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重姒宣珏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重姒
谢重姒宣珏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重姒

谢重姒宣珏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重姒

作者:谢重姒宣珏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5-08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谢重姒宣珏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重姒"

主角谢重姒宣珏小说《重姒(双重生)》,是作者“雕弦暮偶”的最新著作,本想尘土归寂,仇怨皆消,却重回十五岁。这时,宣珏端方君子、清俊矜雅,是她最喜欢的模样——可谢重姒只想躲得越远越好。瞎找什么驸马!

小说简介

作为前朝公主,谢重姒在驸马起兵谋反称帝后,被封贵妃,囚于玉锦宫两载有余。
世人皆道她妖媚祸国,余孽一个,还荣宠不断,夜夜承欢。
终于,谢重姒与宣珏同归于尽。
本想尘土归寂,仇怨皆消,却重回十五岁。
这时,宣珏端方君子、清俊矜雅,是她最喜欢的模样——
可谢重姒只想躲得越远越好。
瞎找什么驸马!
斗后宫、稳朝堂、养府院,岂不美哉?
……可为什么本该挺单纯的宣珏,让她莫名熟悉?
谢重姒本以为自己多想,直到后来,宣珏那双温润的眼笑意潋滟,一朵朵掐断她的桃花,俯身在她耳侧,轻声而道:“重重,许久不见。”
谢重姒:“。”

重姒(双重生)全文阅读

第4章 重逢
这熟悉的“白莲”句式语气,让秦云杉一时有些懵,还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到谢重姒道:“娘娘,我有些乏了。就不留你啦!叶竹,送娘娘出去吧。”
秦云杉脸色发白,没来得及阻止叶竹端来金灿佩物。只能眼睁睁看着婢女撤了她送来的补品,换上更为贵重的赠礼。
这……不是她想要的啊!
她缺这点儿首饰吗?!
“娘娘。”叶竹忙完,开口柔声道,“奴婢送您回蓬莱殿。”
然后率先踏步而出。
秦云杉只得咬牙跟上,心有不甘地离开了。
等两人走后,谢重姒心情不错。
她本就饰品一箩筐,半辈子都用不完,正好送给秦云杉。
秦云杉穿衣打扮风格清汤寡水,不可能真敢把她赠的那些金钗银饰,挂在身上。
刻有皇家烙印的东西,也不能卖出去换钱。
只可能赠送给别人,或是打赏用途。
她还能顺便知晓,秦云杉同谁有交集。
总之,这些饰品,对秦云杉来说,除了添堵百无一用,还抹去这些补品的昂贵价值。
想必秦云杉如鲠在喉,谢重姒心甚宽慰。
氏族在秦家带领下,盘踞一方,鱼肉百姓。
明中暗里,也没少给朝堂带来动乱。
慢慢来。
谢重姒不知想到了什么,杏眸带笑意,弯了弯眼。
反正来日方长——
她总能把这痼疾顽瘤,一个个拔除。
*
望都居大齐腹地,南来北往之人,四面八方之景,繁华靡丽。但也有清幽之所,譬如寒山寺。
这日,寺庙阳光明媚,莺雀已上树梢,啼鸣婉转。
有僧人在扫千层台阶。听闻脚步,回头:“呀!宣公子来了呀?”
宣珏寻常世家公子的打扮,白衣紫冠,腰间别了白玉笛。闻言,轻笑颔首:“小师父。住持邀我。”
说来也怪,宣珏不笑时,甚至比他那冷面修罗的兄长还生人勿近,但唇角微勾时,又如晴光映雪,让人心生亲近。
“哦哦!”小僧人指向别院,“公子来得真早,师父八成还在睡。”
宣珏向他行了个礼,悄无声息地走进别院。
寺庙偏殿有些年头了,红墙上青苔斑驳,金顶也残损脱落。倒是里面的佛像,庄严依旧,宝相光华,捻花垂眸,端视苍生。
里头铺盖躺了人,呼呼大睡。宣珏没吵他,站在三丈来高的佛陀像前,敛眸俯首,合掌拜了三拜。又在一旁棋案坐下,静默地复盘残局。
又过了会,地上躺着睡的人才“啊哈”伸了个懒腰,揉眼起身,唤他的字:“啊离玉来了啊。什么时辰了?”
“尚早。”宣珏道。
住持伸长脖子往院里一望,见日上殿顶,哼哼唧唧:“都快巳时了。下次直接把小老儿喊醒就行咯,是我邀你来下续棋,没有让你等的道理。”
宣珏落了一子:“那下次唤您。”
两人下棋很慢,一局还未落幕,已至午间。廊檐新飞乳燕,叫声轻嫩。
住持抓挠了下并不存在的头发,皱眉:“不好,刚刚那步棋我下得不好,撤了重来。”
宣珏不让:“落子无悔。”
行经之事,定局既成。
落子当不悔。
住持意有所指般挤眉弄眼,笑道:“不,对于上天眷顾之人来说,落子可悔,人生亦如是。”
宣珏一愣,没反应过来,让老和尚捻走了下错的子,他还大言不惭:“贫僧呐,就是这天选之人。”
“……”老和尚装疯卖傻,宣珏极有涵养,也不生气,只是淡声,“大师,您这步棋,未必如前。”
快速调整了几路,不出三步,住持就瞪着眼奇道:“不应该啊。”
宣珏风轻云淡地将棋子扔回棋盒。方才住持不悔棋的话,他俩至少能中盘厮杀。现在么……
他快赢了。
住持歪头瞥了眼佛像,干脆撂子道:“哎不下啦不下啦,有人来找你。”
一看就是不想认输。
宣珏疑惑挑眉,就听见院外传来嚷嚷声:“离玉?在吗?!”
“小戚将军回京了吧?”住持端起凉茶咽了口,“听这声,还挺急的。否则不至于远道来此。”
寒山寺那千层长阶,得走大半时辰。
……戚文澜。
细窗切割的光块,给宣珏镀了层金,他目光幽幽,瞧不出喜怒,下颚却收紧了。
戚家在朝炙手可热,戚老将军久驻边疆,积威甚重,女儿戚贵妃更是掌六宫印。
而戚文澜,是老来子,母亲和亲姐宠着。若非出生武将杀神处,隔三差五被他爹捎去西北吃沙喝风,好歹有几分铁血脾性,否则只怕被养废成败絮其中的花架子。
与他相识四载,若算上前世,有……小二十年。
文人喜欢取雅称,总把他俩对比,说是京中双壁——似是暗示着,不管对于什么,他们总要一争高下。
像是有僧人指明了方向,劝佛门重地不宜喧哗,戚文澜声小下去,踏步进来。
他少年气极重,鲜衣怒马轻狂人,束着高挑马尾,肩覆轻铠,背上负剑,见到窗前对弈的二人,大喜道:“我前几日去宣家找你,你都不在。实在等不及,来这碰运气,果然又扎这儿了。”
戚文澜从边境归京。宣珏不想见他,即便居家,也让仆人假托有事,没料到这位祖宗摸到了山上,他语气浅淡:“何事?”
戚文澜天生不会看人眼色,没察觉宣珏疏离异样,压低声道:“父亲托我捎信回来。让我查点儿事。我……”
他看了笑眯眯的住持一眼,欲言又止,而住持巴不得赖掉这场棋,赶忙道:“贫僧有客人要接待,先去前殿陪香客了,两位慢聊。若不急,留下来用个斋饭。”
说着,便要打乱棋盘起身离开。
哪想到宣珏深深看了眼盘面布局,记下黑白棋位,还帮着住持收起棋子,风轻云淡地道:“行,改日续。”
住持刚走出佛殿,听他这不下完不罢休的意思,险些在台阶青苔上滑了一脚,嘟囔着离开了。
戚文澜这才继续开口:“你近来有空没,帮帮我?”
宣珏婉拒:“准备明年秋闱。”
戚文澜掐指一算:“这不还有一年半么。以你水准,临时抱个佛脚,都胜过万千人了。”又在宣珏面前坐下,头疼无奈:“你也知道我的,我连官职品阶都摸不清楚,见着打官腔的就脑壳疼。就当帮兄弟个忙,下次请你喝酒如何?”
这棒槌听不懂暗意,宣珏只好拿宣琮出来震人:“兄长不许我搀和这些。”
提到宣二阎罗王,戚文澜肃然起敬:“那咱们偷偷干,不让他知道。”
宣珏:“……”
幽微的怒意挟前世风雨而来,他深吸了口气,才道:“戚将军托你查什么?”
“兵马粮草,明年运往前线的。”戚文澜解释,“粮草是兵部调运,层层把控,倒是不会有太大问题。就是这马,去年也拉了一批去西境,但不好使,病死累死的太多。我爹觉得有猫腻,把我支了回来。”
宣珏正准备起身,然后指点几句就找个借口彻底推掉,却忽然一顿,奇道:“将军底下副将、参军,甚至京中同侪不少,让你来?比如古都尉?”
“他三天前回边关了。”
“常将军?”
“难得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我爹说这个时候打扰人家太缺德。”
“颜副将?”
“颜舒将军?”戚文澜这才正经几分,“本该是他查的,我可能就捎个家书。可是,他负责迎公主回京,不知怎的,比约定时日晚了四五天,之后又是风雪,没能回边境,我爹消息传不到,干脆让我做这劳力了。再者,颜舒也接了陛下的差事,分身乏术。”
宣珏沉默片刻,才道:“是接,那位在外三载的殿下么?”
一提谢重姒,戚文澜来了精神:“是啊是啊,谢……尔玉公主嘛。她也是,到望都了都不告诉我一声。还是拜访颜舒后,听他提的。”
宣珏默不作声地听他说了好一会儿,等没话闭嘴了,才淡淡地道:“找个风和日丽的天,去守拙园跑一趟吧。”
太仆寺掌管马匹,而守拙园紧挨着太仆寺,是皇家和京中贵人圈养奇珍异兽之处。
戚文澜只以为他应了,想暗中调查,松了口气。
*
距离谢重姒回宫,一月有余了。
叶竹同她尚还生疏,谢重姒有意亲近。叶竹是北漠人,游牧多,谢重姒便聊苍鹰烈马、隐没雪原之下夏日露出根系的草木、塞外的狂沙,还有整个部落聚在一起的篝火晚宴。
一来二去,和叶竹熟稔了起来。
有日,提到叶竹家肥壮的牛羊和骏马时,谢重姒正在庭里看着已然浓绿的柳树出神。
她喃喃:“宫里闷不下去了。”
近来谢重姒深居简出,一是因为春寒料峭;二是她避开宣珏可能出现的场所,也懒得去京中城里转悠。
可今日暖阳实在明媚,也不冷,谢重姒心痒难耐,披了件外氅,对叶竹道:“小叶子,带你去跑马场跑马。”
叶竹自然乐意,鞍前马后收拾妥当,和谢重姒来了守拙园,问道:“诶殿下,您会骑马?”
“当然。”谢重姒扬头笑道,“鬼谷群山环绕,这些高原谷地草长莺飞时,很多人跑马相赛。我也捡了点皮毛学……咦?戚家的马?”
除却狮虎白象的高猛兽类,朝臣贵族,也会将自家的烈马寄放于此。比如谢重姒那匹火红的西域汗血,圈养此处——因为附近草场广阔,适合养育。
所以,乍一看挂着戚家铁徽的马,谢重姒没多想,直到又走进几步,看到铁徽边缘小字,才诧异道:“文澜回京了?这是他的坐骑。”
戚文澜满大齐乱窜,偶会去边关杀敌历练,有时南下剿匪除寇,但更多的时候,都在京城闲逛。
守拙园的确是他爱来的地儿。
上辈子,她回京忘了告知戚文澜,也是在守拙园撞见他。这位爷还生了一场闷气。
倒是正好,还挺想瞧见戚文澜一面的。
正想着,就听到戚文澜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新来了三只苍鹰,长得挺像尔玉以前驯的,啧,我也想熬一头,但太费时了。”
戚文澜灰黑箭袖短袍,逐渐褪去少年稚气的侧脸俊秀挺拔,摸摸下巴,对身旁道:“哦对,我以前替陛下传过信,见过她养的鹰们。”
来了?
谢重姒侧耳,转身抬眸,回望过去。
一看,谢重姒僵在原地。
戚文澜还是那轻狂少年样,身侧,跟着个和他身量相当的青年,白衣长袖,远眉深目,极清润的眸里带了笑意,只一站在那,就有风光霁月、春色缱绻感。
他颔首,轻声同戚文澜说了句什么。

重姒(双重生)免费阅读

第5章 毒发
谢重姒:“……”要完。宣珏怎么在这???
她神色复杂地望着两人。
这二人一动一静,风华隽永。
从年少就相识——
后来如何走到刀剑相向的呢?
谢重姒没想躲,她今儿用艳红发带扎着发髻,丝带随风,在广袤绿场上分外显眼。
戚文澜本是过来牵马,一打眼就见到迎风而立的少女,意外而惊喜:“谢重姒!”
他快步上前,握拳在她肩上不轻不重敲了下:“回京怎么不和我说声?还是拜访颜舒将军后,听他提到的。我替我爹送书信回来,待下半年中秋后,去西边溜达圈,然后回京过年。”
谢重姒静静地看着他,然后才展颜一笑:“怎么说呀,你之前还在西北呢,信鸽飞不过去。这位是?”
她将目光移向缓步走来的宣珏,像是全然陌生。
戚文澜用胳膊肘一碰宣珏,笑嘻嘻地道:“我兄弟。宣家老三,他哥你应该知道是谁——宣琮。”
宣琮年少时,破过几桩疑案,在京城里凶名远扬。
其名甚至有“止小儿夜啼”功效。
谢重姒点了点头。
她自然知道,上辈子,她很怵宣琮,见过两次面,每次都躲在宣珏身后。
“在下宣珏,见过尔玉殿下。”宣珏不动声色地敛眸道。
心下却是像针扎了下,刺痛绵延。
前世最后一年里,她仍如牡丹灿烈,但久困宫闱,靡丽里透出枯折,眼神总是了无生趣。
只有听到宫外的情况,见到新鲜面孔时,才会说几句话。
不比现在……眸底有光。
“他爹你应该也知道。就是天天参你皇兄那位老古板。这也不行,那也不准,起居时辰都要管。”戚文澜嬉笑着补充,“所以你大概能猜到离玉的性子了吧哈哈哈,比他哥好点,但也是小古板。哦对,他字离玉。”
宣珏无奈:“文澜。”
却听到谢重姒淡淡颔首,只是如寻常见到陌生人般,致意道:“宣公子。”
然后就转头看向戚文澜,边给腕间和小臂缠牛革边道:“你怎么来跑马场了?戚家的马,不是基本都放在东侧的驻京军处么?”
冷冷淡淡,意料之中。
可宣珏听到他内心长叹。
大梦一场,醒来发现正是太元三年正月,爆竹声里,他恍然地想:再不重蹈前世覆辙了。
他知前世因果,能挽家族狂澜,甚至能再遇谢重姒,开启一段良缘。反正他如今城府,无人能及。
但终究不一样了。
前世恩怨是尽休了,可他浴血染尘的一个人,又怎能若无其事地地去接近她呢?
什么都不知道的她。
见一面就好了。宣珏是这么想的,不敢奢求更多。
便去朱雀大道上等帝女归京銮驾,未等到,又随戚文澜同来守拙园。
“也有小部分精良在此,我爹要我来视察下情况如何,能否明年运去塞北。”戚文澜解释道。
“如此。”谢重姒了然,缠好皮革,将食指和拇指压在唇角,吹了声嘹亮口哨。
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鹰啼号啸,三只苍鹰振翅而来。
其中一只体型更大,明显压制其余两只,色泽斑斓,如若灰白交错的蚕豆花。
谢重姒唤了它声:“锦官。”
这只最大的苍鹰收翅,利落地停在谢重姒伸出的小臂上,抓住黑革,喉间讨好地咕噜咕噜。
其余两只不敢抢位置,在高空盘旋,虎视眈眈。
谢重姒实在不想在宣珏面前晃悠,对戚文澜摆手道:“戚兄,先行一步。”
戚文澜也有事在身,不拦她,只道:“大病初愈,多小心。”
谢重姒颔首,牵过下人奉上的缰绳,翻身上马,又对一旁的叶竹笑道:“来,小叶子,上来,我带你。”
叶竹未反应过来,就被拉上马,和谢重姒手臂上的苍鹰大眼瞪小眼,惊叫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等跑远了,谢重姒突然道:“锦官,去!那只黑狐!”
锦官闻声而动。
盯着她的苍鹰飞走了,叶竹这才小心翼翼舒了口气,道:“方才那位是戚贵妃的亲弟吗?”
“嗯。”谢重姒道,“戚文澜,戚家的独子,以后是要接戚老将军班的。”
她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儿,笑了笑,又道:“文澜字墨林,从来都不准别人叫他的字,知道为什么吗?”
“为何?”
“因为戚老将军想他入翰林,考科举,老老实实从文。戚文澜呢,属实不是这块料,百来字文章,都能背错大半,硬生生气晕了私塾教堂老先生。后来,干脆舞刀弄枪去了,听到‘文墨’就头疼。谁叫他字跟谁着急。”
叶竹:“……”
那只锦官,和其余两只苍鹰围合捕捉,将黑狐困住,俯冲撕咬。不出片刻,就将奄奄一息的猎物叼回,邀功般扔在马旁。
又落回谢重姒手臂上。
“哎真乖!”谢重姒笑眯眯地赏了它点吃食。
叶竹实在有点儿怕这畜生,磕磕巴巴地找话说:“那位宣公子,生得好俊俏,奴婢之前听过他,今儿倒是第一次见。比之传闻里,更清朗的一个人。殿下您觉得如何?”
谢重姒沉默了,很久未说话。
久到叶竹发现不对,抬头望去,自家殿下脸上敛了笑,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错。”
又磨牙重复:“很不错。”
叶竹:“。”
怎么这么咬牙切齿呢?
她刚想说什么,谢重姒就一鞭子抽上马,烈马吃痛,嘶鸣而奔,若离弦之箭,将马上人的长发几乎拉成直线。
叶竹不敢吱声。
殿下好像生气了。
谢重姒确是动怒了——要不是这辈子,宣珏不涉以往恩怨,她非得把人捆起来削一顿。
她爱过恨过、纠缠不休的宣离玉,不是……这个温润如玉的宣三。
就像有气没地儿发,都不是捶在棉花上了,是绞在她心头胸口,闷得慌。
骏马飞驰,身后几只苍鹰跟不上,急得嗷嗷直叫。
突然,谢重姒瞳孔一缩,心跳加快,她猛然勒绳,对坐在她前面的叶竹道:“小叶子,你会御马对吧?”
“啊?奴婢会,但……”汗血宝马太烈了,不好掌控啊。
叶竹话音未落,谢重姒就将缰绳一塞,道:“来。去那边司官办所。”
谢重姒声音发虚,叶竹察觉不对劲,忙问:“殿下?!”
她不敢耽搁,心惊胆颤地减缓速度,勉强停住,慌忙扶着谢重姒到司办所的屋内坐下。
那管理守拙园的司官,慌忙上前:“叶竹姑姑,殿下这是……?”
“去打几盆热水,然后去宫里请御医来……”叶竹暗道不好,打发几个司官去外屋。
谢重姒打断她:“不用御医。热水即可。若有汤婆子的话,也拿个过来。”
“是是!这就去办!”
等人退了出去,叶竹将谢重姒鞋袜褪下。果见她右脚上,那株黑色纹刺牡丹,变为鲜艳的血红。隐约可见皮下青筋,没入苍白肌肤。
叶竹叫了声苦。
殿下身中寒毒,而寒毒不可解。
哪怕是鬼谷神手,第一年也只勉强封住,从阎王爷手里夺回命;之后一边试着解毒,一边将毒素缓缓逼入肢端末尾某处,以防万一还能断肢求生。
平日无事,起居无碍,跑跳活动也如常人,但只有一点——忌情绪起伏。
红艳如血,殿下胡思乱想些啥了?
热水来了,叶竹赶紧用锦帕浸水,捂在谢重姒足上,又将汤婆子塞进她怀里,道:“殿下你暖暖。奴婢也不懂,这……这会出问题吗?”
谢重姒筋疲力竭,过了会儿才轻声道:“莫紧张。”
她只是没料到宣珏会在此罢了。乍一见,难免心绪不定。
他是个好坏半参的梦。美梦如水月镜花,是谁都比不上的风华温雅;噩梦则是粘腻鲜血,折磨缠绵。
这时,屋外传来脚步,戚文澜略微焦急地嚎了嗓子:“哎谢重姒!你怎么了?方才司官急急忙忙,说你出事了。”
说着,就要推门而入。
宣珏也跟了过来,立在一旁,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轻声阻止:“文澜,男女有别。那位姑姑斥退司官,想是不大方便。”
“……”戚文澜大大咧咧的,称兄道弟惯了,向来不会想到这一茬,挠挠头,“那我在外头吧。”又对里面喊道:“需要帮忙么?”
谢重姒缓过神,对叶竹低声说了句什么,叶竹立刻快步出去,问戚文澜道:“小戚将军,殿下想要银针几许,你可有带?”
一般行伍出身的,身上惯来带些针线,缝补衣物,或是缝合伤口。
“……未曾。”戚文澜猜到不对劲,欲言又止,“又非离京在外,便没挂那些琐碎在身上。我回去给你拿?”
好在一旁的司官机灵地道:“我有我有,我娘子上次带来的,还在屋里头呢。柜上第二个屉笼里,叶竹姑姑打开就能看到。”
叶竹当即拿了针给谢重姒,见她抽出四五枚银针,分别扎在内踝尖、三阴交、行间等足腕间穴位处。
不出片刻,银针染了层灰黑,谢重姒拔出细针丢到一旁,才道:“无事了。我中毒情况,除了戚家知,父皇知、皇兄知,就只有叶竹你知晓了。”
谢重姒眼也不眨,神色淡漠,叶竹却是心惊胆颤,这才后知后觉:原来殿下不让她请太医过来,是这个情况……
也对,陛下对外声称的是,殿下在熙茗谷的大齐第一道观,为国祈福。
“万事小心。”谢重姒叹道。她穿戴整齐,走出门去。
戚文澜仍在焦急等待着,耳尖一动,凑上前去:“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重姒道,“身体不适,先行一步回宫。日后有空再聚。”
“嗯行。”戚文澜目露关切,“好好休息。”
谢重姒点头,又对待命的司官嘱咐几句,让他们照顾好鹰马,就在司官的跪送之中,向守拙园外离去。
这个过程中,未再看宣珏一眼。

小编推荐

小说《重姒》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重姒(双重生)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谢重姒宣珏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重姒",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