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泽裕黎闻全文免费阅读耳边喃喃
萧泽裕黎闻全文免费阅读耳边喃喃

萧泽裕黎闻全文免费阅读耳边喃喃

作者:萧泽裕黎闻分类:娱乐圈小说更新时间:2021-04-21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萧泽裕黎闻全文免费阅读耳边喃喃"

《耳边喃喃[娱乐圈]》是金牌作者“西西里刀”创作的一部超甜小说;主人公是萧泽裕黎闻;黎闻设想过千百种掉马的方式,独独不敢想这一种。她扶上他的肩头,抬眼试探道:“你的女朋友?”

小说简介

黎闻初见萧泽裕,是在金融杂志的封面。
烫金字体“投资新模式,庭视收购趣意传媒”的正上方,他西装革履,挺鼻薄唇,黑白主调下桃花眼也显得冷峻。
黎闻见色起意,为了他卯足劲进入庭视。
公司偶遇的第一面,黎闻看见萧泽裕眼下淡青色的黑眼圈。
公司偶遇的第二面,黎闻看见萧泽裕在搜索睡眠软糖。
第三次正式见面,黎闻放慢了语速汇报方案,十五分钟过去,主位上的男人撑着手睡得安稳。
结束后,萧泽裕记起有些耳熟的音色,把人单独留下,试探道:“你之前还有过什么其他的工作经历?”
黎闻心虚地摇头。
萧泽裕看着收藏的助眠视频里和她有几分相似的嘴唇思虑片刻,什么也没说。
晚宴上,萧泽裕的目光掠过众人锁定她。
第一支舞,他走到她面前,弯腰凑近在她的耳边喃喃道:“经纪人?ASMR博主?你的职业还有什么,不如一起说来给我听听。”
黎闻设想过千百种掉马的方式,独独不敢想这一种。
她扶上他的肩头,抬眼试探道:“你的女朋友?”

耳边喃喃[娱乐圈]全文阅读

西南十二月的冷是湿冷。天空的云裹了厚重的灰色压在头顶,林荫道只剩几棵光秃秃的银杏树立在拐角。
黎闻站在路边冻得直跺脚,即使穿了两双袜子也抵不住冷意从脚底传到指尖。她本来可以不用受这种苦,偏偏这次负责小爱豆的执行经纪临时有事,只好让她先顶替一周。
小爱豆是个圈内出了名的作精,名气不大架子不小。喝个奶茶也叫黎闻必须去市中心的总店买,黎闻索性准备了个行李箱顺道多买几盒茶包带回家。
她出剧组前便叫了车,到了定位点看着远方道路不像是有车的样子,又把围巾拉高了些遮住大半张脸。
黎闻等了一会儿正犹豫要不要取消订单,面前就稳当当地停下一辆黑色轿车。
她想也没想便敲了车窗,“司机师傅,麻烦开一下后备箱,我有……”
话还没说完倒是先传来车窗降下的声音,黎闻愣在原地,不过是几秒的时间眼前便出现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
他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黎闻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使唤得心力交瘁,才会出现幻觉。但从车内不断涌出的暖气又提醒她,车里坐的确实是萧泽裕。
萧泽裕长了一张标准的纨绔脸却不爱笑。
黎闻在庭视听过他不少八卦。有人说他白手起家,有人说他是二代。前一天还是单身汉,第二天就变成花心渣男。
萧泽裕的标签在员工嘴里变了几十种,唯一不变的是性格,形容词只有一个——“冷”。
不过员工背后讨论老板也要讲技巧,所以又给取了个外号叫“R22”,制冷剂,非常贴切。
黎闻之前在公司偶遇萧泽裕时还敢偷看几眼,但他今天的心情好像格外差,眼神里透出的疲惫和烦躁让黎闻自觉后退一步。
黎闻身后是积水的坑洼,一脚踩进去雪地靴也湿了小半。
她回过神来把围巾拉得更高几乎遮住整张脸,打定主意要装作不认识,故意变了语调。
“对不起。”
身后有人把黎闻撞得一趔趄,她用余光瞥了一眼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剧组的制片人。
她连忙退到一旁。
那人跑到车边把文件双手递给萧泽裕,萧泽裕翻了几页后又问了几句,最后才在纸上签了几笔。
萧泽裕把文件递回那人后,沉默地打量了片刻站在不远处的女生,她头也不抬像个被罚站的学生。
好像有点眼熟。
他升上车窗吩咐道:“走吧。”
直到轿车开出约小百米没了声音,黎闻才敢踮脚去看。
之后她走到一旁的广告牌,倒影里自己一身大学生似的休闲打扮,她把围巾拉到刚才的高度,看着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模样心里不由地松了口气。
黎闻回想起刚才萧泽裕的反应像是对她这个人毫无印象,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又觉得是情理之中。
总裁嘛,怎么会记得小员工呢。
她吸了吸鼻子,踢着脚下的碎石子走回原地。
预约的快车司机虽然来得晚了点,但开车技术一流,黎闻在平稳的驾驶技术和暖气的双重夹击下昏昏欲睡。
她脑子里有些乱。
一会儿想到小爱豆点单要无糖去冰,一会儿想的是萧泽裕那张脸,到最后又在努力回忆自己的红眼航班时间。
睡着前黎闻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当初就不该被萧泽裕那张脸诱/惑进了传媒业。
///
黎闻怕遇见萧泽裕,特地先去酒店换了套衣服。到剧组时,小爱豆正坐在休息室的取暖器旁抱着手机聊得火热。
小爱豆见她来了,老实地放下手机装乖。
黎闻把奶茶放到桌上,想着今天是负责小爱豆的最后一天,心情非常愉快,连带着话也比以前多两句。
“你今天cut的几条,我都给录下来了,一会发给你。另外你说想参加综艺的事,我已经转达给李姐了,不过她好像不太赞同。她刚登机,准备一会儿来组里和你面谈。”
李姐是小爱豆原本的执行经纪,人在圈里是出了名的拼命,对手下的艺人要求也是出奇的严格。
小爱豆还在消化自己的舒坦日子即将结束的事实,又听见她开口。
“新招的生活助理也已经到了,我把联系方式给你,有事可以联系她。”
黎闻朝她笑,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不伺候了。
她负责的一向是宣传,从没跟过组,这一周以来天被小爱豆呼来唤去的差点少了半条命。
小爱豆终于缓过来,咬唇蓄泪一气呵成。
“黎姐,你这么快就不带我了吗?”她流泪得真心实意,毕竟除了黎闻没人完全满足过她那些无理的要求。
黎闻被她这声“姐”喊得太阳穴突突地跳,心想你改年龄前还比我大呢,随后面不改色地从包里拿出《演员自我修养》递给小爱豆。
“路过书店就顺便买了,送给你的离别礼物。我们有缘再见嘛。”
小爱豆想起今天自己被导演骂了好几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也不知道能回些什么,咬咬牙道:“谢谢黎姐。”
黎闻又和她客套了几句,转身憋笑着走出休息室,确定原本负责她的执行经纪已经加入剧组工作人员群聊后,干脆利落地点了退出。
///
黎闻回到离城已经是半夜。
她拖着行李箱出机场两步便感受到了熟悉的干燥空气,正感动不过几秒,抬眼,看见了不远处的萧泽裕。
他在西装外披了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宽肩薄背又是高个儿,这么一穿比杂志里的男模更好看。
深夜的机场外人迹寥寥,偶尔停下几辆车也只有匆匆离去的旅客。萧泽裕安静地站在那里,让她生出他在等她的错觉。
她不争气地被帅得晃神两秒,而后老老实实地打招呼,“萧总。”
萧泽裕是在等司机来的间隙发现的黎闻。
和之前碰面的情况不同,她今晚的样子更为放松。圆溜溜的眼睛左看右看,警惕又好奇。
“黎经纪。”
黎闻没想到他会记得自己的名字,记起下午自己对他的猜测难免觉得有些心虚。
是她以员工之心度老板之腹了。
离南机场和市区距离远,黎闻见客套完毕便想拉着行李箱赶去出租车停靠点乘车,没走两步发现前方居然排起队来。
黎闻脑子一热回头看了萧泽裕一眼,见他还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客气一笑收回视线。
而后她听到身后的人妥协的语气。
“上车吧,我让司机送你一程,你一个人不太安全。”
最近网约车的社会性案件频发,她一个人半夜回家确实是有些危险。甚至发出邀请的人还是萧泽裕,黎闻非常心动。
美色当前,她还是尽量保持理智,“还是不麻烦萧总了,我可以去坐出租车。”
萧泽裕又朝她走了两步。
黎闻觉得“哒哒”的皮鞋声不是踩在地上,是踏进了她心里。
萧泽裕盯着她脚边的行李箱看了一会儿,黎闻屏住呼吸。
她听见他说,“不麻烦,反正下午你已经把我的车认成网约车了。”
黎闻的心被他一脚踏得稀巴烂。
还是同样的黑色轿车,同样的萧泽裕,不同的只是更贵的车标。黎闻站在后备箱旁看着,四四方方的,好像自己的棺材。行李箱进去了,自己也像是进去了。
司机转身看她愁眉不展,出声提醒道:“黎小姐?”
“嗯?”黎闻回过神来,“不好意思”
坐上副驾驶前她特地多看了两眼,发现车窗玻璃应该是贴了防窥车膜,从外面看什么也瞧不见。
“这也不能怪我认错啊……”黎闻嘟囔着系安全带,往后侧看正巧和萧泽裕对上视线。
他的坐姿很端正,直挺挺地像是虚靠着椅背。黎闻看见大衣被他搭在一旁的座位上,延迟地感受到了车内暖气的升温,连忙转身坐好。
萧泽裕在后座把她的慌乱尽收眼底。如果不是因为同样的行李箱,他不会把她和下午发生的事联系到一起。
萧泽裕想起她的反应觉得有趣,“出发吧。”
车内安静得有些过分。
黎闻双手捏着安全带正襟危坐,一副紧张过头的样子让司机频频侧目。
“黎小姐……我已经替萧总开车很久了,你可以放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
黎闻把手放开,干笑着回话。她说话时不自觉往后看,发现萧泽裕正盯着窗外出神,不太在意他们的对话。
或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萧泽裕侧身坐正对着副驾驶的方向开口,“不用太拘束。”
司机听了这话自然地搭话道:“黎小姐这次去跟组的感觉如何?”
“还不错?”黎闻摸不准他问这话的意思。毕竟自己去西南只是个打个临时工,“我之前是宣传经纪,主要还是写软文和做策划,没跟过组。”
“你们经纪人之间也有分工?”
黎闻“嗯”了一声。接话说太多怕萧泽裕觉得吵,不接话又显得没礼貌,只能压低了声音。
“有的公司因为规模小或者资金不足没分那么细。在庭视是执行、宣传、商务,最后又统一归大经纪人管。”
这下总给足老板面子了吧?黎闻说完很佩服自己,怎么能如此自然地拍马屁?
“一个艺人要四个人带?”司机惊讶道。
“一般情况宣传和商务不止负责一个艺人。但品牌价值高的艺人就不止四个了。”黎闻把顶流说得委婉。
“那黎小姐之前负责过哪些艺人的宣传?”
“做的比较多,但主要还是跟着公司的前辈学习,做的大多是收尾工作。”
黎闻跟他打了个太极。她的工作比较杂,三言两语也讲不清楚。
更何况她刚刚往后偷看了一眼,发现萧泽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在闭眼休息。
要是说话声音太大吵到老板,自己的工作还想不想要了?
她向司机做了个手势,指了指身后又比了个“嘘”的动作。司机心下了然,打开音响放起了白噪音。
黎闻知道萧泽裕可能有失眠。
她在公司偶然遇见过他两次,第一次看见了他眼下淡青色的黑眼圈,第二次看见他在搜索睡眠软糖。
至于第三次……黎闻撇了撇嘴不想再回忆。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第三次见面,萧泽裕肯定是不会记住自己的。
她在这一点上很肯定。
……
关车门时黎闻很小心,哈着白气接过司机递来的行李,“谢谢,今天麻烦你和萧总了。”
司机客气地点头,“黎小姐路上小心。”
萧泽裕在他们下车时醒来。他难得睡着,浅眠的感觉并不好受。他揉着太阳穴坐直,往车窗外看去是黎闻拖着行李箱跟司机道谢的背影。
可能是因为车内外温差太大,她说话时不自觉缩着肩,白色羊绒把她整个人笼着看上去体型格外娇小。
像兔子,圆眼和冻红的鼻尖也像。
萧泽裕看了一会儿,从大衣口袋里摸出药盒吃了两粒褪黑素。他重新闭上眼,隐约能听见车旁的交谈声。
后备箱小声落下,他彻底没了睡意。
过了片刻,他听见从前方驾驶位传来开门声,开口道:“下次你替她关门。”
“好的,萧总。”司机回答完才觉得不对。
怎么还有下次啊?

耳边喃喃[娱乐圈]免费阅读

黎闻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将近十一点。
前一天的经历太荒谬,导致昨晚做梦都梦见她坐上了萧泽裕驾驶的网约车。梦里萧泽裕一言不发,全程只留侧脸供她欣赏。
除去最后因为萧泽裕把车速提到一百二十码飙下悬崖让她惊醒,这个梦黎闻做得还算满意。
睡习惯了酒店的软床,家里的床垫反而硬得让她腰酸背痛。她捶着肩膀走出房间,洗漱完休息没多久就接到了吴斐然的电话。
“我都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你终于醒了?我现在刚从你们小区外的超市出来,一会儿给我开门。我借场地拍个视频,中午做流心咖喱蛋包饭给你吃。”
吴斐然和她是从小到大的死党。
毕业后两人原本约好一起住,结果吴斐然被强制要求住在家里。虽然合租梦破灭,但吴斐然和家里人一吵架就爱到她那里住。
黎闻把她原本留在自己家里的补光灯搬出来,随口问道:“我手机开的静音没听见,你怎么又突然想重新开始拍视频了?”
“等见面再谈。”
吴斐然是个急性子,挂完电话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就按响门铃。黎闻给她开了门,她边脱鞋边往里走。
“我有一点辞职想法,但是执行欲/望还不强烈,还是怕老太太念叨。”
吴斐然熟练地把碗碟摆放整齐。
“我在报社待着没什么意思,每天都和一群老古板在一起工作,人都变闷了。”
黎闻听她抱怨过几次,知道她负责的板块有外采基本都是去社区。吴斐然喜欢热闹,对她来说,听大爷大娘聊家长里短无异于折磨。
“要不你把庭视的工作也辞了,和我一起当自由职业者?把你以前的视频号捡起来。按你的粉丝数和播放量,五位数起步的广告报价是基本。”
“太忙了。”黎闻没多想便拒绝。
“虽然你也确实很久没更新了,但是同类型的视频你可是做到了头部,不少人在等你重新回去呢。”
黎闻的视频是大学期间拍的。她很清楚自己的视频能火,是因为遇上了视频流量经济的发展初期,自己又舍得花钱花时间去琢磨,算天时地利人和。
“布景和剪视频太麻烦,我平常对着电脑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不想下班回家还要写视频脚本。”
吴斐然知道她的做起来比自己累,但还是开口问道:“是因为辞职了就见不到萧泽裕吧?”
黎闻不置可否。
吴斐然长叹一口气。
“要我说你当初就不该去考什么证,报个舞蹈班再学学唱歌,直接去庭视的练习生招募多好?总裁和艺人,标准的小言搭配。”
她转了一圈把黎闻拉住,突然凑近了看她。
黎闻她长得白,圆眼巧鼻笑起来还有一颗小虎牙。长相虽然不是娱乐圈里最抓眼的浓颜,但五官组合起来独有一种介乎少女与熟女之间的漂亮。
“说真的,要不然你去试试?虽然现在选秀节目有些疲软,但确实是个好跳板。你的长相不比爱豆差,再包装一下,混个出道位肯定没问题。”
吴斐然越说越激动,大有要动用人脉送她去当练习生的架势。
黎闻连忙将话题打住,把相机架好再递食材给她,问道:“别说有的没的,十二点能吃饭吗?我一点半之前得到公司。”
吴斐然“切”了一声,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加快了手里的速度。
没沥干水分的青豆下锅激起“刺啦”一声,黎闻走到相机旁帮她拉近焦距,看着显示屏里翻动的虾仁竖了个大拇指。
吴斐然做菜不仅有条理,速度还快。一个锅熬咖喱一个锅做炒饭。当她把咖喱浇在金灿灿的蛋皮上时,还不到十二点。
“我真搞不懂你。”吴斐然把餐垫和餐盘摆放好,连着拍了好几张图才把勺子递给她。
“什么?”
“当初看了个萧泽裕的杂志封面就决定去庭视,去了又只是远远地看他几眼,狂热又冷静的,你图什么啊?”
“图庭视的工资和五险一金高,工作环境和福利好,每天能见到帅哥美女心情也好。这个答案怎么样?”
大三那年黎闻和舍友偶然路过报刊亭看见了最新发刊的金融杂志。
烫金字体“投资新模式,庭视收购趣意传媒”的正上方,男人西装革履,挺鼻薄唇,黑白主调下桃花眼也显得冷峻。
庭视原本的发展方向是互联网科技,那时突然转而收购趣意传媒后建立子公司庭视传媒让人大吃一惊。
她和舍友买下杂志后回宿舍翻看采访,舍友对着萧泽裕简短回答的“分一杯羹”喊了好几声“老公”,转身就看起了墙头的直播。
而黎闻对萧泽裕见色起意,想看看他真人到底长什么样。
她左思右想,奔着“多一个证多一条出路”、“反正不吃亏”的念头去考了经纪人资格证,毕竟不论是专业对口还是兴趣爱好进庭视传媒肯定比庭视科技更好。
公司年会时,黎闻如愿远远地看了一眼。对着电子屏幕上放大的脸,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拍杂志封面也不用修图。
黎闻还没和别人提过自己昨晚坐萧泽裕车回家的事。
一是没时间,二是她觉得萧泽裕的举动纯粹是大发善心,自己这样拎出来讲反而有点自作多情。
吴斐然摇头,“行吧。不过你之前借着电视剧的东风炒cp刚要把林沛杉捧红,就被赵天抢功劳又抢人的,不生气?”
“气抢功不气抢人。”林沛杉资质一般,能小火一把已经算是走大运。
黎闻又吃了几口才放下勺子,“我先走了,记得帮我关好门啊。”
///
黎闻出地铁站时发现路旁新开了一家面包店。
她看时间才一点整,想到给同事带的茶包,索性又进店里选了有几个推荐标签的软欧包和千层切件当配套的甜品。
去公司的路上黎闻回忆起刚才和吴斐然的谈话。
她虽然没想过去当什么练习生,但在刚进庭视时却是真的动过辞职回家做自媒体的念头。
黎闻一开始以为考了经纪人证就能当经纪人,野心勃勃地想捧出个影帝影后当金牌经纪。但进了庭视却发现自己其实只是个宣传专员,工作的时间长内容杂报酬少。
最紧急的一次,他们组负责的艺人在凌晨十二点被私生粉在微博曝出酒后骂脏话。恰巧带她的前辈又请了病假,她只好硬着头皮赶回公司,一个人跟着不熟悉的商务组熬夜做危机公关。
黎闻那几天基本没睡过一个好觉。
艺人工作室的微博也由她运营,每天睁开眼她就去看私信。私信里有的粉丝在骂工作人员是废物,连这点料也压不下来。有的让他们发律师函告黑粉。
她看见骂得特别难听的就会打开word,辞职信写了一版又一版,最后还是全进了回收站。
黎闻回想得认真,对身后放慢车速的迈巴赫毫无察觉。
然而坐在车内驾驶位上的蒋毅内心很纠结。
他当萧总的司机已经有了五年时间,自认为对自家老板很了解。
老板昨晚又是邀请黎小姐上车又是开口让人别太拘束,临到最后还提醒他下次要帮黎小姐关门。
这应该是对黎小姐有好感吧?
现在黎小姐就在他们右前方,他明明都看见老板盯着黎小姐的方向好一会儿了,今天怎么还不吩咐自己停车呢?
作为体贴的下属,他自认为识趣地把车速减到了二十。
“蒋毅。”
果不其然,自家老板的声音适时响起。
蒋毅克制住自己久违猜中老板心思的喜悦,“萧总。”
“后面的车在按喇叭,你听不见吗。”
萧泽裕刚刚正在放空思考今晚该带点什么礼物回家去。
萧家人之间喜欢聚会。他虽然算不上喜欢,但偶尔有应酬缺席时,一定会在下一次的聚会上给每个人准备礼物。
这是他第三次买礼物,不能选重复的,所以准备得很困难。
萧泽裕好不容易想到可以买一条丝巾,就被急促的鸣笛声打断。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司机好像也在走神,车速居然低到了二十码。
蒋毅像是突然打起精神加快了速度,“萧总,刚刚……”
萧泽裕不想听借口,“没有下次。”
他向车窗外看去,本想从各商铺里找点送礼物的灵感,临街最多的却是面馆和餐馆。
他记起金融园是离城政府近年来新划分的产业园区,大小公司的聚集地自然只有餐饮行业最发达。
“蒋毅,离金融园最近的……”萧泽裕刚想收回视线,却看见有些熟悉的身影从车窗一闪而过。
他直起身子往后看。
黎闻今天走得很悠闲,手里提的两个礼袋随着她的步伐晃动。因为距离有些远看不太清,萧泽裕只能勉强分辨出礼袋上有“茶”字。
送茶好像也不错?
蒋毅从车内后视镜里偷看了自家老板好几眼,发现他似乎已经忘了刚刚叫过自己的事实。
刚刚放慢车速的时候不看,现在又眼巴巴地盯着窗外。难道这就是爱情?
蒋毅谈过恋爱。
蒋毅今天发现自己可能不懂恋爱。

小编推荐

小说《耳边喃喃》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耳边喃喃[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萧泽裕黎闻全文免费阅读耳边喃喃",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