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远夏婉全文阅读羽林军战神
顾远夏婉全文阅读羽林军战神

顾远夏婉全文阅读羽林军战神

作者:顾远夏婉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5-24

详细介绍

柿子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顾远夏婉全文阅读羽林军战神"

顾远夏婉是小说《羽林军战神》的主角,在这里为大家带来顾远夏婉全文免费阅读。没有武器,没有保镖,心态也很臣服,想来也不是为了谋害顾远。去吧,怎么了?“那是……那是……你在顶层别墅里住的舒适地方?要是不舒服,我就立刻派。。

小说简介

面对反问,这个女人也是情绪复杂。
女人名叫夏婉,正是病床上顾远的妻子。
显然,夏婉也不是太认同自己拥有的这个丈夫,可也不能被这么打啊。
那个夏杰,他将双手搭在自己的后脑勺上,然后非常无所谓说。

羽林军战神全文阅读

“顾远这小子还没醒么,都在医院躺了两天,每天得花咱家多少钱啊!”
在南港市市立第三医院的病房里,有一个青年头上缠着纱布,昏迷在病床上。
他的头被包裹得如木乃伊一般,从纱布里还能透出一些殷红的血迹。
病床旁的登记牌上,写着病人的名字,顾远。
“够了!夏杰!不管怎么着他也是你姐夫,你这次下手太重了!”
一个女人呵斥了刚才说话的夏杰。
那夏杰说:“切,什么姐夫不姐夫的,我可没觉得我需要这种废物当姐夫,姐,你说呢?”
面对反问,这个女人也是情绪复杂。
女人名叫夏婉,正是病床上顾远的妻子。
显然,夏婉也不是太认同自己拥有的这个丈夫,可也不能被这么打啊。
那个夏杰,他将双手搭在自己的后脑勺上,然后非常无所谓说。
“我不过就是让他给我倒洗脚水,他凭什么不倒,一个上门女婿跟我硬什么硬。”
“所以你就拿花盆砸他的脑袋吗?”
“嗨,这不还活着呢么,只要没死就行。”
“好歹是条人命啊。”
这就是小舅子夏杰的态度。
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样。
夏婉虽然有些忧愁,但她也并没有多么责怪弟弟把丈夫打昏的事情。
“行了姐,咱们走吧,今天姑妈他们会过来吃饭,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顾远这里。”
“就这么走吗,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好……”
“嗨呀,我的姐姐啊,顾远都浪费你一年的青春了,虽然当初结婚这事你做不了主,但是总归没必要一直等在这里吧!就让这小子躺几天好了。”
忧心忡忡的夏婉还是将一张银行卡留给了病房的值班护士。
同时对护士说:“麻烦护士小姐了。”
夏杰更是撇撇嘴:“还给他留钱呢,不如让医院把他直接扔出去。”
然而护士则是比较愤慨。
“你是病人的亲属?”
“是。”夏婉在回答的时候显然有些不太情愿。
“是他妻子?”
“是……”这次回答声音更小,像是蚊子叫一样。
“病人还未醒来,需要陪床照顾,你身为妻子就这么一走了之,好吗?”
显然护士也有些看不过去。
弄得夏婉脸色通红,她心中似乎有些摇摆。
“要不我留……”
正在夏婉说要想留下的时候,夏杰赶紧过来将其拉走。
“行了姐,赶紧走,姑妈那边可耽误不起,今天若寒可是带着男朋友过来的,他男朋友是谁你知道吗,那可是王家公子,顾远死不了,不用管他了。”
就这样,夏杰硬是把夏婉给拖走了。
护士拦不住:“哎,哎!你们……你们真是过分!哪有这样的亲属!”
但是护士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暂时去照顾一下顾远。
两个小时后,正在护士为顾远拔针的时候,顾远醒来了。
“你醒了?”
顾远睁开眼睛,脑子里有些发昏。
这是怎么了?
他记得自己好像是被花盆砸伤而送到了医院。
随着一阵剧烈的头痛,无数条意识如倒豆子般灌入到顾远的脑海里。
“呵呵,这一年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顾羽林真是丢人。”
原来,顾远失忆了。
六年前,顾远十七岁的时候选择了参军。
三年之内,他成为了兵团战神,也是统帅,那是一支久经沙场的劲旅,内部将这支劲旅称为‘羽林军’。
顾远身为羽林军统帅,他拥有了自己字号,便是羽林。
顾远,字羽林!
其意取自‘为国羽翼,如林之盛’。
三年前的顾远,可是能够一声令下便挥师百万羽林军的统帅!
他的职责便是率领羽林军守护国家的东境!
这几年顾远一直在东境卫国,从来没有回过家,家人只知其当兵,并不知其是什么职位。
就在一年之前,顾远率军与西方的钢铁飞鹰军交手。
那一战,天崩地裂,河海沸腾。
最终的结局,钢铁飞鹰军的战神罗伯特被切成五段,其中头颅更是被羽林军缴获收藏在营中的战勋馆里。
然而,那一战之后,顾远却也失踪了。
人们都以为他与罗伯特同归于尽,羽林军内还特地为其举办了葬礼,但由于其身份绝密,并未能告知家属。
偏偏顾远并未死在那一战。
但结果也不算好。
当时罗伯特死前击中了顾远的头颅,让其脑内受伤。
更为重要的是,顾远不但失去了记忆,也变得有些呆傻。
他凭借着自己的本能潜意识从大海里游回了家,他只想回家见见父母。
于是,一年前那个比较呆傻的顾远便回来了。
父母见到自己出去当兵的儿子突然以这种状态回来,自然十分痛心。
可是顾家也不是简单的家族,那可是东溪市的大家族。
眼见顾远如此,定会被家族内的叔伯兄弟们针对。
无奈之下,顾远的父母决定为其安排一门婚事。
明面上说是冲喜,实际上是为了保护顾远远离族内纷争。
这门婚事的另一半便是顾远的高中同学,夏婉。
为了让夏婉的父亲夏宏舟接受顾远这个看起来呆傻的女婿,顾远父亲可是直接转赠了五百万!
就这样,顾远相当于是带着财产从东溪市来到了南港市做了上门女婿。
可偏偏夏家人不但贪财,还看不起顾远。
自从上门之后,夏家人几乎整日欺负顾远,甚至看其呆傻还让他做一些仆人才做的事。
不是做家务就是洗车,不是铲狗屎就是换猫砂。
尤其是那夏杰,他此番竟然让顾远为其倒洗脚水。
顾远不从,于是夏杰便抄起花盆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被砸懵了的顾远就这样住进了医院。
碰巧,此次受伤让他恢复了记忆。
“原来我这一年竟然过得如此荒诞。”顾远苦笑地自言自语。
小护士觉得顾远好像是有些不对劲,急忙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没事吧?该不会是更疯了?”
顾远笑着说:“手机,谢谢。”
“啊?”
小护士觉得顾远此时此刻讲话竟然带有一种命令般不可置疑的态度。
她竟然不自觉地便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顾远接过手机,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几声嘟响,电话里传来了精练的接线员声音。
“您好,这里是大羽人寿保险,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顾远回答:“通讯指令9595,启用加密线路,汇报你的番号。”
瞬间,电话另一头变了态度。
“长官您好,我是羽林军通讯部值班警卫员8133,请您下达指令!”

羽林军战神免费阅读

“让玫瑰接我电话。”
“是,请长官稍等!”
顾远的声音仍旧是不容置疑,对方很快便遵照顾远的要求将线路转接到一个叫玫瑰的女人那里。
若是有东境的人听到这个名字,一定会充满敬意。
玫瑰可不是简单的女人,她不但是万里挑一的刺客,更是百万羽林军的总教官。
在东境,玫瑰的名字更是震慑一方的存在。
如此厉害的女人,在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直接立正将身板挺直。
“属下玫瑰,请问您是哪位长官,请问有何指示?”
“我顾羽林,我还活着,来南港市找我。”
说完这些话,顾远便挂断了电话。
虽然他已经启用了加密线路,但仍然需要谨慎小心,能不多说废话就不要多说。
挂断电话之后,顾远便发现身旁那个小护士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洁白的护士装下,小护士的身材玲珑有致,那稚嫩又青春的脸庞此刻显得有些瑟瑟发抖。
从她的工牌上顾远看见了她的名字,安瑶。
“谢谢你了,安护士。”
或许安瑶并不知道,能从这位东境统帅嘴里说出谢谢这个词是有多么不容易。
她只觉得顾远似乎是有些不太正常。
“那个…顾……先生,您要不要去精神科看一下……是不是脑子里还有异物?”
是啊,怎么看顾远刚才那一系列动作和讲话都不像是正常人。
可是安瑶也不知道到底哪里不正常。
顾远笑了笑:“不必,我已经好了。”
“真的好了吗?你可是被花盆砸中了脑袋。”
“一切,都已经好了。”
安瑶没有听出来,顾远所说的一切都好了,意思是指他从大战之后失去的记忆。
现在真的一切都好了。
除了战斗力还没恢复以外,都还不错。
不过那些事情无伤大雅,他只需要有记忆就可以。
安瑶疑惑地离开了病房,回到自己的工作台前,她好奇地用手机拨通之前顾远拨打的那个号码。
“您好,这里是大羽人寿保险,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安瑶愣了一下。
“什么嘛!明明就是个推销保险的广告电话而已!”
安瑶觉得顾远在装神弄鬼。
为了负责,她决定去将顾远转到精神科。
结果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顾远却已经不见。
唯有病床上的被子叠成了豆腐块的形状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里。
床面平整得就像是刚铺好一样。
“这……人呢?银行卡还没拿走呢……”
此刻的顾远已经离开医院。
他来到一个公园的石凳上坐着,等待玫瑰。
这一坐,便是五个小时,时间已经是黄昏。
黄昏时分,一名身穿灰色戎装英姿飒爽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在见到顾远之后,直接敬礼。
“属下玫瑰,见过统帅!”
谁都知道,玫瑰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她从来都不会哭,而此刻她的双眼却有些含泪。
“暂时不要叫我统帅,叫我先生便可。”
“属下就知道先生不会死,所以属下连您的葬礼都没有参加!”
羽林军内,当初玫瑰不但没有参加顾远的葬礼,反而还率军杀了好几万敌军,那就是她的行事作风。
“怎么来的?”顾远问道。
“属下在接到消息之后直接开歼20来的!”
歼20,最新型的四代战斗机,羽林军一共有五架,每一架的造价约为7亿元,非卖品。
“您的亲军卫队五千人,将会在凌晨三点左右乘船到达南港市。”
“让他们驻扎在南港附近的山上,莫扰民。”
“是!”
玫瑰愣了一下,随后又问:“现在要不要接您回总部?”
“不必,这边有些事情还未处理,而且我与罗伯特一战后修为尽失,现在回去的话,怕是镇不住总部那几个家伙。”
“好,属下陪您在南港市!无论您做什么,属下都陪着您!”
现在,玫瑰一步也不想离开。
她生怕自己一不留神便又见不到顾远,她再也不能接受那种事情发生了。
“今天是李家李承业的寿辰,随我去祝寿。”
“是!请问需要准备什么贺礼?”
顾远的脸庞突然变得冷漠。
“为他准备一口钟。”
虽有迟疑,但玫瑰绝不反驳。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
一年前,顾远并非是一个人来到南港市的。
当时父母害怕顾远没人照顾,便给他安排了一个仆人,宽子。
宽子是顾远从小到大的伴读男仆,同时也是顾远最好的玩伴。
二人之间处得像兄弟一样,早就超越了主仆的情分。
即便是顾远变得呆傻,宽子也没有趁势欺负过顾远,反而一直贴心地照顾他。
可惜,在顾远刚刚来到南港市的时候便发生了一场车祸。
当时一辆玛莎拉蒂极速驶来,眼看就要撞到顾远身上的时候,宽子用尽全力将顾远推走。
然而宽子自己却来不及逃跑,被撞身亡。
顾远还记得宽子临终前对自己所讲的最后一句话。
“少爷,一定要藏好……我……我陪不了少爷……下辈子,下辈子……”
那是一个光天化日的下午,顾远在路上嚎啕大哭。
但是肇事司机却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顾远永远都记得那个肇事司机,李轩!
李轩乃是李家的公子,李家在南港市有着超然的势力。
身为南港市三大家族,李家从白到黑都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
他们所拥有的桃李集团更是涉足南港市多个行业的龙头。
就连顾远的岳父夏宏舟也算是在李家参股的光辉车行工作。
当时李轩在跟朋友飙车,即便是撞死人了也只是让管家处理,丝毫都没有把宽子的命当成一回事。
为此,顾远还去李家找了好几次。
即便顾远呆傻,他也依然凭借着内心最底层的那点意识要让李家给一个公道。
可李家非但不管,反而还各种羞辱顾远。
在李轩眼里,不过就是撞死了一只蝼蚁而已,连承认都不想承认。
最终,李家赔偿了十万。
顾远的岳父夏宏舟也说李家势力庞大,不要再闹腾了。
甚至顾远还要继续去讨公道的时候夏宏舟还给了他一个耳光。
如此血海深仇,顾远怎么能忘记呢。
“今日,我便要让李家给我清了这笔账!”

小编点评

顾远夏婉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以上就是柿子小说给你带来的"顾远夏婉全文阅读羽林军战神",更多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完本小说,小说排行榜推荐,尽在柿子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