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南成寒全文完整章节阅读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
沐南成寒全文完整章节阅读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

沐南成寒全文完整章节阅读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

作者:沐南成寒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5-30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沐南成寒全文完整章节阅读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

主角是沐南成寒小说叫做《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小编分享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全文免费阅读;“沐南成寒车内激吻两小时”的爆料传出,吃瓜群众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是假对家真情侣啊!

小说简介

身为流量爱豆,沐南最大的愿望就是唱最红的歌,演最红的戏,顺便泡到一个八块腹肌的男人。
只是男人还没泡到,一纸婚约突然从天而降砸中了他,对方不是别人,正是他出道以来的死对头——成寒。
沐南:[冷漠.jpg] 和他结婚不如去死。
成寒:[抗拒.gif]本人直男绝不搞基。
可后来——
“沐南成寒车内激吻两小时”的爆料传出,吃瓜群众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是假对家真情侣啊!
沐南捂着***从床上跳起来: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成寒笑着抹了抹嘴角:谢邀,死对头很香很好吃。
沐南怒摔:这娱乐圈老子不混了!

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全文阅读

第 14 章
“你先别哭了。”成寒掐着眉心,对面坐着的正是杨宇竹。
杨宇竹边抽鼻子边抹眼泪,闻言拼命想止住哭声,却被憋出了一个哭嗝。
但没想到杨宇竹哭得更凶了,“成哥,我真的没用。我第一时间就想说沐南哥不是这样的人,但是我经纪人连手机都不给我,我连自己的微博都用不了。”
“沐南哥对我那么好,我却什么都帮不上他,我真的好没用。我对不起沐南哥,我……”
“事情都解决了。”成寒被他哭得脑仁直疼,他回想着上次沐南安慰人的情景,明明他们说的话都差不多,怎么自己就越说越严重呢,“他不会怪你的,而且你又不是没帮上忙。”
“成哥,我都知道的。”杨宇竹突然说道。
“你知道什么?”
“我听说了,为了这次的事,你是用代言来换的,他们说值很多很多钱。”
成寒无所谓道:“代言和钱都还会有,现在我来是想问你另外一件事。”
“成哥你问。”
“你的经纪约还有不到半年了,想不想签来我们工作室?”
成寒话音未落,就听到杨宇竹喊道:“想!我合同到期立马就走。”
成寒按了按手掌,让他冷静,然后说道:“你先听我说完,别急着答应。我工作室这两年情况特殊,我签你过来就是要你挣钱的,在你身上的预计年收入不低于两个亿。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旦签来后,会非常非常累。”
“我签!”杨宇竹也不知道听没听***成寒的话,在刚刚经历了这件事后。杨宇竹满心都是对沐南的愧疚以及对成寒的感激,别说只是累一点,就算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会犹豫。
“很好,”成寒朝他伸出手,“合作愉快。”
和杨宇竹分开后,艾嘉忍不住叹道:“哥,你这一串操作是真的绝。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声东击西,一石三鸟……”
“说人话。”
“哎,”艾嘉掰着手指头数,“你看似是在帮沐南,但实际意在杨宇竹。他本就对沐南愧疚,你斥巨资帮他搞定公司,这样他对沐南的愧疚就双倍转移到你身上了。原本杨宇竹的下家经纪约肯定会抢破头,但现在你只花了两个代言的价钱就拿下,而且还让他对你死心塌地,这简直血赚啊。”
艾嘉竖起大拇指总结:“哥,你就是当代诸葛亮。”
成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置可否。
*
沐南盯着野格的脸,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你知道。”他突然一句,像是被附了身一样。
“我知道什么啊?”野格在他眼前挥挥手,“你可别吓我。”
“你知道是谁帮的我们。”沐南没用问句,而是用了肯定句。
“我……”在沐南直勾勾的眼神中,野格最终投降,“好好好,我告诉你就是了。”
野格一摊手,“好吧,是成寒。”
沐南嗖地蹦了起来:“谁?你再说一遍!”
野格连忙解释,“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不是帮了我们,他是为了自己要签下杨宇竹。所以看似他是帮了我们,但我们也只是工具人而已。”
但沐南却无法被这个理由说服,“所以我欠成寒一个人情。”
野格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突然来了一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欠,债多不压身。”
说完,他看着沐南肉眼可见地颓废下去,在沙发上瘫成一张兔饼,生无可恋道:“杀了我吧,我不活了。”
野格抽出张纸巾盖到沐南脸上,“好走不送。”
自从知道这个消息后,沐南一整天都很恍惚,直到晚上,他终于忍不住了,给成寒发了消息过去:【你在哪?】
成寒也没问他要干什么,直接甩过来了一个地址,是一家私房菜馆,沐南收到地址后就直接开车过去了。
到了门口,沐南才想到,这家饭店是严格的会员预约制,他冲动来了后连门都进不去。就这么回去他不甘心,而要是让他现在求助成寒,他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就在他纠结时,有服务生推开门,摆出请的手势:“沐先生请进。”
“哎?你知道我要来?”
“是的,成先生刚吩咐过。”
沐南心里微微别扭了一下,还是跟着服务生走了***。
走到包间外时,正好有服务生***上菜,门开了一小道的缝隙。沐南随意一看,动作却停滞了一瞬。
他第一眼看到了成寒,而成寒身边坐着的正是杨宇竹。
两人正交谈着什么愉悦的话题,沐南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成寒脸上挂着放松又真心的笑容,不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商业微笑。
而杨宇竹也在抿嘴微笑,看上去还有几分放不开。
除此之外,沐南还被两人之间的距离吸引了视线。他们的座位挨着,两人都向对方的方向倾斜着,杨宇竹侧身过来,认真倾听成寒说话,而成寒也靠近了他的耳边。
不知为何,看着这一幕的沐南莫名有种奇怪的不***。成寒从不会这么笑,他总是冷冷的,像是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难道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爱豆,就能让他如此信任,甚至和他成为如此密切的朋友吗?
沐南没意识到自己走***的时候脸色有多臭,包间里除了他们两人,还有成寒的团队。
杨宇竹原就觉得自己对不起沐南,见沐南不高兴,他脸都吓白了,“沐……沐南哥,您来了。”
沐南和杨宇竹没仇没怨,直接把矛头对准成寒:“你叫我来干嘛?”
成寒一脸无辜:“我什么时候叫你来了?”
“你什么都不说,直接给我发地址,不就是叫我过来的意思吗?”
成寒脸上早已不复刚才的笑容,而是一脸不耐烦:“你能不能讲点理,是你先问的我在哪,我只是回答你的问题而已。”
沐南:“……”
靠,他说的好像也有理有据。
而彻底被晾在一边的杨宇竹已经傻了,他左看看右看看,见自己完全插不上话,于是默默举手:“两位前辈,不然你们先聊,我先走了。”
“好的。”
“等等!”
两道声音分别从左右两侧传来,杨宇竹又不知如何动了。
沐南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这次来之前他是想找成寒好好说声谢谢,但道谢还没说出口就又吵了起来。上次也是,明明要道歉,结果又是以吵架结尾。
沐南实在想不通为何会这样,但本着遇事不决量子力学的原理,他将这一现象总结为“薛定谔的成寒”
——将一对死对头放到一起,他们之间存在着吵架和不吵架两种状态的叠加,但是不存在既吵架又不吵架的一对死对头,只有当他们真正碰面的时候,测量的动作导致原本的量子态服从坍缩,最终成为吵架或不吵架其中之一的状态。[1]
“我说薛……啊不是,成寒,你们今天为什么在一起?”
成寒让杨宇竹和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先离开,然后他对沐南解释:“杨宇竹的经纪约要到期了,会签来我的工作室,今天和我们团队开一个碰头会。”
“哦,”沐南为自己刚才的冲动后悔,他有点心虚地说,“我知道了,那个……你病好了吗?”
成寒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他挑挑眉,有些惊讶:“好多了,谢谢你上次送我去医院。”
“不用谢。”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见他不走,成寒问道。
要道谢,说谢谢,谢谢他帮忙!
沐南在心里对自己怒吼,但是话道嘴边却变成了:“虽然我们现在有法律婚姻,但毕竟没有事实婚姻,所以你如果想和别人发展一些婚姻外的男男关系,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不过为了不给我自己添堵,所以如果有这种情况发生,请你及时通知我可以吗?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你去快乐二人世界,我去快乐独身生活。”
沐南一口气说了一长段话,说的过程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但无奈嘴快过脑子。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奇怪,只见成寒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用眼神问道“说完了?”
沐南用眼神回道“不然呢。”
成寒却突然笑了,他笑得无比开心,和现在的笑容一比,沐南顿时觉得刚才的笑也没什么了。
成寒笑了足足十秒钟,然后说出了一句让沐南恨不得把他头都拧掉的话:
“沐南,你知道你这样子像什么吗?”
“你吃醋了。”
“你滚呐!老子就是吃屎也不会吃你的醋!”沐南无能狂怒。

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免费阅读

第 15 章
成寒似乎是默默叹了口气,然后他一脸无奈说道:“大小是个艺人,文明点。”
沐南气得直翻白眼,他居然还反咬一口,怎么会有人这么不要脸。
成寒熟练掌握逗兔子技巧,在沐南暴躁的边缘反复蹦迪。
见沐南真的生气了,他解释了一句:“我工作室会签下杨宇竹,我们以后也只会是普通同事。要是你介意,我不会再和他单独私下见面。”
沐南没想到成寒竟然良心发现,而问题是,这话看似是好声好气在解释,但听上去好像有哪里不对?
什么叫如果他介意,这岂不是在说他会管着成寒,而且还有那么一点占有欲。
意识到这一点时,沐南打了个冷战。他连忙把这个诡异的想法从脑中擦除,他要是生气,岂不是坐实自己在吃醋了。而吃醋的前提又是喜欢。
让他喜欢上这个讨厌的死对头,他是真的想去死。
想到这里,沐南大手一挥:“不用,你们爱怎么见面怎么见面,反正和我没关系,我也不在意。”
“真的?”成寒脸上写满了质疑。
“当然是真的。”沐南提高了声音,试图用音量喊出气势,“反正我们也没住在一起,你一天换一个人带回家都行,我都不介意的。”
“咣当”一声,正进来上菜的服务生脚下一滑,听见这等石破天惊的话,一盘菜结结实实扣到了地上,盘子也碎了一地。
服务生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她边捡碎掉的盘子,边慌张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故意听到的,我……”
成寒:……
他现在装作不认识这个小傻子还来得及吗?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成寒绝望的沉默、服务生害怕的啜泣、沐南让她别紧张的安慰交织在一起。
突然,电话铃声终止了这一切。
“小南啊,”沐妈妈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你现在在哪啊?”
“妈?”沐南说,“我在外面,有点事。”
沐妈妈的语气意味深长:“哦,那正好。”
凭着对自己亲妈的了解,沐南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听沐妈妈说:“你和小寒不是一直没住在一起嘛,我和他妈妈商量了一下,觉得是你们俩心气都高,谁也不想住到对方那去,所以给你们准备了一套房子。”
“然……然后呢?”沐南越发觉得不安。
“我直接让人去你家帮你搬家了哈,”沐妈妈说,“正好你不在家,我把地址告诉司机,让他直接带你过去。”
“妈!”沐南第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沐妈妈一句话说完,他才一股怒火涌上头顶。
沐南也顾不得还有别人在场了,他气得浑身直发抖,“妈,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我是你的儿子,但我也是人,那是我的房子,是我的家,你凭什么这么做?”
沐妈妈也知道自己这件事做的不地道,她尬笑了两声:“妈也是为你好啊,小两口的感情是要培养的,等你们好好过日子了,到时候会感谢妈妈的哈。”
说完,沐妈妈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沐南的火气没处发,狠狠地把手机摔到了地上。还好地面都铺着厚地毯,手机安然无恙。
沐南气得眼圈泛红,就算是自己的亲妈,但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来。他现在住的房子是他自己买的,没用家里的一分钱。装修他全程参与,所有家具,小到客厅的摆件,都是他自己精挑细选的。
他的家是他最喜欢的地方,无论工作多累,他只要一回到家,看着熟悉的一切,就能放松下来。
而现在,这一切居然都被沐妈妈的自作主张而破坏了。沐南感觉自己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感到无力,既是对长辈,也是对自己。
沐南弯下腰去捡手机,却顺势蹲在了地上,环抱着双膝,没有力气站起来。
他感到彻骨的疲惫。
成寒让服务生先出去,然后走到沐南身前,轻声问道:“怎么了?”
沐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低声说:“我被搬家了,你应该也是。”
成寒没有确认,也没有生气,好像被迫搬家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一样。他伸手搭在沐南的肩膀上:“我先带你回去,事情不一定像你想象得那么严重。”
沐南没说话,顺着成寒的力道站起来,像是玩偶一样,被成寒摆进车里。成寒问到了地址,然后带着他去了他们共同的“新家”。
新家位于昂贵的别墅区,小区里住了不少明星和有钱人。
两家家长为他们准备的是一栋二层的独栋别墅,单从面积来看,算不上是豪宅,但两人居住也是绰绰有余。
只是现在,沐南没有任何心情观察房子,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门口堆着的一个个大箱子中。
有搬家工人正在出出进进,将箱子搬进屋里拆开,试图恢复在原来家中的样子。
沐南匆忙跑过去,拆开一个箱子看,只见里面的东西分门别类,摆得整整齐齐,显然是用心收拾的,只是如今,这不能让他的情绪好一点点。
突然,他的视线停住。然后蹲下身,伸手在箱子中一通翻找,翻乱了已经整理好的东西。
最终,沐南从箱子底部拿出了一块碎掉的陶片。陶片是土灰色的,表面很粗糙,看上去做工不是很好。
但沐南盯了陶片一秒,然后像是疯了一样,把箱子中的东西一股脑倒了出来,箱子底部静静躺着一对碎掉的陶制小兔子。
沐南把兔子从箱底捡出来,因为动作太着急,碎掉的陶片划破了他的指尖,血珠争先恐后地涌出来。
被划破的手指很疼,被摔碎的小兔子也很疼。
沐南坐在地上,眼泪再也忍不住。他把脸埋进环起的手臂里,哭得像个孩子。
他从没有过这么委屈的时候,就好像他再努力也无法得到认可,无法得到尊重。他珍视的、在意的,在别人眼里永远是微不足道的,不值一提的。
“很珍贵的东西吗?”成寒蹲在他身前,宽阔的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
成寒的手掌很温暖,隔着衣服沐南也感受到了一丝安慰,他抽搭着说道:“是我自己捏的,放在床头好多年了。”
成寒没说话,只是手掌稍稍***握住了沐南瘦削的肩膀。
物件的珍贵不在于价值,而在于感情。一对陶土的小兔子不会让沐南挂念,但是一对碎掉的小兔子会。
来来往往的工人对这个蹲在门口哭的大明星十分好奇,但他们不会多嘴,只会在路过时向他投来猎奇的视线。
沐南哭了一阵,突然觉得没意思了。感情的倾斜就像是开闸放水,倒没了就是没了。
他将碎掉的小兔子揣进了衣兜,起身往外走去。
“你去哪?”成寒追上问。
“随便走走。”沐南头也不回。
成寒没再拦他,而是向一位搬家工人借了外套,自己悄悄跟了上去。
沐南还保留着一点理智,只是在安保完善的小区里逛了一会儿,然后就静静地回来了。
成寒抄小路赶在他回来之前进了家门,沐南一进门就径直走向二楼的卧室,反正住哪个房间他也并不在意。
房间已经整理好,摆设还是和他自己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个卧室内的独立卫生间。他先冲了个澡,试图冲掉一身的疲惫和烦躁。
床上铺着的还是他在家中的被褥,沐南把自己扔到床上,熟悉的味道终于让他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他直接倒头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早上,沐南是被说话的声音吵醒的。他花了十分钟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从此家里就多了一个人,他不再是自己住了。
想到这,沐南的起床气更重了几分。他顶着昨天哭肿了的眼睛和乱糟糟的头发气势汹汹地走出去。
他本想和成寒说,让他在自己睡觉的时候不要吵。但他站在楼梯上,看到客厅的角落里竟然围着三个人。分别是成寒的经纪人、艾嘉,和家政阿姨。
三个人无一例外,都撅着***,嘴里还发出咯咯的笑声。成寒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听见沐南起床的声音,抬头看过来。
“起来了?”
“这是干什么呢?”沐南揉着眼睛问。
成寒走过去,从人堆中拎出了一个笼子,笼子里有两坨毛绒绒的东西。
他提着笼子走到沐南面前,只见笼子里静静地躺着两只毛团,一只灰色一只白色,毛团都只有巴掌大小,耳朵垂在身体两侧,因为对陌生环境的害怕而缩成一团,留给沐南一对圆润的***。
是两只小小的荷兰垂耳兔。
“这是……”
成寒打开笼门,一手一个把它们捧出来,沐南连忙接过来一只。
“补偿你的兔子,别难过了。”
灰色的垂耳兔适时地伸出粉色的小舌尖***了一下他的手掌。
沐南:我……好像好了。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 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沐南成寒全文完整章节阅读和对家顶级流量隐婚后",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