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挠肺想完整版全本阅读痕风逝泯
猿挠肺想完整版全本阅读痕风逝泯

猿挠肺想完整版全本阅读痕风逝泯

作者:猿挠肺想分类:校园纯爱更新时间:2020-08-11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猿挠肺想完整版全本阅读痕风逝泯"

“想和我玩你不能用说的吗,非要用吓得!”想起刚才差点被吓死,十痕扬手就给他一个巴掌,打得他那黑黢黢的小鼻子好似还歪了歪。小煤球顿时委屈极了,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人家本来就是想和你玩嘛,在这里很久了,都没人和我说话,我想阿娘,想阿爹,想……”声音越来越小,瘪着嘴,像是在生着谁的气。原来这小子被关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但他为什么会被关进来,难到和她一样打劫,那这家人也太丧尽天良了,这么小的孩子,给点吃的又不会少块肉,越想越气。

痕风逝泯小说精彩试读

再次醒过来,十痕发现她被关进了牢里,四周幽暗,只有窗户渗进来一点点淡光,她朝窗外看去,已是黑森森一片,原来天已经黑了,难怪!

“放我出去,你们这些坏人,我要去官府告你们。放我出去...”隔壁的人在吵,听声音像是个孩子。

挣扎坐起,心口疼得她发昏,一道幽幽的声音从隔壁牢房传过来,顿时镇得她四肢发麻。

“小姑娘,过来呀~”

十痕斜视着那边,直往后退,“你,你是谁呀!”

“过来呀,我这里有好玩的东西!”那声音还阴森发笑。

“我不认识你,我不要和你要玩!”恐慌中,她好像看到了一道黑影从那边游过来,越来越近,“啊,你不要过来,我不要和你玩,救命啊!救命啊!”她死劲儿拍着牢门。

那黑影临近,十痕无意识朝后一看,只见两个黑窟窿的大眼睛和血盆大的嘴,“啊!鬼啊!”与此同时响起另一道猖狂之声。

“哈哈哈……好久没这么好玩了”

十痕蒙着眼胆涩问:“你是人是鬼呀!”

“鬼!鬼在哪里,阿娘,小宝怕~”

十痕虚着眼就看见一个黑煤球滚圆了肚子四处乱窜,走上去一把逮住他,“小鬼,你能耐啊,说,为什么吓人?”这哪是鬼呀,分明就是一个移动的锅炉。

“我没有吓你。”小煤球别别扭扭,“我~我就是想和你玩!”

“想和我玩你不能用说的吗,非要用吓得!”想起刚才差点被吓死,十痕扬手就给他

一个巴掌,打得他那黑黢黢的小鼻子好似还歪了歪。

小煤球顿时委屈极了,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人家本来就是想和你玩嘛,在这里很久了,都没人和我说话,我想阿娘,想阿爹,想……”声音越来越小,瘪着嘴,像是在生着谁的气。

原来这小子被关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但他为什么会被关进来,难到和她一样打劫,那这家人也太丧尽天良了,这么小的孩子,给点吃的又不会少块肉,越想越气。

小煤球偷偷看着那撅起的饱满的粉唇,脸不自觉红了红,不过他现在就是一块黑炭,什么也看不出。

“小煤球,你为什么在这里呀!”十痕觉得她还是先入为主了,看他那色兮兮的样子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脚。

被她看出来了吗,小煤球低下头对手指,“和阿娘出门时,因为贪玩和阿娘走散了,肚子饿的时候拿了一个人的东西吃,就被关进来了”

“真可怜!”十痕摸着他那油得逆光的头很违心的说。

“他们还拿绳子绑我!”小东西好像找到了知己恨不得把委屈全倒出来。

绳子?这倒符合那人的作风,只是这小子就这么无辜,她却不怎么信,从开头到现在,他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还有待斟酌。骗她?等下辈子吧!不过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她还是有点佩服的。

小煤球见得到人关心,一阵心酸泪流,就想往人怀里扑。

察觉他的举动,十痕退将而起就一顿劈头盖脸。

小煤球被说的一动不动,静静缩在角落。

说累了,十痕才感觉全身都疼,差点忘了她还有内伤,又向小煤球下命令,“我睡一会儿,你不许过来!”说着就找了一个枯草多的地方躺下。

十痕闭上眼躺了会儿却觉得浑身不自在,侧身躺到另一边,道,“再看着我小心我把你眼睛抠出来!”

一双望穿秋水般的眼睛瞬间收回,眼观鼻鼻观心,谁呀,绝地不是他!

直直坐着,直到听见平稳的呼吸声传来,小煤球站起来悄悄来到十痕面前,蹲下身躺在她旁边,看了一会儿她沉睡的容颜,又将她一只手塔在自己的身上,黑眸里尽是阴谋得逞般的笑意。

楠木雕刻的霆桌上偶有书页翻动的声响,修长如玉的手指抚过册页如镌刻生花般绽放,册页连翻完,被扔到桌上,惊醒一阵春风。

“主上,密探还查到四皇子的人和影琉阁有来往。”

影琉阁?区区一个小番国,如此大动干戈,未免心急了点,“除了阮昭,还有谁动过手脚”

犹豫再三,华生道,“太子本想出手,不过好像被…被三公主挡回去了。”人人都知道三公主对主上有意,但却不知主上的想法。

不过身为贴身侍卫,他能感觉到的就是:主上无意三公主。

当年身为皇家三公主傅阮萱曾逃出宫来玩,娇俏可爱的小姑娘看什么都稀奇,看上什么买什么,不想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抢了她的钱还见色起意,华生看出是三公主提了一嘴,谢弦葛顺便把人救了,谢家与皇家关系还算不错,帮一下也没什么,何况对方还是一位公主,但在傅阮萱看见谢弦葛那一刻惊为天人,从此就非君不嫁了,过了这么久没想到还惦念着,不过似乎越发深了。

感叹完回头直见他家主子正一脸漠视看着他,吓得他一阵哆嗦,“主上?”

“你思春了!”

呕~“主上!属下没有。”

“行了,下去罢””

“是!”华生退到门边又返回来,“主上,还有一件事,今日带回的那个女孩是左相大人收养的孩子!包括逃跑的那个,他们被安置在一个叫富院的的院子里,里面还有一些孩子。”

叔父!许久未见,何时变得如此好心了?

次日,谢弘葛进宫面圣,一身深青色底白袍朝服尽显风仪词气,引得路过的小宫女一个个羞红了脸。

大殿上,威严又“慈祥”的皇上大笑出声,“许些日子不见,谢小儿郎风姿又俊郎不少啊,众爱卿说是吧!”

大臣付和着应声。

谢弦葛不为所动,“皇上过褒了,臣不敢当!”

“艾!弦葛不必过谦,北番国此次能签约退兵三千里,弦葛功不可没啊!真乃我大琪国的英勇儿郎,朕可得奖赏你!”

“此乃边疆士兵的功劳,臣未出多大力气,着实不敢居功。”谢弘葛语气不变,拒不邀功。

皇上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和曹余公公对眼一笑,又对谢弘葛说道,“自古来男儿应以成家立业为重,谢小儿也不小了,不知可有欣怡的姑娘?”又看向前面站着一直未说话的左丞相,“安爱卿,谢小儿可曾说亲?”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猿挠肺想完整版全本阅读痕风逝泯",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