮瑕膏就能盖住,不明显,但仔细就能看出来。
虞晚摸了摸自己光滑白皙的脖颈,看了一眼手上的照片,目光落在那点疤痕上,思绪瞟得很远。
她沉默了一下说道:“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不是普通的疤痕,这是见义勇为救人性命的荣誉勋章。”
赵逢嗤笑一声,明显不信:“你猜这张照片一放出去,外面的网友、媒体和营销号会怎么说?”
虞晚顿时明白了,语气泛着一丝怒气:“之前在网上带节奏p我不雅照的就是你们吧。”
赵逢瞥了下嘴:“虞晚,这两年你在圈子里是什么名声不用我说了吧,希望你死的人不少。我可以告诉你,那些节奏不是我带的。”
他们当时还没像今天这样撕破脸,合同期内,算是利益共同体,虞晚完了,星真也捞不到好。
虞晚在心里算了算,她的那些对家谁最想她死,算来算去,发现根本算不清:“清者自清。”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时间长了大家自然会知道。
因为宋琰,赵逢原本不敢对虞晚用手段,而这种会令男人讨厌和介怀的手段却可以用:“你说要是这种照片传出去,宋总会不会觉得很没面子,他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会允许自己头顶冒这种绿光吗。”
会玩SM的人一般玩得都很乱。宋家家风清白,绝不会允许这种不干不净私生活混乱的女人玷污名声。
虞晚把手上的照片撕碎,一扬手,碎片像雪花一般落在地上,她冷声道:“原本我想着,等解了约,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道。现在看来,将来怕是一定要落个你死我活的收场了。”
这张照片真要曝光出来,她会好好跟宋琰和粉丝们解释,把脖颈那一圈疤痕的由来认真讲一遍。
想到这儿,虞晚又开始后悔,当年要是把救下来的那个少年的脸看清楚就好了,就可以让他给她作证了。
赵逢唱完白脸,老板开始唱.红脸:“虞晚,你在星真的时间不算短了,多少都是有感情的,这样吧,不等五个月后签新合约了,现在就给签新的,分成改成五五怎么样?”
虞晚没说话。
老板:“六.四。”
虞晚还是没说话。
老板咬了咬牙:“七三。”
虞晚勾了下唇:“十零吧,我十。”
老板意识到自己被眼前的女人耍了,脸色红了又白:“你别不识好歹!”
又低声威胁道:“你迟早都会被宋总玩腻,等你没了靠山,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赵逢冷了冷脸,愤怒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张牙舞爪的:“别不信,你看宋总到咱们公司来过一次没有,人那就是不想跟你牵扯太深。”
像是没听见他们的话,虞晚看了一眼地上的合约和照片碎片,从从包里拿出U盘:“借打印机一用。”
解约合同被撕了,她就再打印一遍好了,他们撕十遍,她就打印十遍,横竖今天她是一定要解约的。
正说着,外面的大办公室突然传出来一阵喧嚣,赵逢心情不好,打开门大吼一声:“鬼叫什么,干活!”
办公室所有人都趴在窗边外楼下看。
听见赵逢的声音,办公室安静了一下,一个助理走上前:“赵哥,楼下停了一辆全球限量版超跑,我只在画报上见过,你也来看看?”
赵逢喜欢跑车,无奈买不起太好的,虽然生气,还是忍不往往楼下看了一眼。
旁边的小姑娘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咱们这栋楼应该没有这种超级富豪吧。”
“这车是第一回见,估计是来拜访的客户,或者接人下班的。”
“不可能是拜访的客户,开这种车的人需要拜访咱们这栋破楼,开什么玩笑。”
“我现在化个妆去楼下假装偶遇还来得及吗?”
“我也想。”
“走走走,一块!”
……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请问,虞小姐在吗?”
男人身上的西装布料看起来很贵,皮鞋铮亮,涵养极好,一看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众人纷纷猜测,这是哪家贵公子,楼下那辆跑车是不是就是他开来的,这个人来找虞晚干什么。
虞晚不是跟了宋大佬吗,怎么又冒了个大佬出来。
一个小助理起身说道:“虞晚姐在老板办公室,请问您是?”
男人看了小助理一眼,压根没有回答她的意思,眼神冷郁:“麻烦带路。”
小助理被这股强大的气场压制住,跟老板办公室通报了一声,毕恭毕敬地把人往里面带,直觉这位是她们得罪不起的人。
虞晚转头看见来人,轻轻勾了下唇:“李秘书。”
小助理还没来得及出去,听见虞晚的话,忙转头看了看这位李秘书。
秘书,这位一身华贵气场强大的男人竟然只是个秘书,那传说中的宋大佬该是怎样一种可怕的存在。
李秘书:“宋总吩咐,让我来看看虞小姐这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老板和赵峰的脸色同时变成一片青白,宋总居然派了最得力的助手盯着虞晚解约的事,居然这么看重她。
看起来不像是在玩玩。
虞晚把手上的U盘递给李秘书:“那就请李秘书帮忙打印一份解约合同吧”
赵峰忙陪着笑脸:“这种事怎么好让宋总的人动手。”说完接过虞晚手上的u盘,把解约合同打印了出来。
虞晚摘下笔帽正要签字,李秘书轻声道:“虞小姐,能先把合约给我看一下吗?”
虞晚点了下头,把合约递了过去,李秘书打了个电话出去,五分钟后,在车里待命的律师团就到了。
李秘书:“这间办公室过于逼仄,有大一点的空间吗?”
片刻后,六名精英律师坐在会议室里,仔细研读着那份解约合同,逐条逐句地扣,生怕虞晚吃一点亏。
他们平时经手的都是上百亿的合同,处理起这种小合同,等于杀鸡用牛刀。
星真的人第一次见这种阵仗,看向虞晚的眼神都变了。
看起来宋大佬对她是认真的,这是把宋氏集团的律师团都搬来了,这阵仗摆明了是给星真的人看的。
虞晚手上的这份合约是早就请律师看好的,基本没什么问题。
律师团看完,星真老板不得不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他敢不签吗,他要是不签,宋琰的律师团能把他告到破产。
虞晚拿好自己的那份合同,在这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们的保护下走出了星真大门。
“李秘书,”走廊里,虞晚转头说道,“谢谢你们,我想在这再呆一会,你们先回吧。”
李秘书:“好的虞小姐,宋总在楼下车里等您。”
虞晚点了下头,李秘书等人走后,虞晚走到走廊尽头,从包里拿出那份合约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这两年在星真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涌现在脑子里,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随着这一纸合约结束了。
视线不知道时候变得有点模糊。
虞晚调整了一下情绪,往楼下去了。
楼下停着一辆***红色的超跑,车窗被降了下来,男人偏头看着她:“上车。”
虞晚上了车,对宋琰道谢:“谢谢大佬带我装逼带我飞,律师团的出场简直闪瞎众人。李秘书的演技真不错,要是在商圈混不下去了,欢迎他进军娱乐圈。”
宋琰淡淡地看了虞晚一眼,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你所以为的装逼不过是别人的日常罢了。”
“你知道李秘书年薪多少吗,就敢大言不惭地挖人去娱乐圈。”
虞晚的视线落在宋琰握着方向盘的手上,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又充满力量。
她微微弯了点腰,用仰视的角度看着他,凸起的喉结,凌厉的下颚线,沉冷的眸子。
嘴唇微薄,呈淡淡桃红色。
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虞晚费力地在自己的记忆中搜索着。
电光火石之间,她终于想起来他来了……

白月光与伏特加免费阅读

见身侧的女人半天没说话,宋琰转过头看了看她:“怎么不说话?”
他记得她不是个文静腼腆的性格。
虞晚不是不想说话,她是不敢说话,她心里有事,她心里有鬼。
本来还想着解约之后蹭宋总的超跑装装逼兜兜风散散心,现在她一动也不敢动,像一个犯下了滔天大罪的人。
不是像,是本来就是。
虞晚转头看了看身侧的男人,在他的嘴唇上扫了扫,想起了一些真实却不太美好的回忆。
宋琰注意到身边的女人投射过来的过分热切的目光,微微皱了下眉,不甚高兴地问道:“怎么?”
“我,我没事,就是刚解约吧,心情有点复杂,”虞晚不太敢直视宋琰,转头看着车窗外面,“您把我放在前面路口就行,我还有事。”
等红灯的时候,宋琰紧紧盯着虞晚的眼睛,眼神带着几分审视:“你在心虚?”
虞晚连忙摆手,故作镇定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她一慌,忘记了自己的演员身份,忘了自己虽然内心翻江倒海,表面上还是可以演个岁月静好的。
绿灯,宋琰发动车子,语气淡淡:“你最好对我坦诚,做过什么早点说出来,大家也好聚好散。”
虞晚明白宋琰是误会她心里的真正所想了,偷偷在心里松了口气:“放心,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p图都是假的,我不会做没有底线的事。”
宋琰一边开车一边说道:“那就好。”
虞晚:“对了,今天跟星真解约的事谢谢你。”
宋琰的声音一贯沉冷:“没什么好谢的,我不喜欢欠别人。”
他们签订契约的初衷就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虞晚帮他完美应付好了长辈。他有义务助她解约,公平交易。
宋琰用蓝牙耳机接了公司的电话,处理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知道我的时间都是按分钟算的吗。”
虞晚点头:“知道,大佬您日理万机,分分钟进账千万。”
宋琰:“我今天来可不是陪你玩什么无聊的装逼戏码的,是要跟你谈谈签约的事,有兴趣来我们玉丰吗?”
虞晚:“有啊,当然有!”
玉丰的资源谁能不眼馋。
她原本以为宋琰是看不上她这种被星真一手打造出来,没有作品只有一身黑红流量的人的。
宋琰停好车,带虞晚去了一家餐厅,要了包厢:“你这两年没好好拍过戏,不会贸贸然就把你签进来,这个你理解吧。”
大佬的语气很平淡,却也很认真,典型的生意场上谈生意的态度。更何况他们之间本来也是在谈生意。
虞晚:“理解,等我拿下《帘卷西风》的角色,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宋琰也是这么想的:“还有,在此之前你必须坦白交代自己的情况。”
这个虞晚也很懂,一般是指艺人身上有无致命污点,比如吸毒、***、***等,包括谈过几次恋爱,跟谁谈的为什么分手都要交代清楚。
一旦艺人翻车,公司在艺人身上砸的资源将统统付诸东流,赔得血本无归。
宋琰是个生意人,不会做亏本的生意。
虞晚端起桌上的菊花茶喝了一口:“我可以向您和玉丰保证,您担心的那些情况统统没有,没有吸毒、没有***、没有***。”
这个餐厅的菊花茶很好喝,清香又带着一点自然的清甜,一看价格,五千块一壶,一壶也就巴掌大小,怪不得这么好喝,原来是人民币的味道。
虞晚又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只谈过一次恋爱,本人在其中并非过失方,绝对占据道德制高点,将来不会被作为污点被挖出来。”
“说到这个,我能不能问一下,那个何宇……”
“没签,”宋琰喝了口菊花茶,觉得苦涩难喝,拧着眉咽下去,再没碰第二下,“选了你就不会再签他。”
他平时也最看不上那种劈腿欺负女人的渣男:“我们玉丰不会跟那种人合作。”
虞晚笑了笑:“那就好。”说完拿出手机。
果然看见邢丽娜发了一堆消息过来骂她。
【邢丽娜:虞晚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在宋总那告状不让签何宇的。】
【邢丽娜:怎么不敢回话,敢做不敢当的怂货。】
……
虞晚依旧没回,让邢丽娜一个人在那吠,反正气不着她。
宋琰看着虞晚的眼睛:“确定没做过什么不好的事?”
男人一双桃花眼很好看,看人的时候像带着情,是很容易让人心动的类型。此时虞晚根本没心思欣赏美男,那种心虚的感觉又来了,让她如坐针毡。
“确定,确定没做什么坏事,男女关系方面绝对没问题。”
“嗯。”宋琰看了一眼手机,赵辞发了个消息给他,问他是不是在这个餐厅附近,他看见他的车了。
宋琰在手机上回了句,起身对虞晚说道:“赵辞在隔壁包厢,我去找他了。”
完全没有要邀请她的意思。
虞晚本来也不想跟着去,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跟宋琰待在一起。
宋琰:“想吃什么随便点,让服务员把账记在隔壁包厢。”说完拉开门出去了。
宋琰走后,虞晚打了个电话把单宁远叫了过来。
单宁远进来看见这一桌子菜:“你中彩票了?”这家餐厅以贵出名,就算发了年终奖都不舍得进来的那种。
虞晚拉着单宁远,把她摁在椅子上:“没有,大佬请客,快来坐。”
虞晚把今天解约的事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给单宁远听,总结道:“以上统统不是关键。”
她起身走到门边,确认包厢的门关严实了,谈话不会被外面的人听见,这才重新坐回来,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完了,宁远,我轻薄了大佬。”
单宁远嘴里的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什么?!”
震惊完又有点想笑:“宝贝,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出息了,连大佬的床都敢爬,什么时候的事,昨晚?”
“不是,”虞晚打断单宁远不纯洁的脑洞,“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觉得宋琰有点面熟吗。”
虞晚喝了口菊花茶,感觉这茶没刚才那么甜了:“以前住在邻水镇的时候,我救过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宋琰。”
单宁远听完想了想:“好事啊,回头你签了玉丰,让他狠狠往你身上砸资源。”
“说重点,你是怎么轻薄大佬的?”
看虞晚脸色不对,单宁远试探着问道:“你把大佬救上来之后,趁人之危了?”
虞晚脸红了一下,语气颇为惆怅:“其实,我的初吻早就没有了。”
单宁远看着虞晚:“你不是说跟你那渣男前男友什么除了牵手什么都没干吗。”
单宁远想了想,有点明白过来了:“所以,是宋大佬?”
虞晚又喝了口茶,像喝着酒一样,颇有借酒浇愁的意味:“对。”
“当年我不是跟着黄如兰生活吗,她对我不好,你是知道的。把宋琰从水里救回来之后,怕被黄如兰发现,我不敢开灯,不敢发出动静,就没太看清他的脸。”
黄如兰就是虞晚所谓的奶奶,虞蓁蓁的亲奶奶,当年把虞晚和虞蓁蓁调换了的虞家老***。
虞晚继续说道:“半夜给他买好退烧药回来,我冷啊,屋里只有一张床还给他睡了,我太冷了,就钻***了。”
单宁远给虞晚倒了杯水,让她别急,慢点说。
虞晚没喝水也没喝茶,端起一旁的红酒喝了一口:“我隐约看见被我救回来这人长得挺不错的,我就看见他的嘴唇了,鬼使神差吧,在一股神秘力量的促使下……”
“我,我亲了他一口。”
单宁远听得目瞪口呆,即使是自己的亲闺蜜,也忍不住说道:“那你可真渣。”
“我承认我见色起意,”虞晚后悔地一拍大腿,懊恼道,“我怎么就,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鸟呢。”
好吧,她没有鸟,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当时我有个同桌,她谈恋爱了,整天跟我说她和她男朋友的事,还说男生的嘴唇可软了,比豆腐还软。”
年轻好奇加上见色起意,她就犯了错。
虞晚:“就一口,一下就分开了。”
国民***宋琰是万千少女的梦,要不是条件不允许,谁不想把他抱在被窝里亲上一口呢。
单宁远十分好奇:“所以,大佬的嘴唇软不软?”
虞晚有点遗憾:“我当时太紧张了,做贼心虚,根本没品出来什么。”
她摸了下自己的嘴唇,回忆了一下:“应该挺软的吧,我也记不清了。”
虞晚乐观地想着:“当时他处在昏迷状态,应该不知道自己被我亲了吧……”
他应该没认出来她,不然以他嚣张狠厉、不近女色的脾性,怕是早就把她给杀了,不可能会跟她签订***契约,还带她装逼带她飞。
虞晚想起之前那位把自己脱光了躺在宋琰酒店床上最后被他面无表情地扛着扔出去之后惨遭封杀只能在酒吧卖唱度日的倒霉女明星,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可真是日了狗了,亲谁不亲,偏偏亲的是他。
单宁远把虞晚说的这一整段信息消化完,冷静下来。
到底是偏向自己的亲闺蜜:“那你还救了他的命呢,给你亲一口怎么了,怎么就亲不得了,别说亲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许都不为过吧。”
虞晚叹了口气:“要是个一般人就算了,你是不知道宋琰那人,傲慢得一批,那天在宋家,我多看了他一眼他就以为我看上他了,让我背契约第八条。”
第八条,女方不得对男方动心。
虞晚:“他最怕女人缠上他。”
单宁远想了想:“那你打算怎么办,跟大佬坦白吗?”
虞晚又叹了口气:“我主要是不确定他知不知道我亲他了,要是不知道就好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问他索要救命之恩了。”
顿了一下又道:“他要是知道了,会杀了我吧。”
单宁远言情小说看多了,情不自禁地开了个脑洞:“传说大佬有个白月光,没准就是你啊!”
“大佬单身这么多年,什么女人都瞧不上,只想着白月光,可见他用情有多深。”
听单宁远这么一说,虞晚急得差点跳了起来:“那就更不行了!”
“他那种人,看上去就很有变态潜质,他要是知道自己苦等多年的女人根本就不喜欢他,一气之下把我囚禁起来,天天强迫我,要跟我这样那样怎么办。”
她现在一心只想搞事业,一点也不想谈恋爱,更不想被男人缠着。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虞晚宋琰好看章节在线阅读白月光与伏特加",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