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荷江倾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蛊惑
纪荷江倾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蛊惑

纪荷江倾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蛊惑

作者:纪荷江倾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5-06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纪荷江倾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蛊惑"

蛊惑纪荷江倾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分享,作者是“丁律律”所著的热门作品。蛊惑纪荷江倾完整版全文讲述了:相传年少痛失所爱的江家大少爷一改纨绔,成了市局最年轻支队长,留学归来的纪荷不信。直到一件案情吹风会上,两人重逢,他的眼神克制又猩红,纪荷讶然,“嗨……江倾?”

小说简介

纪荷是江家保姆的女儿,溜须拍马的本事一流
给江家大少爷背包、写作业,大少爷飙车的时候她望风,大少爷进警局她敢装家长捞人
离开江家去留学的那天,纪荷直起了自己的背
挥挥手把江大少爷和其他的一切都丢下了
.
江倾一直嫌弃自己家那个叫纪荷的小跟班,嫌弃她土,嫌弃她直不起腰
嫌弃她嫌弃到
纪荷在江里泡了三天三夜,救援人员用竿子戳着往岸边推时,他面目全非嘶吼,“轻点,她疼……”
.
相传年少痛失所爱的江家大少爷一改纨绔,成了市局最年轻支队长
留学归来的纪荷不信
直到一件案情吹风会上,两人重逢,他的眼神克制又猩红,纪荷讶然,“嗨……江倾?”
对方:“……你活着?”
“废话。还能死了吗?”
为她穿上这身警服的江队:“……”
正义调查记者x刑侦大佬
#拿了十年的苦情剧本,结果全他妈是自作多情#

蛊惑纪荷江倾免费阅读

第11章 妈的纪荷,你摸我!
生意惨淡。
下雨天,空有两个剪头刮脸的,完事后连钱都没付。
“老客户了。他们都是年结。”
说话的少年叫肖冰,今年十八岁,长得瘦削又白皙,理着两侧可见青皮的发,刘海有点长,搭在眼角,说话时挺冷漠。
纪荷显然对这里很熟,进来时都不用观察,对他教育:“楚河街三分之二都是外地人,你跟他年结,他干不到两三个月就跑啦,还年结……”
“那怎么办。他们又不给。”肖冰的语气破罐破摔。
纪荷说:“不要做他们生意。”
“可万一他哪次给了呢?”
“没有这种万一。都在外面混的,谁不知道谁?也就看你好欺负。”
肖冰埋下头,一边无意的、拨弄着自己被理发剪印出老茧的手指,余光里,是一只蓝色塑料扫把在扫着地,她手指白皙,细长,握着扫杆时,像握了一把琴弓在手中起舞。
“我来吧。”
她一般一个人来,或者带那个叫周开阳的摄像师,这回不是周开阳……
男人手指修长,剪着干净整洁的指甲,掌背宽度,握上扫杆时,足够包裹住她……
“啊,不用……”她惊诧了一声,极力避免他握上扫杆。
“没事。”低沉的两个字后,扫帚到了男人手里。
肖冰一下子烦躁,戾气地,“你又跑来干什么?要帮我追账?可怜我?”
白色斑斑驳驳的地砖上扫帚顿了一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肖冰觉得那一顿,下一秒这男人会一扫帚砸过来。
但是,对方若无其事继续,细塑料丝的扫面所过之处干干净净,看起来不像戴着百达翡丽的男人、该会的事。
纪荷骂了一声,“你给我闭嘴!”接着,转到那一边惊喜笑,“天呐,江兄,你好厉害!”
这个姓江的,笑音豁达,邀功,“我还会抹桌子,需要吗?”
操……
肖冰惊奇地抬眸,瞪了对方一眼。
这人正冲她笑。
理发的大镜面里,印出两人宛如婚纱照一般的情景。
她惊喜扬颈,嘴角拉地很上,眼睛变成月牙样的形状。
“需不需要?”他追问一遍。
明明是在扫着地,眼睛却二用,盯着她。嘴角玩世不恭,因为真诚,这股玩世不恭显得特别有魅力。
“这是我家!”肖冰发毛了,一下站起来,要下逐客令,表情凶悍的对着他们。
江倾瞥了一眼,笑意淡淡的,没放在眼底,转回来又盯着纪荷,“我厉害的多着呢。”屁同性恋……小兔崽子。
“好,好,以后我慢慢发掘!”纪荷喜不自禁。
她真的挺惊讶,大少爷扫地,多么难能可贵啊!
以前的江倾别说扫地,他恨不得连穿袜子都得有人伺候,纪荷就记得有一年冬天,他赖床,要迟到了,她在门外急地团团转。
他江大少爷迟到是有免死金牌,她小跟班可没有,甚至会被班主任攻击,因为江倾可是她的任务!
众所周知,江董事长出工资的那一种。
等于半个小家长,江倾后来每次闯祸,江爸都不用来,都是纪荷出面的。
那一天,她急到冒汗,敲不开他门,是从天台小花园顺着水管溜下去,然后幸运的打开他没锁的落地窗,嚷着起床号般的动静一冲而入。
江倾,你起来!
他当时死掉一样。
十七八的年纪正是条长肉嫩的时候,纪荷不管不顾,一下揭开他被子,当老家养的一头白猪,给他套毛衣,穿外裤,再穿袜子。
一阵冲锋后拎着他出门,那时候他还没刷牙。
在车上,大少爷脾气发作,妈的纪荷,你摸我!
我妈死了。没妈!
她吼回去。
然后眼眶就红了。
黄岚音的确不幸运的去世了,意外车祸。
她拢共都没和母亲处过几年,小时候父母不和,她常年跟爷奶过,后来大了回去帮着父亲干家务,满以为能一家团圆,哪晓得黄岚音跑了,从此父女相依为命。
大概生来带克,没多久父亲又病逝,她到江家找母亲,才处了一年不冷不热的母女关系,黄岚音就意外被车撞死了。
临死,在医院,那个女人还在断气前拿惊恐的眸子戳着她,像她是黑白无常正要锁她命……
虽然一句遗言没留,但纪荷知道,黄岚音肯定恨死她。打小她就被母亲憎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天她在车上哭得凶。两场丧礼没流的泪,全部在车上流干。
到底迟到了。
江大少爷挺讲究的在车里喝了漱口水,才安慰她,一开口喊她“小纪”……
还没说什么呢,纪荷就破涕大笑。
实在太好笑了。
她在江家,所有人都喊她小纪,唯独江倾喊她“几何”“集合”“土包子”“穷酸鬼”……
头一回这么正经,声音绵绵的,带少年人特有的柔软和干净……小纪就变得不再像随口的一个称呼,而缠绵悱恻。
你不要说话。恶心我!她当时这么回他,觉得他拿泡妞的招数用她身上,太恶心了,不如喊她土包子呢!
江倾当时的脸色忘记是什么样儿了,但自那回后,他表示再也不会对她好,因为她没心……
气呼呼逃了一天课,以示对她的报复。
她也因此得了一天假期……和他去了鬼屋。
江倾说土爆了,人物生硬,化妆死板,就连拽人胳膊都显得老太太拉拐杖,绵软无力。
可纪荷记得有一只鬼力气很大,的确不同于其他只,将她困在立棺里,搂腰抱了她好久。
因为江倾急着回家,纪荷就没对工作人员投诉成,气了好一阵……
他倒是一上车就撇清,说她疑神疑鬼,哪个鬼会稀罕她那种肉乎乎的身材……
大概和其他女孩比,她是偏肉的,别人流行以瘦为美,不吃晚饭为荣,纪荷当时一天三大碗,少她一顿都得罢工……
虽然说她肉,江倾倒也没虐待她,有一次甚至因为她来晚了,少爷们聚餐吃的只剩底盘,她打了饭就点汤、准备结束,结果被他一顿雷霆,桌子都掀了,质问那些人什么意思,以后不等她到谁都不准动筷……
光阴似箭。
翘着二郎腿,在店里坐着,纪荷眼底始终含笑。
白砖上现已干干净净。江倾甚至到外面去倒了垃圾。
“他你什么人?”少年问她。
纪荷懒懒一回眸,冷漠地微笑,“你啊。等大了就会知道,还是成熟最为魅力。”
“周开阳不也成熟,你没这种眼神看过他。”
“哪种?”纪荷挑眉,觉得奇怪,她有对江倾很特别吗?
肖冰低下头,愤愤地拨着自己手指。
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个小同性恋,小托尼老师,在纪荷这儿就一没长大的调皮小子。
没空搭理他,掏出手机,翻到工作群。
周开阳现在在外围转,也没什么发现。
她呢,内围转了一天,除了看清一个疑犯的家一无所获。
“那个住9巷,经常找你剪头发的男人,叫什么?”认识这弟弟纯属巧合,大概一年前,她要做一篇关于性工作者的报道,前采时摸到他门上。
不同于楚河街其他黄色产业,被外地人占领。肖冰不仅是本地人,还是本村的大姓,肖家的成员。
听说以前颇有家世,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肖家父母无故失踪,产业被同族霸占,肖冰由锦衣玉食变成“阶下囚”,不仅要出卖身体还父母所欠下的债务,还染了一身病,所以他虽然开了一家理发店,但生意极清冷。
养活自己都困难。
纪荷看他可怜小帮一把,写了篇稿子把他父母的烂账终结。
不过,售出的东西,似乎贪恋橱窗,再不肯安于室。他现在都还在这小发廊里飘着。
“我不知道。”肖冰脸色冷漠,“他只是客人。其他我不管。”
“他是你们本村人,你怎么会不知道?”
“别想从我这儿拿消息。除非等价交换。”
“什么价儿,你?”纪荷乐了,忘了眼外面,湿淋淋的街面上,灯光绚丽交错,一排的发廊按摩店,穿吊带的小姐姐们站在自家门前揽客。
江倾不知道是不是掉进盘丝洞……还没回来……
“他是你什么人?刚才那个?”肖冰不依不饶,非要得到答案的固执眼神。
纪荷单手一撑额,眉心轻拧,答地爽利,“我哥们儿!”
肖冰没再说话。表情却松快下来。露出半边虎牙。
纪荷继续翻手机,看到责编发来的片子,直接点开审了起来。
关于过审这个东西,她做了多年已轻车熟路,什么能播,什么不能播,心里都有称,翻着翻着忽然想起……
楚河街的残肢,和前年做过的一期选材好像啊……
她迅速退出,在“废材库”里翻来覆去。
好在她手机内存大,这些东西至今保留。
讲的是这么一个案子,一个出门索要工程款的小老板,在和老婆留言“对方要结款了,我马上去拿,晚上回来大餐”后,突然人间蒸发。
老婆不甘心,再三到债主家里质问,结果没得来说法,却被对方放话,款子已经全部结清,是死是活都不关他们事。
这话老婆当然不信,他丈夫手底下的小承包商们倒是信了,一窝蜂上门要结款。
人家孤儿寡母哪有,原本就是最上游的老板欠款,丈夫不得不去要、才下落不明,这下,丈夫还背了携款潜逃的罪名……
一家人分崩离析,没多久,老婆就携子下海当起了小姐……
纪荷记得,这老婆原本是个烈性子,后来为什么堕落,听邻居说她被威胁了,说有人绑架她丈夫,寄来丈夫的断掌一只,要求她下海赚赎金……
匪夷所思。
不过纪荷行走江湖惯了,见怪不怪。可惜的是这期没做成。因为小老板妻子不配合。
“肖冰,我先走了。”关上废材库,她和小托尼打了声招呼。没管对方应没应,起身就走人。
走到外边墙根才发现。
垃圾桶在墙根靠着。
江倾明显回来过。
她眉微皱,思考着什么,提步。
雨停了。
地面变成泥地。
牛仔裤将她腿型修的明显,一双长腿,腰窄、肩开,从一家按摩房前低头、看着手机经过……
“美女!多少卖啊?”牙齿烟黄的嫖客,在门边儿上被她勾了魂,搂一把小姐肩,见她不理,骂道:“操,高贵的很哩!”
小姐欲拒还迎着,“哎呀进去嘛,蛇哥。”
蛇哥笑骂着“还是你懂”,脑子里混着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倩影,转进屋内。
十来分钟后,酷刑结束。
小姐仍陪着笑脸,“蛇哥,你好厉害。”
蛇哥逮着她嘴,亲地吧唧响,臭味刚离去,外面传来小姐妹的呼唤,“阿颜,有帅哥找!”
这破地方哪有帅哥?
不是浑身脏兮兮的民工,就是刺龙画虎的臭流氓。阿颜是长得不错,不然也不能成为这店里的头牌。
她原可以去更大的夜总会伺候更有钱的男人,但是不自由。
阿颜愿意呆在这里。
她抬腕看表,虚弱叹了一口气,“琴姐,我不接了。得回去看兜兜了。”
兜兜是她儿子,三岁半。请地便宜钟点工带着,她很不放心。
那个叫琴姐的进来,一脸春光,像刚从床上下来,且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客人床上,“哎呀,你必须接!这客人——帅的你合不拢腿!”
对这种暗带黄色的笑话。阿颜已麻木。
冷着脸,勉强一笑,“好吧。我洗洗。”
洗了不到十分钟,出来一看。
对方的确出色。
光背影展示在眼前,就觉得天色都亮堂起来。生机、英挺、正气……
“你是陈颜?”他转身,平淡的声调问她。
阿颜脸色肉眼可见的白,“是……”
可能太自行惭愧了,她甚至微微垂眸……
“别怕。”他似乎晓得她们这一行怕什么,及时稀释她的顾虑,“我叫江倾,以后有事,打我这个号码。”
他的名片简单,但也正式,阿颜已经有两年整没接过任何人的名片。她的手只会将印着自己照片和电话的小卡片塞进一家又一家的宾馆门缝里……
“刑刑……”阿颜的声音颤抖着,一只手不自觉捂住自己惊张的唇口。
“你丈夫的任何事,都可以和我谈。”
瞬间,阿颜好像崩溃了一样。眼泪簌簌。
这是她自丈夫失踪以来,接触到的最高执法机关。且不是一个普通警员。
男人离开时,云淡风轻,只问了那个蛇哥的地址。
阿颜收敛情绪后,告诉他答案,但她奇怪,“这好像和我丈夫案子无关。那只是一个本村的嫖客。”
“哦。”江倾低头在手机上画着路线,这地方四通八达,情报组炸了两台无人机都没拍全,最原始的手法画着,他笑不达眼底,“嘴不干净。”
“……?”

蛊惑纪荷江倾全文阅读

第12章 不像……
找了一圈,没见人。
纪荷有点恼地打电话给他,“在哪儿呢?掉盘丝洞了?”
“在9巷。”他声音听着有点喘,不知道在干嘛。
纪荷先把手机拿耳朵远了点,心里骂了句毛病,喘成那样……多让人误会,还以为在盘丝洞里。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高中时代,他身边美女如过江之卿,家世、长相、才艺方方面面出众。
这种大少爷,即使解决需要也是去高级夜总会,甚至有时间可以包养一个。
以前南江的公子哥们都这么玩。
纪荷至今记得那帮少男少女,在昏暗的酒吧相依偎,旁若无人亲吻。
或是男孩子公开谈论某个女孩的初夜反应。甚至交流自己睡过的女孩数量。骄傲比试。
当时江倾什么样儿的……
纪荷有点想不起来了……反正看着……不像处男……
她深眯了一下眼。
艳粉的发廊灯在头顶旋转。
这条街,好像怎么都走不完。
纪荷一手握手机,一手捧着自己另一边的胳膊肘,淌着泥地前行,“你回去干嘛……”声音莫名其妙地变软了……
自己都没发觉……
“刚掉一个东西。回去捡了。”江倾语气云淡风轻,也不怎么喘了,“我送你回去。在哪里等我……”
“不用。”纪荷拒绝,往周开阳所在的位置走,“我和同事一起来的,有车坐。你回家吧。”
江倾没回话。似有有点失望。
纪荷避让了前面一辆自行车,耽误了几秒钟,没理解到他的情绪,只强调着,“早点回家。楚河街很乱的。”有的甚至会直接攻击警察。
这是在关心他?
江倾笑了,“哦。”
又过了几秒,她问他还有什么事。
江倾说:“我又不找女人。还有什么事。挂了。”
相当利索的结束通话。
纪荷对着屏幕瞪了一眼,小声,“谁知道你找不找女人……”忽地又笑,“神经病……跟我交代什么……”
嘴角却上扬。不由脚步更加轻快。
……
第二天一早顶着熊猫眼到台里。
纪荷浑身飘。
她昨晚一夜没睡。
和周开阳碰头,在车里聊了一个多小时,赶到家又扑在电脑前坐了一夜,总算把资料全部弄完。
早上八点开的栏目例会。
诺大的会议室里满满当当二十多人。每个人都发言。
末了纪荷做总结,定下栏目改版的初步想法,并且决定下午四点正式开改版会。
十点审了一条片子,接着,拉了六个人进一个新群,发的第一条语音就是:赶紧来开会,咱们干票大的。
那六人分别是两个编导,两个摄像,老蔡,加一个实习生。除了实习生,其他人都是身经百战。
纪荷在这七人里面第二年轻。
实习生坐在纪荷左手边,满脸崇拜看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拍领导马屁,一副乖巧伶俐,指哪扎哪儿的可靠样子。
纪荷嘴角似笑非笑,盯着这小男人,“听说你有小舒马赫之称?”
程诵脸色立时得意起来,“那是……”刚要长篇大论,纪荷给他递了一杯香茶,视线就收走了,冷艳到不行。
“这是前年我们废的一期选题。”纪荷言归正传,将资料发给大家,“这个女人叫陈颜。他丈夫是做装修工程的小老板,前年跟甲方要余款后突然人间蒸发。”
“这个我有印象。”童秋秋举手,她是编导,这期选题就是出自她之手,“当时我们去采访陈颜,她声泪俱下,说她丈夫绝对不会携款潜逃,一定是出事了。后来我们再去,她就莫名其妙改口,说不要媒体管了。丈夫是死是活也没那么重要……”
“当时舆论几乎将陈颜家炸了。”纪荷接话,翻着材料,“底下要账的小承包商将她家洗劫一空,娘儿俩没多久后就失踪。根据邻居的说法,陈颜收到一只快递包裹,是只断掌。怀疑丈夫被绑架,正在向她索要赎金。”
“她为什么不报警?”小实习生问。
周开阳友善的笑了,“肯定报了。”
纪荷这边的确有报警记录,当时天河分局的人到楚河街找甲方了解详情,甲方一口咬定,钱给了李明奇,并且亲眼看着他上了一辆昌河牌面包车离开。
这很奇怪,李明奇当时开的是帕萨特,又怎么会上面包车离开?
李明奇下落不明后,他的帕萨特一直停在楚河街南侧,没多久被陈颜卖了二手还债。
大约两个月后,天河警方找到那辆昌河牌面包车,询问车主,车主表示时间过久,并不记得李明奇。
“楚河街龙蛇混杂,司机不记得乘客很正常。”纪荷怀疑的凝着眉,不住拿笔在纸上画,“我就是觉得……李明奇还在楚河街。”
“这话有点毛骨悚然了哈。”她的责任编辑万妮是个鹅蛋脸,今年刚结婚,一脸的美满幸福,听不得这个话。
但大家都是做法制栏目的,从来没岁月静好,所接触的除了黑暗就是撕裂的人性。
一时间,沉默的思考在会议桌间蔓延。
纪荷先开口,她抬眸望大家,同事们脸上也严肃。
她笑,“我之前在公安局走得多,知道一个词叫做警情异常。就是一个地方,多次发生警情,但结果都很平安无事的渡过……一开始可能是误会、小事,但次数多了……这个地方就绝对有猫腻。”
大家都会意一般的点点头。
纪荷说:“楚河街是明州的一块无头乱麻,里面各种势力错综复杂。这次,那块残肢绝对不简单。”
“你想怎么安排?”老蔡喝了口茶水,往后悠哉的靠在椅子上问。
做为七人之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最悠闲的导演,他神态最放松。反正纪荷安排什么任务,各单位配合干就是。
这小丫头脑子活泛,敏锐度高,天生干新闻的料。
老蔡信任她。
此时她笑了笑,一下也变得悠哉起来,不断让大家先喝茶。
这茶真好啊。
武夷山百年大红袍树上产的茶。不是一般人能喝到的。
她当然也不是一般人。直接从总监办公室抢。
这下可让同事们有口福喽。
喝到差不多时,她把材料发到各位同事的电脑上。
“现在,我怀疑陈颜老公、前两天的男性断腿,是同一起事件。”
面对同事们的惊讶目光,她声调不急不缓。
“不管是什么事件,得查,得有真相。做新闻得客观嘛。”
她耸耸肩,在椅子上转了半圈,思考着又转回来,正色,“我们分两路,秋秋,陈颜当年是你跟她接触,这次继续是你,让宗哥跟你。”
宗哥是摄像,不同于周开阳的斯文,长得很有杀气。楚河街毕竟复杂,一男一女干活最安全。
两人齐齐应声。
“老蔡和万妮姐在台里暂时不动。”
“我呢,我呢!”实习生迫不及待。
纪荷笑,“你这小舒马赫给我们开车。到地方就跟着我和你周哥。我们得去查一个叫万刚的人。”
“行!”一时安排妥当,大家欢呼、鼓劲。
去楚河街前,纪荷先审了两部片子。
接着,到副制片那里,要求帮忙主持下午栏目的改版会议。
“这么忙啊,改版会都不参加。”副制片稀奇的看着她。她一向拼命三郎,栏目改版是重大事件,竟然也能缺席。
纪荷说,有个重大项目在进行,比改版更爆的。
“怎么,市局给你好活了?”上次和市局的领导吃饭,副制片是在的,她看着纪荷,一脸暧昧的朝她眨眼,“……和江秘书那晚聊到什么时候?”
“聊了一夜。”
“靠,就会瞎说。”副制片根本不信,她倒是相信地球不毁灭,纪荷不会嫁的言论,都担心她成为老处女……
再次老生常谈,关于女人与青春的问题。
纪荷在准备暗访的摄像头,被烦的不行,实在受不了了,脱口一声,“老子才不是处女!”
她同事吓一跳,接着面色癫狂起来,“妈呀,二十岁就进台,从此嫁给工作的纪大制片……这是和空气do了吗!”
纪荷烦不胜烦,抓起抽屉里的一把小零食,扔她一个满脸,跨上包,骂骂咧咧地出门,“老子就不能高中时候do?!”
同事哈哈大笑,“鬼才信你!”
……
在路上,纪荷打电话给天河分局的刑侦队长,寒暄一番后,才有求于人的笑,“张队,你就告诉我嘛。我这里也有消息提供给你哦。咱们警媒合作,利国利民!”
“什么消息?”
“你得告诉我,那只残肢的主人死了没有。”
双方合作多年,对方晓得她人品,不会瞎往外漏,于是坦白,“死后分尸。”
纪荷了然。
“你的消息呢。”
“我晚上给你。现在正在证实。”纪荷笑了。
对方说,“那你小心。楚河街对记者和警察可不太友好。”
“知道了。”
“如果出事,一定及时打电话给我。”
纪荷乌鸦嘴,“我啊,就是警方的朋友多,不怕出事!”
斩钉截铁。
结束通话。小舒马赫刚好把车子开到了村中央。
下了半宿雨后,天气放晴。
春天的光有点儿像照妖镜,澄澈又无所遁形。
楚河街大概有二三十条入村的路。
做为盘踞在天河核心区地带的城中村,周围不仅大厦林立,还紧邻一所师范类高校,并且在主村口对面有一块植物博览园。
可以说是寸土寸金的地皮。
但这同时也带来了麻烦。拆迁无望。
在明州,除了鸿升集团传闻要动这一块,还没有哪个开发商敢轻易放话。
程诵从北门植物园那一块进入村中。
越往里开,路面越颠簸。
终于停下,这位小舒马赫已经变成死马赫,满头大汗,“我去!这里好狭窄!”
“能给你进来就不错了!”秋秋和宗哥先下车。
二人都没有带大机器。小东西隐藏在身上,便于暗访。
纪荷拉门从另一边跳下。
她同样轻装上阵,运动鞋,真丝衬衫,还有弹力度非常不错的牛仔裤。
隐藏式摄像机别在胸前纽扣上。
落了地,先笑着给小舒马赫安排,“你先把车停好。不要挡路。不然待会儿挪车电话打死你。”
楚河街主区域相当狭窄,自建楼房摩肩擦踵,“牵手楼”“亲嘴楼”比比皆是。
程诵走地路线还算不错,一路把车子开进来,还发现了一块大空地,他往那栋带院子的大别墅看了好久,确定可以停过去。
“你们等我,我停车。”
纪荷冲他摆摆手。
一边整理自己身上的装备,一边和其余三人商量着从哪里分开,什么地点汇合之类的琐事。
大约七八分钟的样子,大别墅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吼叫。
是程诵。
这孩子娇生惯养,父母都是外交官,礼仪面面俱到,在外面鬼吼鬼叫,显然把大家惊到了。
“怎么回事?”纪荷看过去,只见那孩子在院墙底下停好车,人已经走下来,但扭身和一个妇女在争执着什么。
妇女手里抱了一只泰迪,别看体型小只,龇牙咧嘴的模样,十分凶恶。冲着程诵吼。
程诵突然吼了声:“狗仗人势!!”
那小泰迪似乎被吓到,从妇女手上摔落,窜了一下,就不见了!
妇女立时抬手要甩程诵巴掌。
程诵灵活,闪得及时。
妇女气得要上手抓他。
团队里剩下的几个看地一愣一愣的。
周开阳最怕和这个年纪的女性纠缠,但宗哥脾气爆,过去处理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身为唯二中另一名男性,他只好硬着头皮出马。
纪荷和秋秋两个女性就在旁边目瞪口呆。
等斯文风度的周开阳将程诵那小子拽回来后,纪荷问,“怎么回事儿?”
“我车停好了,那女的跑过来说土地她家的,叫我开走否则砸我车!不惯她,小爷就不走!”程诵气得胸膛一鼓一鼓的。
“刚才她还骂我小杂碎!”
“嘴这么脏??”宗哥一听就要爆了,短袖t下的胸肌,肱二头肌全都跳迪斯科一样抖动起来。
纪荷:“……”
我到底带的什么团队?
耍杂技的?
秋秋在旁哭笑不得,说,“算了。那女的毕竟住着别墅呢,这地方能住别墅的可不是凡人。”
程诵看不惯,“她还放话待会儿找人修理我。可把她能耐的!”
“这是事实。”周开阳叹气,“这种人啊,咱们还是不要惹。”
七七八八一通聊。
纪荷发话了,对小舒马赫一指,“你。把车挪了!干正事要紧。”
程诵脸一拉,老大不情愿的。
纪荷说完就背对他。完全没商量余地。
程诵只好怨声载道去挪车。
只是这一挪,再找合适的地儿比登天还难。
秋秋和宗哥一看时间不早,告辞先去采访陈颜。
纪荷和周开阳在原地等了十几分钟,小舒马赫才停好车。一脸不舒坦的返回。
纪荷没说话。
周开阳安慰,“做记者,你早晚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箴言。”
在小舒马赫眼里做记者该是大杀四方的。扛着机器倒处冲锋,去得了战地,下得了民生,无冕之王,无所不能!
今天头次出门竟然停个车都受上窝囊气,他哪里能受得了。
拿求做主的眼神去看自己直属领导,那女子低头翻着手机,连句安慰都没有,更别提做主了。
小舒马赫崩溃!
他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报轰动全国病死猪肉案的明星调查记者!
太冷漠了!
“走,去找万刚。”纪荷低着头,把手机上的信息都处理完毕了,可没管旁边那个娇气的小子,稍一挥手,抬步就走。
周开阳和她默契,笑了笑,顺道推了一把那小子,三人才走在了一起。
万刚就是昨晚住9巷,喝得大醉说老子可是卸过的男人……
纪荷边走边谈,“不知道他话里真假,因为这种人……”
她刚要说这种人大多色厉内荏,不然不会连江倾一个眼神都怕得要死,虚张声势,恐怕不敢干分尸的事……
结果周开阳在后面戳了她肩一下。
她心有灵犀,瞬时侧眸。
只见斜巷里,走出来七八个男人。
个个花T恤,啤酒肚挺着,大黄金链子,手串。
有一位长相极凶狠,后颈子糟头肉一颤一颤的,手里抄着家伙,带头冲上了路边停地一路车,一顿砸。
“兄弟们,给那逼小子砸了!”他发号施令完,从口里射出一坨浓痰,一脚踩碎前挡玻璃。
纪荷和程诵一同惊声。
“万刚!”
“我的车!”
周开阳呆了……
纪荷的暴脾气瞬间被点燃,和早就憋着一口气要发的小舒马赫,几乎同时奔了出去。
纪荷边冲边喊周开阳,“打电话!叫人——”
周开阳:“……”
因为过于不擅长打架,而懵逼了整整三十秒,直到如梦初醒,前面那对师徒已然徒手开干。
他瞬时一个哆嗦,号码准备拨到分局张队那儿,结果按错,自己也不知道按到哪里,接到时,是一个磁性、沉稳的男音,“周先生?”
“江队……?麻烦过来楚河街一趟!”
“怎么?”
“我们被砸了——连人带车!”
“……”那边,瞬时没了声儿。

小编推荐

小说《蛊惑》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蛊惑纪荷江倾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纪荷江倾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蛊惑",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