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白裴靳砚全本章节免费阅读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
叙白裴靳砚全本章节免费阅读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

叙白裴靳砚全本章节免费阅读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

作者:叙白裴靳砚分类:耽美小说更新时间:2021-05-06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叙白裴靳砚全本章节免费阅读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

主角是叙白裴靳砚的小说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叙家既舍不得让宝贝儿子嫁给坐轮椅的废物,被当成同性恋,又舍不下对方的地位和联姻带来的好处。就让他这个私生子来嫁,可真是物尽其用。

小说简介

叙白是个私生子,替嫁给了残疾大佬裴靳砚。他伏在裴靳砚膝头,可怜巴巴:“裴先生,求求你收留我吧,我很有用的,我会洗衣做饭扫地,我、我还可以给你治腿!”小可怜眼巴巴地瞅着大佬,问他:“可以吗?”裴大佬高冷地点了头,黑眸冷冷瞥过来时,又加了一条暖床的要求。叙白本是为了查清当年真相,却无意丢了身又丢心。但签了契约的婚姻,又怎能当真?于是叙白查清一切之后,悄悄收拾包袱走了,并不知道他走后,某大佬陷入了何等痴狂。.裴靳砚本以为只是见色起意,却渐渐为他着迷,领了证秀了恩爱,才发现小家伙想走?大佬有大佬的威严,做不出低三下四的事。委婉挽留无果之后,裴靳砚本想着不是非他不可,走就走了吧。“裴总,催眠大师是您媳妇。”“裴总,酒庄大佬是您媳妇。”“裴总,黑客大佬是您媳妇。”“裴总,怪盗圣手是您媳妇。”裴靳砚无动于衷:“哦。”“不对,说错了,是您前妻,还是玩了您就走的前妻。”裴靳砚瞬间变脸:“把前字给我去掉!”

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全文阅读

叙白刚下飞机开了手机,就接到了Relive心理工作室的电话。
“白,这次的病人来头太大,救急来看最后一位病人再走OK吗!”
叙白径直往机场外走去,步伐轻松自在,高瘦的身型惹人注视,浅绿色衬衣清逸白净,手腕上的银链衬得腕间的皮肤细白,一路频频被人猜测是哪位明星。
他杏眸圆弯,声色清亮,“可我已经回国了,暂时不收新的病人,你都帮我拒绝掉。”
手机里传来拍桌声,听到那边急吼吼地怒斥:“what?任性!你是不是要我死给你看!你着急回去干什么?”
“干什么?”叙白笑了一声,语气轻飘飘的泛着冷意,“结婚呗。”
“结婚?!单身不香吗?跳什么坟头!”
叙白笑弯了眼,不再废话挂了电话,把手机卡丢进垃圾桶,打车去往叙家。
他这次回国是替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嫁给一个双腿残疾的男人。
叙家既舍不得让宝贝儿子嫁给坐轮椅的废物,被当成同性恋,又舍不下对方的地位和联姻带来的好处。
就让他这个私生子来嫁,可真是物尽其用。
那他就陪他们玩玩喽。
叙白摸着腕间的银链,眉眼不说话的时候都像在笑,清澈明亮。
……
与此同时,国外Relive心理工作室被十几个保镖包围,最显眼的是人群中一位坐着轮椅的先生,看上去气度不凡。
一身灰色西装肩上搭着风衣,面容冷硬脸色略显苍白,不苟言笑,左眼眼角下有一颗泪痣,给这份严厉平添了些许沉郁。
Relive的合伙人托马斯指着已经打不通的手机,跟坐在中间的男人赔笑。
“裴先生您看,我们的金牌催眠师真的联系不到了。这家伙总是三五天就失踪一次!我就算是老板我也没办法啊!”
裴靳砚神情凛冽,随意挥了下手,十几位保镖整齐出动,地毯式搜索这间心理工作室。
片刻后。
为首的保镖汇报结果:“裴少,没找到亚洲面孔的催眠师,也没有任何相关资料。”
裴靳砚眉头微蹙,略显不耐,周身气压都低了几度。
托马斯忙说:“裴先生我保证一有他的消息马上联系您!期间也会给您安排其他催眠师。”
“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过期后果自负。”裴靳砚冷声下了最后通牒。
“一定能联系到!”
托马斯送走这位爷后,头疼地看着一地狼藉,他可真不知道那小祖宗一个月能不能回来!
裴靳砚上车后,保镖查到了这位催眠师的手机号的定位。
“裴少,这个手机号定位显示,三小时前在国内瑞泽机场。”
裴靳砚眉眼郁沉,脸色略带苍白,冷声道:“回国。”
汽车启动,保镖开始汇报工作日程。
“裴少,开设在国外的分公司,10天后正式上市,裴江泽送了贺礼,想参加我们的开业酒会,您看?”
裴靳砚眸色愈沉,勾动的嘴角带出冷笑,裴江泽是他大伯,掌管现在裴家大部分工作。
不知道他是谁就想来巴结?一条没出息的哈巴狗。
裴靳砚眉眼稍抬,语气轻狂不屑,“让他滚,就说他不配。”
“是!”
……
国内,叙家。
叙父一副老谋深算的狐狸样,对叙白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爸都是为你着想。这门婚事既能抹掉你私生子的身份,又让你嫁入豪门,保你后半辈衣食无忧,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你说是不是?”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让叙珂嫁过去?”叙白天真地反问,一脸捡到便宜的模样。
“那小子没有你懂事,爸才懒得管他!”叙尧贴心地说。
叙珂现在忙着开钢琴演奏会,是光鲜亮丽的明星,当然不能嫁给瘸子,娶个名门千金才是他该走的路!
叙白看着叙尧伪善的嘴脸只想怒抽一顿,但是当然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只要钱到位,糟老头子我都嫁。”叙白无所谓地笑笑,对着叙尧搓了搓手指。
“爸早就准备好了。”叙尧把一张银行卡放在叙白面前,“三百万,你以后可要好好孝敬爸爸。”
叙白喜上眉梢,笑着把卡收好,“谢谢爸。”
叙尧一脸得意,这买卖值,这可是赚了。
裴家那边主动提出联姻,给了一千万的聘礼,外加两块商业价值极高的地皮,给这傻小子区区三百万算什么。
以后说出去,他叙尧可就是裴家的亲家了!
叙白把叙尧眼中的情绪尽收眼底,还真以为他是为钱回来的。
他是私生子,从出生就被泼了满身脏污见不得光,跟着母亲在国外受了太多的偏见和非议,过街老鼠一般被人推嚷排斥。
这一切只因叙尧刻意散布消息,说母亲是第三者毁人婚姻,最后把人逼到绝路!
母亲为这事郁结于心,长此以往得了重病,身心俱疲,一天比一天消瘦、痛苦、绝望。
这些日子他不会忘,他会把每一幕都刻在脑海里,让自己牢牢记住。
这一切都因叙尧而起,他会一件一件慢慢算。
“这就是你要嫁的男人,好好表现。”叙尧拿来一份文件,打断了叙白的思绪。
叙白垂眸闭了闭眼,藏住浓烈的戾气,转瞬间笑颜无害,“我一定会好好伺候这位先生的。”
接过文件看上面的名字,裴靳砚。
裴靳砚是裴家最不受宠的小辈,又因腿疾自闭暴躁,裴家许多事他都没资格参加,常年见不到他的人。
废物少爷和替嫁私生子,显然是把两个软柿子凑一对了。
叙白笑,废物好啊,废物才好利用。
……
没有婚礼,更没有祝福,两家人都觉得同性结婚不妥,就连个过场都不弄,两天后直接入洞房。
叙白被带到卧室,然后就听外面有人吩咐。
“今晚谁都不能打扰两位少爷同房,这可是合过八字的好姻缘,对三少爷身体有益。”
叙白没忍住差点笑出声:好家伙,当这是双修大法吸精气呢?
他把玩着腕间的银链,多大岁数啊就搞冲喜,估计是个秃头大肚的油腻男。
一定要忍住不吐。
房门忽然被推开,轮椅压过木质地板发出不轻不重的声音。
叙白回头看去,和来人四目相对。
搞错了吧?
这深邃冷硬的五官,剑眉浓郁,沉稳傲气黑眸,虽然坐着轮椅,但也能看出身材有多矫健。
这种型还怕娶不到男人?这简直是天菜了好吧!

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免费阅读

叙白压下躁动,瞬间乖巧垂眸,腼腆地低下脑袋,两手放在身前紧张地揉搓,规矩坐好等人过来。
裴靳砚看向坐在床边清逸的男人,一身白色西装,衬得人肤白胜雪,一眼就注意到那双惹眼的杏眸。
他倒是没想到,是个比正品高级的替代品。
叙白低着头看轮椅到了自己面前,下一刻脸颊猛地被大掌钳住,被迫仰头。
手腕银链轻摇,在安静的环境中,发出清泠脆响,引人注意。
“裴先生好。”叙白满脸紧张,露出亲切无害的微笑,声音也乖甜。
裴靳砚神情冷厉,看着这双会说话的眼睛,嗓音低沉地问道。
“成年了?”
叙白含羞带怯地点头,乖乖回答:“马上就要过20岁的生日……”
声音戛然而止。
叙白看着突然贴近自己的人,一脸慌乱,两人的气息互相纠缠,相触的肌肤感受到彼此的体温,急促攀升。
裴靳砚手掌贴住他的后颈,五指并拢犹如钢铁,把他往自己身前猛然一送。
两人鼻尖将将撞在一起,气氛暧昧。
他闻到了叙白身上淡淡的气味,黑眸别有深意,似在调侃。
“这个年纪,该会的东西应该都会了。”
叙白耳尖粉红,眉眼低垂,小鸡吃米似的,幅度很小地快速点头。
接着他用手指慢慢划过裴靳砚的衣服,从脖颈到胸口,指尖从最初的白嫩,到稍稍发红微烫,最后停在裴靳砚的大腿上。
用手掌轻轻撑住,似撩似勾地按了几下。
耳垂红得滴血,像极了小白兔努力学狐狸的模样。
叙白倾身,软甜地开口,“裴先生的腿有在治疗吗?”
裴靳砚黑眸冷沉,手劲不减地捏住他的脖子,扯住那块经不疼的软肉。
“没人告诉你,这腿没得治?”
叙白疼得缩了下脖子,哦了一声,笑道:“怪不得裴先生没反应。”
裴靳砚神情未变,捏住他后颈的手劲加大,像是要把骨头也碾碎了。
“嘶……”叙白缩着脖子,红了眼,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哀求,“我错了裴先生,好疼啊。”
他忍着疼,继续说话:“先生的腿失去知觉但没有萎缩,如果尝试过复健没有效果的话,很有可能是被你精神状态影响。”
“还知道什么,都说了吧。”裴靳砚无动于衷,不留情面,几分钟而已,叙白的脖子就发红泛青。
疼死小爷了!
叙白这下是真觉得疼了,又不好直接动手,只能装得更可怜。
眼泪在眼眶打转,强撑不哭,“裴先生的精神状态很差,应该伴有长期失眠,这很不利于你复健,长此以往身体会越来越糟糕……”
话没说完就被裴靳砚推了一把,压在床上,大掌按住锁骨,用点力气就要骨裂了。
“知道这些你又能做什么。”
“裴先生……我,我只是想帮你。”叙白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抬手害怕地捂着脸。
腕间的银链再次晃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裴靳砚目光不由得被他银链吸引,稍一分神,叙白轻轻打了个响指。
裴靳砚整个人瞬间没了力气栽倒在床,进入浅眠状态。
叙白笑了,眼睛弯弯地眯起来,“知道这些能收拾你呀。”
他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坐起身,碰了下后颈一阵刺疼,“嘶,肯定青了!”
果然长得好看的男人脾气都暴躁。
他翻开裴靳砚的眼皮看了看,又试了试脉搏。
一切正常,开始办正事。
“我得在这儿多留一段时间,没点筹码怎么行。”叙白得逞地笑着,杏眸弯起。
早调查好裴靳砚的情况了,现在只要摸到这双腿,就能初步诊断自己能不能治得好。
他把裴靳砚的裤管推上去从小腿按到大腿,床上的人毫无反应,他的手在裴靳砚皮带扣上轻按,咔哒一声,皮带被解开。
他笑道:“不好意思冒犯啦。”
呲——拉链下去一半,情况有点壮观。
“你在做什么?”
冷漠至极的声音自他头顶响起。
“啊!”叙白手还扯着拉链,赶紧松手躲到一边。
怎么不到10分钟就醒了?
裴靳砚坐了起来,头很疼,他只记得刚才自己脑袋发沉晕了过去,难道是最近太累了?
叙白吓出泪花,蹲在床边小心解释,“我只是想仔细看看先生的腿,我……”
裴靳砚沉声打断他,“叙家从国外弄回一个不知名的小子,说是留学归来的大少爷,没到三天就嫁了过来,和叙家名声在外的大少爷,可不是同一个人。”
叙白叙白低头不语,原来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裴靳砚捏住他的双颊,弯腰盯着他的眼睛,鹰隼一般锁住猎物,一眼望不到底让人不寒而栗。
“说!你来裴家什么目的?”
叙白眼泪直直落下,“我没有目的!弟弟不愿意嫁,我替弟弟嫁给先生。我没有地方去,现在只能待在先生身边了,先生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温热的眼泪一颗颗砸在裴靳砚指尖,他松了手,指腹轻捻抹掉。
叙白吸了吸鼻子,伏在裴靳砚膝头,乞求着:“裴先生,求求你收留我吧,我很有用的,我会洗衣做饭扫地,我、我还可以给你治腿!”
裴靳砚面色冷硬,没有半点松动,“自己不滚,是要我亲自丢你出去吗。”
“可我嫁给你,这里就是我家了啊,我真的没有地方去了。”叙白低下头,肩膀一抽一抽地委屈低泣。
叙.民间影帝奥斯卡金人得主.白,演技就没输过谁。
“裴先生……”他轻轻攥住裴靳砚的衣角,慢慢往上摸去,一寸一寸,越来越贴近对方。
裴靳砚暴躁地把他推开。
叙白稳住身体,笑了,吃硬不吃软呢,那他就不客气了。
他捏着腕间的银链刚站起来,就看裴靳砚身体突然晃了一下,眉头死皱。
“你怎么了?”他看裴靳砚脸色不太好,比刚才还要苍白几分。
“多管闲事,让你滚还不滚!”裴靳砚低吼一声,用力按压着额头。
叙白看他冷汗涔涔,额角青筋紧绷着,显然是在极力忍痛,准备用些特殊手段让他睡觉。
只是催眠还没开始,就看裴靳砚忽然扯住头发浑身痉挛抽搐,喉咙里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痛苦不已。
“裴靳砚!”叙白连忙抱住他的身体,按揉他头上的穴位。
裴靳砚已经失去理智,双手死死抓着自己的头发,难捱刺痛,像一头绝望的困兽。

小编推荐

小说《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叙白裴靳砚全本章节免费阅读残疾大佬的小美人超会撩",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