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渺韩奕言全本章节免费阅读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
陶渺韩奕言全本章节免费阅读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

陶渺韩奕言全本章节免费阅读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

作者:陶渺韩奕言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5-06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陶渺韩奕言全本章节免费阅读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

陶渺韩奕言小说《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特别推荐,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不久后,首辅家的三姑娘姿容绝艳,才华出众的消息传开去,甚至被封为“京城第一美人”。提亲的人踏破门槛。传闻中权势滔天,冷血无情的韩小侯爷坐不住了。

小说简介

前世陶渺受尽欺辱,含恨而终,却意外绑定了“弱者改造”系统后重生,看清舅母一家嘴脸的她,在系统的威胁下,忍受着各种非人的任务,立志要为母亲报仇。
【三天内学会二百个字,美貌值加一】
【半个时辰背完千字文,美貌值加二】
【七日学会对弈,并下赢一局,美貌值加四】
......
任务做着做着,陶渺突然发现,曾经厌嫌她的酸秀才开始盯着她的脸发愣了,欺负她的学童们会偷塞糖讨好她了,村里的光棍都挖空心思想要娶她。
甚至连京城都来了一帮人,锦衣华服,低身下气地唤她。
三姑娘,首辅大人命我们接您回家。
*
陶渺回京的那一日,各房都在等着看笑话。
据先前探过的人说,这位老爷在外头生下的三姑娘骨瘦如柴,面黄肌瘦,连府上的婢女都比不上,实在上不了台面。
众人正等着讥讽一番,却见来人将帷帽一掀,一双媚眼如丝将厅上的人都看了一遍,朱唇轻启,举止有礼地道了声安。
整个大厅顿时鸦雀无声。
不久后,首辅家的三姑娘姿容绝艳,才华出众的消息传开去,甚至被封为“京城第一美人”。
提亲的人踏破门槛。
传闻中权势滔天,冷血无情的韩小侯爷坐不住了。
看着眼前这个面目清隽柔和的男子,陶渺觉得怎么越看越像她在村子时救的“商人”。

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全文阅读

第1章 重生
神思入体后,陶渺试着动了动。
痛!仿佛浑身被车马碾过一样的痛!
耳畔,尖细刻薄的女声还在絮絮叨叨:“她就是个没良心的小贱人,明知道她娘生病,这么冷的天把她娘一个人留在屋里,生生饿死冻死了她啊!可怜我这个小姑子……”
陶渺勉强睁开眼,不远处的简陋土炕上,直挺挺躺着个人儿,用白布盖过了头。
“阿娘!”
陶渺的眼泪刷得落下来,忍着痛挣扎着,跌跌撞撞地扑过去,她用颤颤巍巍的手掀开白布,一张灰白的,没了气息的脸映入眼帘。
“阿娘,渺儿回来了。”她轻柔地抚上榻上人的脸,“可这一回您为何还是没有等等我。”
身后一只手猛力拽了她一把,将她狠狠推倒在地。
陶渺受着伤,招架不住,一下跌倒在地,痛得倒吸一口气。
孙张氏没曾想陶渺醒得这么快,一张脸扭曲着还想再骂,却见陶渺猛地抬起头,目露凶光,仿佛恨不得将她当场撕了。
孙张氏吓得瞬间冒出冷汗,陶渺向来胆小怯懦,逆来顺受,一句嘴都不敢回的,怎么还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她只当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稳了稳心神,遂又一副愤愤的样子。
“你还好意思同你娘说这些话,若非你刻意晾着她不管,她哪里会一个人孤零零就断了气。”
说罢,一只手挥过来,显然又要打!
孙大富看不过去,伸手拦了孙张氏一下:“无凭无据,不可乱说,指不定啊,这渺儿是在哪里迷了路,这才耽误了回家。”
“迷路?我们这村沟子屁点大,闭着眼睛都跑的回来,还能迷路到哪里去。我看呢,她不过是照顾了四年,心生厌烦,就想着熬死了她娘,便不用侍候了。”
陶渺冷笑了一声,一双眼睛直直定在孙张氏的身上,看得孙张氏浑身发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死丫头,看什么看!”
孙张氏将陶渺上下扫了个遍,总觉得她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难不成她娘死了,她也跟着疯了不成。
孙张氏的直觉没错。
陶渺确实不一样了,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她牢牢记得,前一世,她和她娘是怎么死的,这一切,都是拜孙张氏所赐。
陶渺的阿娘叫孙玖娘,打陶渺记事起,她就住在这小别村里,和孙玖娘相依为命。
日子虽不至于富足,却是吃穿无忧。
可好景不长,陶渺十一岁时,孙玖娘生了重病,药石无用,身子日渐虚弱下去,后常年缠绵病榻。
陶渺没日没夜照顾了孙玖娘四年,有一日,孙张氏告诉她,后山的山谷里,生着一种草药,只要能寻来,或许能减缓阿娘的病情。她虽将信将疑,但只要为了孙婉娘,就算是假的,她也要一试。
临走前,孙张氏还信誓旦旦地说她会照顾好孙玖娘。
当夜,谷中下起了暴雪,她侥幸逃过一命,第二日拖着一只冻伤了的腿回到家中,却只看见躺在床上的孙玖娘冰冷的尸首。
她没来得及哭上两声,就被孙张氏反咬一口,踢昏过去,待她第二日醒来时,孙玖娘已被草草下了葬。
她不曾想到,草药是真的存在,孙张氏想救孙玖娘的心却是假的。
忆至此,瘫坐在地上的陶渺一把将手中的草根甩在孙张氏的脸上。
“大舅母,你且看看,这是什么?这便是你支开我去那山谷中寻的草药,分明是你有意骗诱了我,对我阿娘不管不顾,生生看着她咽气。我阿娘从前待你不薄,你就不怕我阿娘化作厉鬼夜里来找你寻仇嘛!”
屋外的村人听见争执声,都围拢过来,堵在门口,甫一听见陶渺那番话,不免都对孙张氏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窸窸窣窣起来。
孙张氏面色难看,原盼着陶渺挨了打,被她名正言顺赶出去,没成想她跟变了个人似的,居然敢开口顶撞她。
她气得捂着胸口退了两步,撒泼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今日大家伙都在,且得给我做做主啊,我这小姑子卧床了四年,母女俩没吃没喝的,还不是靠我和大富硬生生从那么一点口粮里省出来给她们。如今这个不孝女自己害死了她娘,还要把脏水泼在我身上,我这么费心费力的,冤不冤呐。”
“这孙张氏确实为小渺母女做了不少!”
“对啊,要是没她,小渺母女早就饿死了吧。”
“难道真是小渺害死了她娘啊。”
围观的村人听这一席话,你一言我一语,都不免朝孙张氏那里偏了些。
只有跌坐在地上的陶渺静静看着这场好戏,嗤笑一声。
原是她天真,从前只当她这个舅母抠抠索索,为人小气,倒也没什么大毛病。怎就没早发现她根本就是谎话连篇,生性恶毒。
阿娘生病卧床的这四年,是她没日没夜靠帮村人做针线活赚些零碎的钱,除却买药,只够换少许米面,堪堪不会饿死。
从前她窘迫地实在揭不开锅时,也厚着脸上门去讨过,孙张氏抵着房门不让她进,下颌挂着饭粒儿,却还一个劲儿地同她哭穷。
她那时便该知道,这隔壁屋住着的是什么杂碎。
“好啊,舅母既然想同我母女俩算这笔账,我们便出去算个清楚,我阿娘尸骨未寒,莫要脏了她的耳朵。”陶渺扶着墙站起来,居高临下地觑着孙张氏。
她一瘸一拐地出去,孙大富见她这模样,忍不住问道:“渺儿你这腿?”
孙张氏狠狠瞪了他一眼,孙大富脖子一缩,瞬间住了口。
陶渺瞧在眼里,心又寒了几分。
她阿娘那些年付出的真心,终究是一个两个喂了狗。
她腿疼站不久,扫开积雪,便在院子里的石磨台上坐下,挤在屋内看热闹的人群又涌出来,围站在了院子两侧。
“舅母既然说了,我母女俩这些年靠您救济了不少,那渺儿便将这些一一还与舅母便是。”陶渺目光灼灼地看着孙张氏,“您说用我们这间房来抵够是不够?”
孙张氏听得这话,眼底一亮,面上却还是一副哀叹的模样:“渺儿,你要知道,舅母自小便疼你,即便这些年帮了你们不少,也并不求回报,你怎可这般诬赖了我。”
并不求回报?
昧着良心说这话,她也不怕天打雷劈!
就是为了这一间房,为了这间日后或许能拿来给她才九岁的儿子娶媳妇的房,孙张氏就这样害死了她的阿娘。
也在前一世,硬生生害死了她。
为了独占这间屋,孙玖娘去世不过一个月,孙张氏就迫不及待地收了三两的礼钱,将她许给了一个已死了三任妻子的屠夫,屠夫残暴,对前几任妻子非打即骂,是小别村出了名的阎王。
陶渺不愿意,被孙张氏下药迷晕后塞进了花轿里。
那晚,红烛摇曳,陶渺只记得屠夫凶狠的脸和雨滴一般砸在她身上的棍子,屠夫力大,她受不住,十几下下来就那般浑身是伤地咽了气,死不瞑目。
“您也好意思要吗?”陶渺觉得可笑,“你这些年给我们母女的,指的是过年时那株烂透了的白菜,还是根本咽不下的那把米糠。”
围观的村人突然又骚动起来。
这小别村谁不知道孙张氏是个抠门玩意儿,平日里一文钱买个烧饼都要看薄厚,更不论去谁家都要捎带点三瓜两枣出来的。
方才怎么还一时糊涂信了她的。
孙张氏被这话问得一噎,直憋得双脸通红,咋咋呼呼道:“真是好心喂了驴肝肺,你不记得我这些年的好,偏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记得牢。我都快忘了,你娘也不知打哪儿生了你,你骨子里想必是同你那混蛋爹一样冷血!”
见陶渺面色一白,似被戳到了痛处,孙张氏心里一爽快,泼妇般骂得更狠了。
“你惯认识不到自己是个赔钱货的,你那娘两腿一蹬算是去了,只从今之后,你吃穿都得我和你舅舅供着,往后你嫁出去,还不得为你备份嫁妆。”孙张氏指着陶渺,脸上露出几分鄙夷,“你也不照照镜子,瞧瞧自己生得什么模样,这十里八乡的,怕是倒贴了钱,都没人想要你!”
周遭人听得这话,顿时鸦雀无声,也没人出来给陶渺争上一句。
虽是不言,那一双双提溜着,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孙玖娘生得这孩子着实太寒颤了些,这些年没吃没喝,面黄肌瘦,两颊深深陷下去,衬着上头那双眼睛大得吓人,再加上整宿整宿在她娘窗前侍疾,眼底乌黑一片,显得整张脸愈发没有神采。
这乡下娶媳妇,无非为俩,一则多个人下地干活,挣口饭吃,这陶渺细胳膊细腿的,一看便是个没有劲儿的,只怕白白吃了家里的口粮不说,如今还这么一瘸一拐的,指不定落下什么残疾。
再者自然是为了传宗接代,抚育子嗣,可怎么瞧着这干瘪的身子也不是个好生养的。
但凡家里有两算盘的,宁愿娶个粗俗黝黑但好歹能下地干活的泥腿子,也不会打这陶渺的主意,活活给自家请个难伺候的菩萨来供着。
见没人敢对她的话起异议,孙张氏像是被壮了胆似的,骂得没完没了了。
“瞧你浑身上下有哪一点比得上我云姐儿的,这世上拿你当个宝贝的,也就你那瞎了眼的娘......”
孙张氏正一脸得意地骂着,突然见坐在石磨上的陶渺猛一起身,那瘦得跟竹竿一般的手臂挥起,直向她甩来。
“啪!”
空气中只听得干脆利落的一声脆响。
陶渺这一巴掌拼尽了身上的所有气力,直打得孙张氏脑袋一偏,发髻散落了大半,整个人蓬头散发跟疯婆子一样。
“闭嘴,你没资格侮辱我娘。”
孙张氏被打懵了,打她嫁进孙家那天起,从来是说一不二,哪里有人敢打她的,她气得胸口上下起伏,恶狠狠地瞪着陶渺,活生生想从她身上扒下层皮来。
“造反了,造反了,这死丫头居然还敢打长辈!”
孙张氏一把将陶渺推到了地上,她本就是在庄稼地里干活的,浑身有的是蛮力,哪里是瘦弱且身上还带着伤的陶渺敌得过的,
“好呀,你敢打我,我便打死你个臭丫头。”孙张氏她从院子里捡了把扫帚,作势便要往人身上砸。
村里人有苦口婆心劝上一两句的,却始终没人敢真正去拦,就连站在一旁的孙大富也跟个鹌鹑似的,无措地举着双手却是没敢上前。
“住手!”
人群中,走出个着灰色布炮的中年男子,他唇下留须,面相和善,举手投足散发着难掩的文人气,他身后还跟着个威仪的老者,拄着木拐,一脸肃然地瞧着眼前的场景。
“里长,周先生。”
孙张氏见事情闹大了,都有人请来了里长,扔下了手中的扫帚,扑上前恶人先告状:“里长,你老总算来了,你且得我做主,我不过随口说了她两句,这死丫头便敢动手打我,您瞧瞧,瞧瞧,我这脸被她打成了什么模样!”
里长没理睬她,直直越过她去,关切已被周先生扶起来的陶渺。
“小渺啊,如今你娘没了,你也别太伤心,她的身子本也熬不久了。”里长从宽大的袖兜里拿出一封信递给陶渺,“你娘早知自己时日无多,便提前跟我交代了后事。”
孙张氏听得“后事”二字,心头一凛。
好你个孙玖娘,居然还特意留了一手。
“这是小姑子留下的?她从来是很关心她哥哥和我的,快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孙张氏假意抹着泪,不管不顾地便要去抢那信。
谁知陶渺早有防备,轻轻往外一让,就让孙张氏扑了个空。
前世,陶渺被孙张氏踢晕过去,并不知道里长带着孙玖娘的信来过,孙张氏瞒了她,将属于她的东西通通骗了去。
陶渺本不知这些,可死后她魂灵飘摇,回到了这里,正好瞧见屋内,孙张氏眼中闪着得意的光,笑着将一切对女儿孙云托盘而出,骂她和她娘都是傻子,到最后这屋和田还不都是她的。
那就让孙张氏看看,重来一回,她还能不能得逞!

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免费阅读

第2章 系统
眼见孙张氏回转过来又要抢,陶渺重新将信塞到了里长手上:“这信,请里长大人您来读才是,我不识得几个字,我那舅母更是个睁眼瞎,惯是她不认识字,字不认识她的,请您来读,也不怕谁动了手脚,偏了私。”
孙张氏恼怒地瞪着陶渺,看着那近在咫尺的信却是奈何不得。里长一向在村里威望极高,得罪他,便是得罪了全村人。
“也好。”里长应下,略略读了一遍,“这信文辞繁冗,怕你们不懂,便简单将意思同你们说说。”
他转向孙大富:“玖娘说,当年你久未娶妻,还是她从外头回来,花了钱为你讨得媳妇,是或不是?”
孙大富愣了愣,继而窘迫地垂下眼,点了点头。
里长又指了指眼前的两间砖房。
“这娶妻的彩礼钱是一两,而这两砖房,也是玖娘出钱请人盖的,她占了单间的屋,剩下双间的屋给了你,这便是三两,再加上你两个孩子的百日酒,周岁宴,都是玖娘出的银两,零零碎碎加起来,便有五两之多。孙大富,这些钱你认是不认?”
孙大富的头直快垂到地里去,臊得一句话都不敢讲。
“这孙大富占了妹妹如此多的钱财,还这么虐待妹妹的女儿,着实狠心了吧。”
“从前只道这孙家财大气粗,头一个在我们村里盖了砖房,敢情不过是从玖娘那儿抢来的。”
“怪不得,都说这孙大富窝囊,夫妻两好吃懒做的,哪里来那么多钱。”
陶渺从前年纪小,不知事儿,不晓得原来舅舅家如今这好日子都是阿娘给的,可恨这一家子都是白眼狼,占了那么多好事儿不说,还想赶尽杀绝,把她母女两仅剩下的统统吞了去。
孙张氏见村人纷纷扬扬的指责,忙狡辩道:“从前归从前的,这些年,她们母女俩还不是靠着......”
“还有。”里长打断道,“东山头的那两亩地,当初商量好了,大富只管种,分三成给她们母女俩裹腹便可,可自打玖娘卧床后,却是一粒粮食都没分得,这些个也该算在账上。”
“这地是我和大富顶着风雨辛苦种的,有她孙玖娘什么事儿,凭什么她还心安理得要这三成了。”孙张氏愤愤道。
孙大富拉了拉她,却被孙张氏一甩袖,骂了一句“作甚么,窝囊废”!
孙大富嫌丢人,低着声儿道:“那两亩地,当初也是玖娘花钱买下的。”
像被扼住了喉咙,孙张氏倏地噤了声,难以置信地盯着孙大富,眼中都要冒出火来。
“不过,玖娘为人大度,倒也不同你们计较这些。”里正继续道,“只说待她身故后,你们便出钱帮着渺儿好生安葬了她,至于玖娘和小渺住的那屋,谁都别想惦记,只等着小渺出嫁,卖了换做嫁妆带过去便是。”
陶渺愣了愣,她大抵能明白为何孙玖娘会选择将房和地留给孙大富一家。
她自己撒手去了,可是怕夺了孙大富仅有的房和地,孙张氏恼羞成怒之下会被陶渺下手。可她想得太简单了些,人心贪婪无度,孙张氏狠毒,就算如此,依旧会觊觎不属于她的东西,也不会放过陶渺。
孙张氏没想到,自己苦心谋划了那么久,却被孙玖娘轻飘飘的一张遗书毁了个干净。
她还想发作,却被孙大富拽住。
“便这样吧,玖娘的后事由我们来操办,渺儿那屋我们也不占,在她出嫁前,我们都会好好待她的。”
孙大富总算还良心未泯,记得他妹妹从前对他的好。
孙张氏却气得乱拳砸过去:“孙大富,我怎么嫁了你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儿,这赔钱货哪里嫁得出去,要养你养,我一文都不会出的。”
“不必你们养!”陶渺看着丑态百出的孙张氏,缓缓站起来,“今日,当着里长的面,我陶渺也将话说个清楚。待我阿娘的事情了了,我便和你们孙家一刀两断,从此再无瓜葛,今后不论我是贫是贵,都莫来纠缠。”
孙张氏自是乐意地很,她似听见什么好笑的事,不屑道:“你这乳臭未干的死丫头倒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你要是一朝攀上富贵,我便从这三步一磕头,一路跪到村门口去。”
以陶渺的身板和长相,还想翻了身去,那就是上天绣花,想得倒还挺美。
陶渺咬牙定定道:“好,舅母且把今日这话记牢了!”
孙张氏并不知道她的身世,可陶渺却知道,因前一世她死后,便有一帮锦衣华服的人来到了小别村寻她娘,说要带回他们家的三姑娘。
陶渺起先不知他们口中的三姑娘是谁,但从他们的对话中才明白,他们找的人就是她。是十五年前,孙玖娘从京城带走的孩子。
孙张氏看见这群人的架势害怕,随口说陶渺生了一场急病死了,那些人听罢颇为遗憾,在村中停留了一日便走了。
陶渺想跟着他们去,想知道她的爹爹究竟是谁,可她的魂灵像是被禁锢在这里一样,怎么都走不出小别村方圆十里外。
可若这一世她不死,她依旧好好地活着,两个月后那帮人应当还会寻上门来。
里长见闹也闹够了,挥手散了人群,孙张氏也被孙大富强行拉走了。
“小渺啊,你和你舅舅一刀两断的事,我也管不了,只是你一个姑娘家,往后一个人可得受累着。”里长这话拐了个弯,突然又道,“不过也别太气馁,这万事总有转机,兴许好事还在后头呢。”
若上一世的陶渺听见这话许是不会去深究,可重活了一回,陶渺却忍不住怀疑起来。
里长莫不是也知道那件事?
里长前脚刚走,周先生便走到了她跟前,眼神里隐隐透着些忧心。
“渺儿,今日若是不来,我也不知你舅舅舅母竟欺人至此,往后你一人,身上也无钱两,要如何自处?”
陶渺轻轻摇摇头,虽她并未想好,可至少摆脱了孙张氏,她或许可以改变上一世惨死的结局。
“待将阿娘安葬了,我多接些针线活,大抵这日子也能过得去。”
周先生不忍道:“你娘生前曾托我照应过你,不如这样,往后你便去我那学堂,我正缺个洒扫做饭的,你若愿意,我那小学堂里尚有间空房,你住下也可,省得待在这儿叫你舅母他们欺负了去。”
周先生名周泽,在小别村办了家学堂,是村中唯一的先生,开办蒙学,好歹让那些祖辈都目不识丁的小娃娃们不至于是睁眼瞎,故而这村人见着他都难免要敬上几分。
陶渺思忖片刻,点头答应下,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周先生走后,方才还闹哄哄的院子,除了满地的积雪,只剩下孙张氏要用来打她的那扫帚横在地上。
陶渺踏进屋去,屋内阴冷潮湿,而孙玖娘正孤零零地躺在那土炕上。她拖着伤腿走了两步,终于忍不住扑倒在炕前闷声哭起来。
【‘弱者改造’系统加载中,系统001号为您服务。】
一个熟悉的声儿横空响起。
“你不是说一切都能重头来过吗?”陶渺止住眼泪,“为何我阿娘还是死了,你骗我!”
【‘弱者改造’系统可以帮助宿主完成重生,但没办法保证重生节点。】
系统冰冷又无情地补充道:【自宿主答应重生起,即默认系统提出的任何条件,必须尽力去完成系统发布的所有任务。】
陶渺轻呵了一声:“如果我不完成呢?”
【一旦任务失败次数超过二十次,宿主将以意外死亡的方式被系统抹杀。】
听到“死”这个字,因孙玖娘的再度去世而心如死灰的陶渺神色清明了些。
上一世她死后,许是因为不甘,魂灵在人间漫无目的地飘荡了许久,直到有一日,耳畔突然有一个声音问她“可想重新活一回”。
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这个叫系统的东西,虽然说的话有些奇奇怪怪,可她大致也能听得懂。
比如现在,她明白若她不按系统说的去做,她可能会再度死去。
她不能死!
她所以重来一回,自然是想让那些曾经欺辱过她和她阿娘的人通通付出代价。
桌案上的白烛烛光飘摇闪烁了一下,映照在陶渺那双坚定的眸中。
“好,只要能活下去,我会按你说的去做。”
系统满意地继续说明,语气中略带安抚:【有罚必有赏,任务完成后,系统会根据任务的难易程度,适当奖励美貌值。】
“美貌值?”陶渺疑惑道,“是会让我变漂亮?”
【是,不过美貌值增幅不会过大,会以潜移默化的方式使宿主的容貌值发生变化。】
陶渺刚想说漂亮有何用,可念及上一世的事,又硬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她微微侧脸,不远处的木桌上,搁着一面花了面儿的铜镜,铜镜里,隐隐映出一张面黄肌瘦,没有神采的脸。
上一世,她出嫁的那一夜,屠夫嫌弃陶渺貌丑,愤怒媒婆哄骗了他,一气之下,将她摔在地上,本想棍打泄愤,不成想活生生打死了她。
陶渺将手抚上自己的面颊,镜中人和她做出了一样的动作。
更何况,若她这一世依然是这个模样,那她爹爹从京城派来的人是否也会因为厌嫌而放弃接她回去。
【宿主放心,系统旨在改变宿主命运,因此所有任务的发布皆对宿主本身有利。】系统顿了顿,说出了最打动陶渺的话,【按照系统发布的任务去做,宿主定能一偿心中所愿。】
自然没有什么比这话的诱惑力更大,陶渺眸中隐隐有怨愤的光芒跃动,她双唇开阖,想对孙玖娘保证什么。
最后,却只喃喃了一句:“阿娘,你放心......”
这一世,在陶渺的坚持下,孙玖娘的灵堂设了三日三夜。
待到第四日清晨时分才叫村中几个健壮的小伙子抬去下了葬,送葬的唯有陶渺和孙大富,连孙大富的一双儿女都没有来。
孙大富和孙张氏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唤孙云,如今十四岁,只比陶渺小上一岁,幼子九岁,名唤孙舟。
孙玖娘生前对这两个侄子侄女疼地不得了,但凡有些好吃好玩的,都念着他们。可如今他们的姑姑不在了,不守灵也就罢了,却是来送个葬都不肯。
真是一家子的狼心狗肺!
一群人送完葬,收了孙大富的钱,心满意足地匆匆走了,孙大富上了炷香,也未久留。
只有陶渺在坟前跪了许久,并未哭闹,静静对着那新立的墓碑说了些话。
阿娘在世时,时常同她说,若她没了,她该如何如何的,那时陶渺虽怕,但只要瞧见阿娘将她煎了许久的汤药咽下去,便安了心。
只要喝了药,就会好的。
她从来都这么想,可终究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但这一回,她会为了自己和阿娘,好好地活,不教任何人摆布。
陶渺一瘸一拐地踱回家时,天气已暗了下来。
她吃了些供桌上留下的果点,烧了火在简陋的土炕上躺下,睡得迷迷糊糊间,只听屋后“咚”的一声闷响,格外清晰。
陶渺翻了个身,本没想管,可思索片刻,还是披衣起了身,外头下起了暴雪,纷纷扬扬将视线都遮了大半。
她摸黑走到了屋后头,模模糊糊看见平地里拱起了一块。陶渺这屋临着后山,又是冰天雪地,食物匮乏的时候,常有活生生冻死饿死的野兽。
她随手抄了根木棍,凑上前去看,那拱起一动不动,上头已覆了层薄雪,她轻轻用木棍碰了碰,积雪滑落,露出一片衣角来。
陶渺的心陡然一惊。
是个人!
她上前把雪拨开,果然,只见一个男人背朝上扑倒在雪地里,雪被染红了一片,显然是受了伤。
她被吓得不轻,踉跄着退了两步,在原地踯躅了片刻,却是咬咬牙狠心转过身。
她一个人尚且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救人。
可还没走出两步,只听耳畔叮的一声响,在渺无人烟的雪天里显得突兀又清晰。
【新任务已发布】
【任务内容:拯救受伤的陌生男人】
【任务奖励:美貌值+2】
【失败惩罚:生命值-1】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陶渺韩奕言全本章节免费阅读被系统逼成京城第一美人",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